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好文一览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7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朱镕基介绍吴仪开的“大尺度”玩笑

原创于: 2013-08-13 16:46:38

标签:

 “笑点”本身当然有意思,不过更有意思的,是政治家们如何主动找到“笑点”,

直面某些敏感的内政话题,并将它们一一化解。
这些往往需要直面敏感的高层人事,或者与“不受欢迎的人”保持沟通。
 
文 | 胡佳恒
 
“美女,你好。”
 
“下次不要用手机,要用相机拍。”
 
习近平在7月底的湖北调研中,再次与民众近距离互动—武汉市民郭婷婷得到中共中央总书记半开玩笑的赞美,而那些纷纷拿出手机来拍照留念的民众,也收到了这条来自最高层的诙谐建议。
同样是在最近,美国人也发现中共高层似乎越来越会“开玩笑”。
 
“中美似夫妻,就像默多克和邓文迪,最好不要离婚,离婚代价太大……”
 
“生意归生意,政治归政治,就好像我是共产党员,但回家以后和你们一样,都要听老婆的话,按老婆的指示办事……”
 
说这些话的是汪洋,国务院新任副总理,历来以谈吐谐趣著称。趁着他赴美参加中美战略对话会议的时机,美国媒体留心观察,认真总结道:中国新一代领导人,正在变得越来越“幽默”,而且自今年3月以来,“这种‘不一样’不仅仅体现在汪洋一个人身上”。
 
其实,这不是一种新变化。
 
早些的时候,2009年开始举办第一届中美战略对话之后,两任带队参会的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与王岐山,都能迅速将国会山感染出圆形剧场的氛围。
 
吴仪是“冷笑话”高手,王岐山能将演讲说成“单口相声”,而国务委员戴秉国,更是在展望中美关系走向时,拎出奥巴马的“包袱”:“Yes,we can!”
 
在更早的时候,long long ago,朱镕基和江泽民等中共高层,其实都是如此—主动寻找“笑点”—“笑点”本身当然有意思,不过更有意思的,是他们如何主动找到“笑点”,直面某些敏感的内政话题,并将它们一一化解。
 
这些往往需要直面敏感的高层人事,或者与“不受欢迎的人”保持沟通。
 
 
自身仕途、健康状况,都有“笑点”
 
李肇星在梦里向马凯建议:首都市民多骑自行车。“……你个人即使不会骑车,也没关系,别勉强。
听说你出席十七大遇到堵车,怕迟到,跳出车,跑到会场,途中摔了一跤,伤着没有?”
 
中国政坛的高层人事细节,向来因少有披露而显得敏感。不过,也有个性官员偶尔用开玩笑的方式去撩开一角。谈笑风生地聊聊敏感话题,确实比绷着脸更让人觉得真实。
 
这种玩笑也分两种。
 
比如换届年的全国“两会”上,外媒记者总是喜欢扎堆询问某些明星官员的仕途走向。近年来,记者获得的回应,语态越来越轻松—虽然这些玩笑大多可归类为有趣的“外交辞令”。
 
《羊城晚报》报道说,2007年,时任重庆市委书记的汪洋被问到是否会调职,汪洋开玩笑:“要找中组部部长贺国强问一问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几年之后的2012年全国两会,已经是中央政治局委员的汪洋又被外媒记者问到如何在十八大上“推介自己”,几次交锋后,汪洋笑着说:“我是本着友好的态度利用人代会的时间回答你关于党代会的问题。”
另一种有关高层人事的玩笑,则或多或少带有信息披露的意味。
 
比如,中国高层领导人的健康状况,就可以笑着谈,很直接。
 
“你估计自己还能活几年?”1987年,李先念曾对陈云开玩笑说。
 
陈云的回答是:“我想两年应该没问题,但要保证不摔跤,不在外面吃东西,回自己家吃。”
 
原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滕文生,甚至给原外交部副部长李肇星讲过一个吃安眠药吃出“事故”的玩笑。
李肇星在著作《生命无序》中写道,有一次滕文生加班到深夜,为了在天亮前睡几个小时,在办公桌前吃了一片蓝色速效安眠药—李肇星生病住院时,也吃过这种安眠药。当时护士向李肇星半开玩笑地交待,这药要躺在床上才能吃,否则不等上床就可能睡倒在地板上。
 
结果滕文生在办公桌前就吃了。
 
第二天他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地板上。“差点儿没冻出感冒来”。
 
原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的另一桩“事故”,也被李肇星以开玩笑的方式“抖”了出来。
 
《生命无序》中披露,北京奥运会前夕,李肇星曾做过一个梦,梦到外媒议论北京空气质量太差,自行车项目没法举办—而这恰恰是马凯当时分管的领域。
 
李肇星在梦里向马凯建议:首都市民多骑自行车,减少空气污染。“马凯同志,对不起,耽误你休息了……你个人即使不会骑车,也没关系,别勉强。听说你出席十七大遇到堵车,怕迟到,跳出车,跑到会场,途中摔了一跤,伤着没有?”
 
