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空中飞 看地方评论员

 
  • 关注好友人气: 2875
  • 好友关注人气: 3006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空中飞:大浦儿童血铅超标谁也不能视为儿戏

原创于: 2014-06-19 07:01:56

标签: 时评,环境污染,铅超标,关停追责

大浦儿童血铅超标谁也不能视为儿戏
作者:空中飞


  【江山•时事聚焦】报道:衡东县大浦镇300多名儿童被查出血铅含量超标,当地的镇长苏根林却给出了一个荒诞的理由,咬铅笔也会超铅!如果真如其所说,那么全国那么多小学生,得有多少血铅含量超标?显然,这样的神回复是在为黑色GDP开脱(6月17日人民网)。平常人都知道,铅笔不含铅,只是石墨和黏土。镇长忽悠老百姓说,孩子铅超标是咬铅笔所致,其目的是想保美仑化工厂不倒,保当地GDP数值不倒,保自己的官位不倒。即便在执法检查时被呛着不停咳嗽的环保局监察大队大队长吴水林,竟还声称“管理基本到位”。分管环保的副县长陈嘉不仅持同样观点,还表示“省市县三级环保部门都在监管这个地方”。其检测数据显示,铅含量33400毫克/千克,而国家三级标准只有500毫克/千克,已经超了近60多倍,污染如此沉重,当地官员却视而不见,还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老百姓肯定不答应。
  此事发生在2012年年底,大浦镇居民毛宝珠发现5岁孙子易万军经常喊肚子疼,感觉没力气。就带着他到衡东县人民医院就诊,值班医生建议先查血铅值,一查果然显示高达300多,大大超过了100微克/升的儿童标准值,要住院接受治疗。一年住了三次院,才降到150。今年她的外孙、外孙女也是有肚子疼,感觉没力气症状,于是她就带着3个孙子一起去长沙进行检查。5月31日,在湖南省职业病防治医院,毛宝珠拿到孙子易万军的血铅复诊结果血铅值172,还是超标。外孙和外孙女的血铅值都为170,同样超标。毛宝珠回来后把这个情况告诉左邻右舍,着急的没办法?于是,很多人也带着孩子到医院去做检查,经过统计,至少有300多名儿童查出血铅超标。家长们就问医生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医生说,绝大多数是与环境污染有关。
  血铅超标引起家长们的恐慌,受害者多是正处于人生花季的少年儿童,不少人的命运或许将会从此发生转折,进入无法平复的人生梦魇。它严重危害着孩子们的身心健康,使人们谈铅色变。离化工厂越近,孩子的血铅值越高,居民认为家门口一家名为美伦化工厂的企业就是元凶。去年就有居民不断向当地干部反映,要求该企业进行搬迁,可地方政府并没有当会事,今年他们就向央视媒体求助,面对央视的采访镜头,苏镇长还在忽悠居民面不改色心不跳。好在记者采访期间,正好赶上衡东县环保局工作人员到化工厂进行例行检查,并允许居民代表一同进厂。居民向记者介绍,该厂原先生产立德粉颜料,现在改为年生产一万吨电锌和其它化工原料。在车间大门外,就能闻到刺鼻的味道,整个厂区烟尘弥漫,空气中充满了焦糊味,周围没有降尘除尘设施,大量灰色烟尘从车间顶棚冒出。
  美仑化工前身是国营衡东化工厂,它坐落在居民生活密集的交通街,三面与居民区以及居民饮用水源头-清泉自来水公司比邻,厂后与湘江相连。2002年改制后成为衡阳美仑化工颜料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由王全归个人认购变成私企。明里打着生产一水硫酸锌的旗号,背后生产高能耗高污染的锌块,铅等重污染产品。从2009年开始,专门加工来自国外的重污染废料,该废料主要含铅、锌、银、铁等重金属,每加工一吨废料,可得纯利润几千元。把不能提取的其它重金属,不做处理就直接排放到湘江河中,使周边几公里内的湘江河段变成了无鱼区,当地居民深受其害。该企业排放的废气、废水严重危害着儿童的同时,也严重危害了当地农作物。禾苗经常不抽穗或延期抽穗,疏菜瓜果生长异常。最为严重的是大米,重金属镉严重超标,去年广东卫视曾对大浦镇-东洋米厂做过专题报道。
  在毒大米重金属超标曝光后,湖南省早在2013年5月份就行文,要求湘江流域周边化工厂立即停产整顿。可美仑化工厂是该县的骨干企业、纳税大户,再加上“公关”到位,一直就这么生产,粉尘直接飘到居民家里,废水直接排放到湘江中,废气恶臭像农药,向四周扩散,居民不敢开窗户,该厂从没进行任何整顿。就连记者没到厂区大门,就被呛得不停咳嗽刺激流眼泪,可想而知,这个环境污染严重的程度。就这种恶劣环境下,可衡东县环保监察人员还说工厂环保基本到位,不知这是谁定的标准?副县长也称环保达标,睁起眼睛说瞎话,都在为美仑化工打掩护。他们为什么枉顾化工厂浓烟滚滚的事实,视300多名孩子血铅超标而不见,要信誓旦旦地为化工厂的排放达标做担保?这不能不使网民怀疑,这里面有腐败猫腻,期待纪检审查当地环保部门。
