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罗援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170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东海、南海问题的核心是要凸显“主权归我”

原创于: 2014-08-25 09:00:02

标签:

 

以下是我在凤凰卫视 81《世纪大讲堂》演讲的文字实录(后期作了部分文字修改):

核心提示:罗援将军认为,发展中国的海洋战略应该和新安全观相匹配,所以应是“近海防御,远海维权”,“冲出第一岛链,警戒第二岛链”,“中间突破,两翼迂回”,“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就是在近海要维护我们国家的主权、领土完整,包括我们一些岛屿的安全,而在远海要保证海上战略通道的安全和维护海外国家利益的安全。

田桐(主持人):进入21世纪之后,海洋权益争端不断升温,各国围绕着海洋的角逐也不断激化。近年来中日钓鱼岛之争发酵,菲律宾、越南等国加剧南海紧张局势,中国的领海主权和海洋权益正在不断地受到威胁,在此背景下,中共十八大提出建设海洋强国战略,中国正逐步加快进入海洋时代的步伐,那么中国的海洋战略是什么?中国的海洋战略有何目标和任务,如何部署中国的海洋战略的力量和组合,围绕海洋强国战略,中国海军又有什么战略举措,有关这些问题我们今天荣幸请到的嘉宾是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少将,他来为我们解读《世纪岛争中的中国海洋战略》。
   
   
 解说:罗援,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解放军退役少将,曾经在云南野战部队任基层指挥员,军作训处参谋,参加过抗美援老(挝)作战,并在总参测绘学院,石家庄高级陆军学院,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国防大学深造,曾任驻丹麦大使馆副武官,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高级访问学者。基层的锻炼,理论的积累,海外的历练让罗将军对国际战略形势以及中国国家安全环境都有了系统、深入、独到的研究。
   
   
 田桐:罗将军,我们知道现在中国面临着非常复杂的岛屿之争,无论是日本、菲律宾、越南,那我们自己怎么样来处理这样一个纷繁复杂的岛屿之争呢?

罗援:在这么一个复杂多变的环境中,我们要保持一个战略定力。我觉得现在整个的海洋问题,我们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宏观的海洋战略,特别是怎么来整合我们的海洋力量和战略资源,这非常重要。所以我建议应该由国家安全委员会来领导,尽快制订一个海洋战略,来规划、统筹我们的海洋全局,特别是海洋安全方面的一些重大事宜。
   
   
 田桐:那么您认为我们现在要发展海洋的大战略,应该从哪些方面入手?
   
   
 罗援:这应该是双管齐下,现在我们已经提出了一个新型的安全观,新型的安全观就是综合安全,共同安全,合作安全,还有可持续安全。所以现在我们提出的海洋战略是应该和我们的新安全观是相匹配的,也就是说现在我们的安全是一种综合安全,不仅有国防安全,军事安全,还应该包括经济安全、文化安全,涵盖方方面面。如果要从军事角度来看,我认为我们现在的海洋战略应该是近海防御,远海维权。就是近海要维护我们国家的主权、领土完整,包括我们一些岛屿的安全。那么远海呢,要保证我们海上战略通道的安全,还有我们国家的一些海外利益,现在我们的海外利益也在不断向外拓展,所以,我们的海洋战略目标应该是叫近海防御,远海维权
   
    
 如何实现“近海防御,远海维权”呢?我觉得应该是“冲出第一岛链,警戒第二岛链”。你要建设一个海洋强国,就不能蜗居在近海,我们必须冲出第一岛链,第一岛链是哪儿?日本列岛、琉球列岛、台湾、菲律宾,这一线叫第一岛链,我们必须要冲出去;与此同时,我们在第二岛链要实行警戒,就是现在我们的安全疆界和我们的自然疆界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重合在一块儿了,我们现在的安全疆界要前推,因为现在整个国际形势发生变化,包括一些武器装备也出现了新特点,比如,美国现在的飞机已经小型化,隐形化,无人化,强调超视距、远距离精确打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还把我们的安全疆界和我的自然疆界相重合,我们就没有预警时间了,没有缓冲地带了。因此,我们必须把我们的警戒线前推到第二岛链,也就是马里亚纳海沟和关岛一线。