1993年,海外舆论对时任国务院总理李鹏的健康状况过于热心,作为李鹏的副手,副总理朱镕基访问加拿大时,难免不被问到这个话题。于是,就出现了副总理客串总理“新闻发言人”的特殊场面。
“李鹏总理的身体实际上已经好了。只是医生要他多医一段时间”,朱镕基在当地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中国的人事不会因此而引起任何变化。”
 
紧接着,朱镕基开了句玩笑:“我希望李鹏出来工作后,医生也让我多医一段时间。”
 
大家哄堂大笑。
 
事实上,此前的1990年李鹏访问印度尼西亚时,因为看起来太年轻,还闹过“笑话”。他在《外事日记》中写道,“不知怎么搞的,那相片(街道上到处悬挂着李鹏夫妇的画像—编者注)给我加上了一点不明显的小胡子。有人解释说,我显得太年轻了,似乎不合乎一个大国总理的形象,故加了一点小胡子。”
 
再回到朱镕基这里—众人笑过之后,以为他的回答已经完毕,没想到朱镕基意犹未尽,接着说道:“我很喜欢开玩笑,但常有人不理解我的幽默。比如前不久在北京开人大会议时,我对湖南代表团讲,不要再挪用农业资金,谁再这样干,我就砍谁的头。我不过是开玩笑,结果《农民日报》却当真报道出来。”
 
朱镕基后来在记者会上澄清说:“这些报纸是不是缺乏一点幽默感?”
 
 
上下级“紧张”关系,也能笑谈
 
朱镕基说:“所有陪同我访问的部长都坐在这里了,我相信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喜欢我,但我也相信
有一小部分人对我对他的批评很不满意,等我下台以后可能要对我进行‘报复’。”
 
再后来,朱镕基接班出任总理,在一次国际会议上,又用一句玩笑,勾画出了自己与某些部长的“紧张”关系。
 
“您非常富于幽默感……”,“据我所知,中国人是没有幽默感的……”时任爱尔兰总统麦卡利斯用抱怨的姿态,称赞朱镕基。
“你说中国人没有幽默感,但两千多年前,西汉时期司马迁写的《史记》里面就有《滑稽列传》了。滑稽者,中国之幽默也。中国人怎么没有幽默感呢?两千多年前就在幽默了。”
 
这是2001年朱镕基出访爱尔兰时的内心思绪。最终让麦卡利斯大为惊奇的,是朱镕基开的一个玩笑—为了让麦卡利斯相信达赖是在抹黑中国,他拿自己的部长说事儿,尺度挺大。
 
他说,让任何人都喜欢中国,是不可能的。“我们这个代表团里面,所有陪同我访问的部长都坐在这里了,我相信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喜欢我,但我也相信有一小部分人对我对他的批评很不满意,等我下台以后可能要对我进行‘报复’。”
 
虽然绝对是说给外人听的玩笑话,但在公开场合,历来中国官方谈及人事关系,都以拧不出水来的“干货”语言为主。
 
而朱镕基不单这次“一笑而过”。
 
两年后,他在向美国人介绍时任国务委员吴仪时,开了一个尺度更大的玩笑—朱镕基说,这位与美国进行WTO谈判的专家,地位“相当于副总理”。而且,“在这次谈判中,她是总理,我是副总理。”
 
这与其说是玩笑,不如说是一种政治肯定。
 
 
两岸之间的政治“玩笑”
丁关根开玩笑说,在台湾如能看到李登辉,请代为赠送一本《毛选》。
 
谈起对台事务,大陆领导人也常常以玩笑建立氛围,融洽两岸关系。
 
当然,过去玩笑开得少,而且相当“小心翼翼”。
 
1990年,时任国台办主任丁关根通过中间人,开过李登辉一次玩笑。
 
人民日报社主管的《大地》杂志刊登《直面李登辉》一文,披露了这段幽默往事—“一番客套后,我说我是刚从北京来的,在北京我曾见到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丁关根先生,丁先生曾开玩笑地对我说,我到台湾后如能见到李登辉先生真想托我带一件特别的礼物送给你。”
 
作者赵浩生写到,“我的话引起了他的兴趣,他问我是什么特殊的礼物,我说丁先生想送他一套《毛泽东选集》。‘为什么要送我一套《毛泽东选集》?’他大惑不解地问,我说:‘丁先生因为看到你在就任总统时的演讲中,谈到两岸关系是基于目前的情势,倘若你手头有一套《毛选》,可以提醒你国共合作有着长远的历史,过去有过多次合作,今天仍旧可以合作。”
 
李登辉听后笑了笑说,他对两岸关系的看法,完全是基于中华民族这个观点。
 
到陈水扁执政时期,大陆领导人的对台玩笑,又颇为“一语双关”。
 
时任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叶小文,曾在公开演讲中披露了李瑞环送给星云法师的一幅字—“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李瑞环将这幅字半开玩笑地解释为:陈水扁快要山穷水尽了,星云大师快起来说话,做事了。
 
后来台湾发起“入联公投”还剩一年半的时候,陈水扁密集发表“台独”言论,星云法师真的出来说话做事了。按照叶小文演讲的描述,为了请到叶小文赴台“做工作”,星云法师帮着跑赴台手续的时候很费劲,他“跑到陆委会拍桌子、打板凳,他们就同意了……”
 
而现在,两岸沟通渠道通畅许多,开的“玩笑”,也更接近玩笑。
 
最新的例子,是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与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6月在北京的见面—场面话与普通人家的酒桌寒暄,没什么两样。
 
见面时,吴伯雄告诉俞正声,自己对各种大陆代表团的访台活动都很感兴趣,俞正声说:“我怕他们去的太多,给你们添麻烦。”
 
吴伯雄说:“不会、不会,我体力还够!”
 