  当镇长大人认为孩子血铅超标是铅笔惹的祸,竟说出这样无知的话后,就证明地方对这家工厂排污根本没有进行监管。难怪此言一出舆论哗然,雷倒众人一片,导致网上板砖横飞,引发了漫天的质疑。就连老百姓在没有仪器检测的情况下,都知道美仑化工厂是孩子血铅超标的元凶,那你作为政府官员,有责任有义务将真相告诉民众,就要将检测数据公布出来,用事实说话,想糊弄百姓是打错了算盘。对群众诉求的漠然、对问题的回避、对真相的伪装,真不知道大浦镇相关部门到底还怀抱着多少不能说的“秘密”。面对当地这种遮遮掩掩、欲盖弥彰的态度,需要上级环境监管部门进行深入的调查,对可能导致儿童血铅含量超标的企业进行严厉的查处,对于包庇者绝不姑息。
  这个污染事件本来是可以避免的,1996年国务院曾出台《关于加强环境保护若干问题的决定》中,就明令要取缔关停十五种污染小企业,低于10万吨的污染企业都要取缔,禁止立项。而美伦化工厂产能只有1万吨,根本就不具备立项资格。可大浦镇政府,仍是通过关系,在2012年5月,把衡东县环保局有关人员请到镇上,对美伦化工厂电锌项目的环境影响进行评审,并同意项目建设。政府明知这个小项目是不应该批准建设的,为什么还要创造条件,争取上这个污染项目呢?说正面一点,是为了地方的经济发展,增加地方财政税收。说阴暗一点,就是主管官员个人每年还可以多得一个企业的大红包。这样的污染之灾,就成了企业唯利是图、官方追求政绩这两根枯藤上结的“苦瓜”。
  一个使用有毒铅锌原料的化工厂,即使专家批准立项建设,也应当根据《铅锌冶炼企业准入公告管理暂行办法》,远离居民区。从央视的报道中,我们看出,化工厂所在的位置处于镇上密集居住区,与群众是零距离的紧密接触。这300多名中毒的儿童家庭,就在厂区周围,离厂最近距离的居民家才27米。显然,这家化工厂明目张胆建立于居民密集区,成了损害周围群众特别是儿童身心健康的“杀手”。单从这点上来讲,该化工厂就不符合产业发展规划。而当地环保部门还信口雌黄声称该厂环保达标到位,简直是在放狗屁。从表面上看,血铅超标是当地政府部门管理不到位。实质上是我们的地方官员,习惯于坐办公室、不深入调研,不联系实际;他们追求的是政绩工程、面子工程,必然会说出狡辩的话,做出离谱的事。
  面对300多名智力下降、腹痛呕吐、生长发育迟缓、浑身无力等症状的孩子,作为人民公仆,就应该承担政府的责任,组织医生统一对孩子进行核查,如果真是查证因污染企业所致,就要免费救急对孩子们进行治疗。然后对污染企业问责、罚款、整改。没想到这些镇长、环保局长、副县长都把屁股坐歪了,都坐到了污染企业的大腿上,异口同声帮污染企业说话。可见孩子的生命和健康,在官员眼里是怎样的被漠视。他们想的不是怎么查清原因、怎么保护民众权益、怎么更好地保护环境?而是想着找借口蒙蔽舆论、想着如何规避责任。折射出有关治污和追责政策的执行,离群众意愿和实际治污需求还有很大差距。
  铅是已知毒性最大、累积性极强的重金属之一。同一个镇上出现几百个儿童血铅超标案例,如此大规模的伤害,无疑难以被当成是一种偶发事件。当地环保部门宣称化工厂的排污合格,并极力淡化儿童铅中毒与化工厂污染的关联,仿佛只要将血铅超标事件与环保议题成功切割,就可以撇清自身的责任,这是不可能的。退一万步讲,即便现在的涉事化工厂已经排放合格,也并不能代表过去排污不存在问题。根据“谁污染谁治理”的治理原则,如果确系外部污染所致,那么,当地的涉事企业与环保部门都难逃责任的承担。当地官员给出这种忽悠小孩的回答是极不负责任的表现,当地居民一直在焦虑中,盼望有关监管部门早日查清真相,给民众一个交待。
  当中毒儿童的家长,对着采访记者无奈说出:“化工厂不搬我们走”时,我们可以想象,他们流露的已不仅仅是一种无奈与绝望,更是人心背离的现实注脚。好在央视新闻频道播出《湖南衡东大浦镇300多名儿童血铅严重超标》后,衡东县委、县政府于6月15日召开紧急会议,成立了事件调查组,依法启动了调查程序。责成县环保部门对涉污企业迅速关停彻查,实施停电、拆除生产设备等关停措施;县公安机关对涉嫌企业责任人依法启动调查;县纪检监察部门对环保等相关部门进行履职调查;同时,成立专门班子赶赴大浦镇重点检查其它涉污企业,摸底排查血铅超标儿童人数,发放牛奶和相关药品;准备认真细致做好群众思想疏导安抚工作。这是一个令人欣慰的进展,启动法律程序调查,无疑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环境恶化源于权力污染,本质在于政绩崇拜之下,权力监督和制约机制失灵。这是一起涉及儿童健康、生命安全的重大事件,谁也不能视为儿戏。在公众环保意识日益凸显的今天,民生和环保的考量远比GDP更为重要。不要带血的GDP,关停涉污企业是正确的。但还要展开责任追究与罚款。不但要罚企业,还要罚个人,罚款应该让企业感觉到上不封顶的痛,让企业觉得和治理排污相比,缴纳罚款更加得不偿失。这样企业今后才会有动力去治理排污,去注意环境保护。还要把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和官员的仕途前程挂钩,对谁以生态环境为代价谋发展,就摘掉谁的乌纱帽。昨天衡东县委披露,当地环保局三名官员已被停职,涉污企业负责人已被警方控制,让居民看到了政府查污治污的决心。唯有打下污染企业的保护伞,让监管人员承担代价,权力才会对权利俯首向下。
  2014-06-18 22:01:08

空中飞 看地方评论员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时事评论 | 评论数 (0)| 阅读数 (109105)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