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徐爱民文集

 
  • 关注好友人气: 29
  • 好友关注人气: 64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春上朝歌寨

原创于: 2013-03-31 20:31:07

标签:

春上朝歌寨
 
 

    文/徐爱民

 

    农历二月二十,虽早已过了惊蛰节气,但天气依旧沉浸在春寒料峭中。小草刚刚露出头,山坡上还是一派荒凉景象。杏花、桃花的蓇葖胀了,但懒在枝头迟迟不肯绽放。不甘寂寞的布谷鸟开始鸣唱,催促着我们骑上单车奔向朝歌寨,去寻觅春的踪迹。

    朝歌寨又称老寨,在淇县县城西北去20里左右。据传此处是殷纣王屯兵的地方,四面绝壁环绕,仅有一条羊肠小道可以通到山顶。骑车过红卫,穿赵庄,到大石岩,只见石头房错落有致,小桥流水潺潺。前边确实难以骑行,我们只好弃车步行。

    行进中,只见杂树繁茂,枝杈交互,松鼠雀跃,鸟雀飞翔。抬眼望,远处的朝歌寨犹如坐落在云端,四周果然峭壁林立,好像没有可上之路。

    谈笑间,到了山脚下。沿着小道攀登,路上有羊饮水的泥水池,有羊休息的石头城,有牧羊人遮风避雨的石头房,仿佛世外桃源一般。到一个山口小憩,钻进牧羊人的石头房居然还找到了藏在石头间的一包盐巴,猜想是留给羊们美餐的食粮。站在石头房前眺望远处,云梦山隐约可见,油城村尽收眼底。山风吹来,精神为之一爽,宠辱偕忘,所有的烦忧都荡然无存了。

    峰回路转,到了一个几丈方圆的平台,不远处朝歌寨半山腰的奶奶庙彩旗招展,众多旗帜间的五星红旗格外显眼。据说,解放前奶奶庙是一处土匪的巢穴,一次还将豫剧名家马金凤绑来,请她在这个平台上唱过一出《穆桂英挂帅》。屏住呼吸细听,山风呜咽中马金凤那脆亮的唱腔穿过历史的藩篱直冲耳膜,土匪们爽朗的叫好声与之共鸣。

    拾阶而上,拐到奶奶庙去探个究竟。这奶奶庙由若干山洞组成,有逼真的泥胎供奉,还从山下引来电,担来水,准备有锅碗瓢勺,颇有人间烟火迹象。仔细看奶奶庙上头的石壁,有许多人工雕凿的石壕,据说这是昔日土匪巢穴搁房梁的地方。解放前,土匪占据此处的时候,这里是三层小楼,气势非凡。共产党剿匪之日,也是土匪巢穴付之一炬之时,只留下峭壁上大火烧过的痕迹,无声地向人们述说着土匪们曾经拥有的辉煌。

    沿着更加狭窄的小道攀登,路边的荆棘不时挂住衣裳,好像在提醒着我们要格外小心。翻过一道峁,往下看是绝壁,往东看绝壁上有人工开辟的一条小道,吓得我们都不敢左顾右盼,说笑的声音也降下来许多。战战兢兢地爬过险处,山顶的景象一下子让我们豁然开朗。

 若不是亲临朝歌寨,谁能料到这尖尖的朝歌寨上居然别有洞天?山顶上有一个人工修起来的蓄水池,看起来是近些年才建成的。几米长的大石条横七竖八地躺着,有人说是殷纣王当年宫殿的遗迹,有人说是解放前土匪准备在此建房的备料。我想,也许是兼而有之,殷纣王在此屯过兵,也不妨碍三千年后土匪在此兴土木。但无论如何猜想,殷纣王昔日饮马的大水池还在,足以说明此地并非一直沉寂,也曾有过不俗的表现。

  站在朝歌寨顶,看桀骜不驯的尖山矮了下去,远处繁闹的淇县县城在薄雾的笼罩下变得陌生起来。春风荡过,新鲜的气息扑鼻而来,想那不可一世的殷纣王兵败鹿台,目空一切的土匪们也灰飞烟灭,现如今那些人五人六自以为不凡的官员们又何足挂齿?

  岁月悠悠,青山依旧。登上朝歌寨,欣赏这春意萌动的美景,不亦快哉!

徐爱民文集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我的日志插图 | 评论数 (0)| 阅读数 (290)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