俞正声追问:“酒力也够是吗?”
 
吴伯雄回应:“酒力不行,甘拜下风!”
 
全场笑成一团。
 
被玩笑“推进”的公共政策
“珠江治污怎么样了?”“今年夏天就能初见成效。”“那我夏天就能在珠江游泳了?”
 
对某些更“接地气儿”,甚至是时下正热的民生话题,中国领导人在很早之前,也已尝试用幽默手段推动解决了。说起来是玩笑,其实是命令,而且可能比命令还要坚决。
 
今年两会期间,习近平用一句“现在网民检验湖泊水质的标准,是市长敢不敢跳下去游泳”的玩笑,回应过舆论呼声。
 
而早在2004年,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李长春就确实下过类似的诙谐命令。
 
“明年你带头跳到珠江里游泳,行不行?”当时李长春正在对全国两会的广东团进行调研,广东省方面汇报对珠江进行水环境治理的计划。
 
李长春突然半开玩笑地对广州市委书记说了这句话。
 
一年后,李长春再次来到广东团,询问广东省领导。
 
“珠江治污怎么样了?”
 
“今年夏天就能初见成效。”
 
“那我夏天就能在珠江游泳了?”
 
“能。”
 
另一项涉及42亿元资金的基建工程得以决策开展,几乎与李岚清一句带有强烈态度的“玩笑”有莫大关系—这不稀奇,建国初期有人建议军衔也要搞民族风格,陈赓用一句玩笑就让叶剑英笑得喘不过气来,从此没人再提。他说:“咱们要不就在背后插大旗,不一样的级别就插不同数目的大旗,这样就有民族风格了。”
 
但有些笑话背后并不轻松。
 
文革期间,全国各省市都仿造一汽的“解放”卡车,再换上自己的商标。重庆的商标叫“永向前”,当时在一机部工作的李岚清开玩笑,说外形不怎么样,名字倒挺好。旁人答:名副其实,因为这车没有倒挡……
 
《海军司令刘华清》也披露了这样一个细节:1982年,刘华清刚就任海军司令不久,他在海军视察时发现了这样一个“玩笑”。
 
一个“蛤蟆大的浅水湾”,驻泊了一个舰艇大队,军舰进出军港,要像赶集似的等涨潮才行。不过,舰队领导不觉得这是个“玩笑”,因为这个浅水湾正好坐落在风景区,“这么好一块地盘丢了太可惜。”
 
很显然,要撬动的利益很重。刘华清开玩笑,“打起仗来,我总不能跟敌方的舰队司令说,咱们先别打,潮水还没涨起来,我的舰艇出不去。”
 
然后,他下命令了。
 
“这个舰艇大队必须裁撤!”
 
“你在这里买一套。”
 
“不要嫌贵,买了说不定还能升值。”
 
最多的玩笑,是领导人在调研视察途中留下的。
 
他们曾用开玩笑的方式,“推销”过空调、楼盘……甚至电视节目。
 
胡锦涛在2009年底视察某空调厂时,在产品展示厅讲了一个玩笑:“上次我到非洲访问,一个国家领导开玩笑说,‘你们的空调什么都好,就是有一个‘缺点’,他说,‘你们空调噪音太低,结果我们办公室官员下班的时候不知道要关空调’。”
 
而2004年,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在广东视察一处房地产开放项目时,向随行记者“推销”起了房产。
 
来自最高层的“幽默营销”
 
“你在这里买一套。”“买不起。”“不要嫌贵,买了说不定还能升值。”
 
类似的玩笑话很多,更有中央级领导在视察某啤酒厂时,直接开玩笑说,“喝一口,也为你们做一次广告。”—当然,这并不是真正的广告,而是领导人对地方经济发展的肯定,可以看作是含蓄的勉励。
 
不过,也有“推销”不成功的时候。
 
朱镕基特别爱看央视的《焦点访谈》—在1997年初的一次会议上,他提到了其中某期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节目。《南方周末》报道说,朱镕基以半开玩笑的口吻,对坐在身旁的中宣部部长丁关根建议:“这个节目得获中国新闻奖!”
 
说完,他可能觉得还不足以表达自己对这个节目的激赏,扭头又对丁关根加上一句:“我看得是一等奖吧!”
 
但朱镕基这次亲自出面“推销”没有成功—大家觉得这期节目似乎不能代表《焦点访谈》的最高水平。而中国新闻奖毕竟是专业性评奖。
领导们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破格”将这个节目送到央视内部参评,算是折衷了一下。

好文一览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1)| 阅读数 (17766)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