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湖畔小子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10
  • 好友关注人气: 39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1.78亿招待费中有多少“嫖娼费”?

原创于: 2013-08-13 02:14:42

标签:

上海建工卷入“法官嫖娼”事件,去年招待费1.78亿元,占净利润比例为11.12%;9.4%营收来自“市政建筑”,子公司四建多次承建法院建筑。

郭祥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名字因上海“法官嫖娼”一事而见诸全国媒体,作为事件组织者的郭祥华,是上海建工四建集团综合管理部副总经理,四建集团是上市公司上海建工的全资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建工2012年的招待费高达1.78亿元,占当年营收的比例为0.19%,占净利润的比例达到11.12%。郭祥华作为嫖娼事件的组织者,其费用是否是上市公司“招待费”的一部分,也受到外界的关注。(2013,8,13“新京报”《上海建工卷入法官嫖娼事件去年招待费1.78亿元》)

 

如果没有上海法官的集体嫖娼被曝,如果这次集体嫖娼不是郭祥华安排,如果郭祥华不是上海建工中可以“请客”的人,如果他所在的上海建工四建没有多次承建法院建筑,我自然不会提这样的问题。但到了现在,我想即使我不提,不少人的脑子里自然也会转着同样的一个问题:上海建工的1.78亿元招待费中,究竟有多少“嫖娼费”?

 

当老板与有权力的官员“握手”,最会来事的,自然走的是“投其所好”之捷径。所以当郭祥华知道法官大人们“好这一口”时,怎么能够放弃那么好的“巴结”机会?

 

尽管事发之后,上海建工方面有人称,“根据该公司的调查显示,郭祥华请法官吃饭并不涉及具体的案件,一般来说,上海建工的业务招待费支出都是需要领导批准的,郭祥华请客吃饭未经领导批准,可能是郭跟涉事法官私下的交情”、“根据上市公司披露的材料,郭祥华所在的上海四建目前并无诉讼案件在审理”,“郭祥华所在的综合管理部是这家公司旗下13个一级部门之一”等等等等,想在那里“撇清”。但有明显的事实说明,“撇清者”也还是留下了“可能”这两个字这样的尾巴,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

 

“郭祥华所在的上海四建目前并无诉讼案件在审理”这样的说法,并无说服力。因为除了有无案件之外,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前提在,那就是“虽然上海四建近年来无诉讼,但上海四建早先与上海高院以及上海整个法院系统有密切的业务往来”、“资料显示,上海四建正是上海高院部分建筑的承建者”,而这个事实却很具说服力。

 

虽然还有一种说法是,“不过上海四建与上海高院的建筑业务合同签订时间远在11年前”,“四建承建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审判法庭办公楼工程,合同金额为1.42亿元”,但还有一个事实是,当年如此“大手笔”,怎么可以“人走茶凉”?更何况“放长线钓大鱼”的事,哪个老板(虽然他只是个小老板)不会干?谁知道后面会不会有朝一日蹦出一笔“大业务”来?谁知道有朝一日四建会不会有案子发生?“留得青山在”这样的套路,谁不懂?

 

郭祥华自己掏钱的可能性,好像不大,因为当天进行的是“一条龙”服务。请吃饭,请“OK”,再请“嫖娼”,而且是集体嫖娼,那该是一个什么数?虽然坊间有这么一种说法,说另外的事可以请客,唯“嫖娼”的钱是要嫖的人自己付的,不然代付的人会有“晦气”。如果真是这样,我想法官大人是不会做这种“亏本买卖”的。“不嫖白不嫖,嫖了也白嫖”,几乎可以肯定是当晚的套路。以郭祥华是“这家公司旗下13个一级部门之一”的副总经理,他一年有多少收入?且这样的事又不可能是“一次性买卖”,如果是让他自己付,他的饭钱去哪里找?所以于我看来,不管作什么“撇清”,谁都不信有说服力。

 

不过上海建工别急,我并非真正想在这里追究1.78亿元招待费中,究竟有多少“嫖娼费”?自己去算就是了,因为我只不过是为了借题发挥!以“旗下13个一级部门之一”的副总经理都能,都敢这么干?那么比他更有权力的,更有“签单”权的该咋办?更何况其中的那位副庭长大人是“夜场”常客,是经常干那事的,难不成他会自掏腰包“自娱自乐”?没有“冤大头”怎么可能?如果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那么问题的另一个方面来了。

 

上海法官大人对“嫖娼”的情有独钟,除了他们自己的“好这一口”之外,是谁经常在“投其所好”?是谁经常为他们在“创造条件”?是谁让他们如此“不可自拔”?其究可辞否?如果这是问题的另一个方面,那么问题的又一个方面来了!

 

法官是干吗的?法官该代表的形象是什么?法官该不该首先依法行事?法官是不是该有党性原则和道德良知?这事如果光怪企业,光怪老板,自然不公平之极!

 

为什么会发生上海法官在女孩子身上“集体沦陷”的事?依我们有家乡话来说,那叫“瘟鸡对死鸭”。法官与老板是“瘟鸡对死鸭”,法官与小姐也是“瘟鸡对死鸭”,这是一个事实。但现如今,有多少“瘟鸡对死鸭”的事可以重来?除了他们个人的道德沦丧之外,对法官的监管去了哪里?对企业招待费使用的监管去了哪里?上海法官集体嫖娼所提出的,不正是这么一个问题?而这样的问题仅仅发生在上海建工?仅仅发生在上海法官?可以肯定的是,这只不过是一个缩影!正因为如此我想说:

有多少“瘟鸡对死鸭”的事正在重来?有多少“瘟鸡对死鸭”的事可以重来?天知道!!!

湖畔小子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网络转载 | 评论数 (55)| 阅读数 (90665)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