第三部分,我们如何冲出第一岛链?我觉得应该是中央突破,两翼迂回,就是冲出第一岛链的关键核心问题还是台湾问题。台湾问题是我们整个大棋局中的一个战略枢纽,牵一发而动全身,现在一些西方国家把台湾作为遏制中国崛起的不沉的航空母舰,但如果台湾问题解决了,那么台湾就是我们走向海洋、走向世界的不沉的航空母舰,也就是我们的一个战略前沿出发阵地,这就是中间突破。当然,这种“突破”,最好是以和平方式实现两岸的统一,构建一个统一的国防体系。现在应该说,台湾形势比较平稳,就是现在两岸关系正在和平发展,我们要保证这么一个战略机遇期的延续,巩固和发展这个局面,防止不测因素的干扰。
   
   
 但是现在我们的两翼出现了问题,一个是东海,一个是南海,所以我认为在中部稳定的情况下,可以在两翼迂回。而在两翼要采取不同的“突破”策略,在东海我们要待机,在南海我们要寻机。什么意思呢?就是在东海我们还是要坚持“不打第一枪”的原则,如果你要敢打第一枪,我绝对不给你打第二枪的机会,而且要让挑衅者知道,它打第一枪所付出的代价,要远远大于它的所得。这样它才不敢贸然打第一枪。但南海,我们要寻机。因为现在在南海我们完全处于一种有利的态势,就是在仁爱礁问题上,菲律宾在1999年将他的一艘破旧的坦克登陆舰搁浅在我们的仁爱礁上,说是漏水了,需要抢修,一赖就赖了15年。不管在道义上,还是在法理上,在各方面它都是失理的,我们现在应该择机勒令菲律宾将这艘破船撤离,否则,我们就将它拖走或者炸沉。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做到有理有利有节,也就是毛泽东讲的我们可以做到收放有度,这是我觉得最占理的。美国也没有理由介入。
   
   
 那么,如果一旦出手,我们还是要坚持“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的原则,要打,就首战必胜,我们必须做好这方面的准备。我们也可以现在就明确警告菲律宾,我们在等着你犯错误,如果你犯错误,我们肯定抓住机会,果断出手。当然,这种“出手”,并不等于是单纯的军事手段,它还将包括“非战争”军事手段和其他一切必要可行手段。总之,我们要把备战、慎战和胜战有机地结合起来。

首先我们要备战,我们一向主张用和平手段来解决国际争端,你如果愿意跟我谈判,我们乐意跟你双边谈判。但如果你一定要挑衅,我也要做好事态失控、事态扩大的准备,这就是要备战。第二要慎战,就是真要出手的时候,我们一定要不打无把握之仗,打则必胜。最后的目的是要胜战,要想尽办法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我觉得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这才是硬道理。
   
   
 田桐:在现在这样一个纷繁复杂的海域之争过程当中,我们不乏看到美国的身影,那美国怎么样来看待中国发展海洋战略?它在当中起到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罗援:美国现在提出介入南海问题的理由,说是要维护它在南海地区的海上航行权。那么我们就要问了,美国在南海的海上航行什么时候受过阻拦?他受阻拦是有过的,因为你侵犯了别国的专属经济区。美国前一段时间为什么跟我们发生了海上摩擦?就是因为美国的无瑕号军用侦察船到了我们的专属经济区,在那儿进行抵近侦察,你说这不是完全违反了国际海洋法公约吗?但是美国蛮不讲理,它就是采取一种霸权心态,它说我根本就没有签署这个1982年《国际海洋法公约》。你看,这完全暴露了美国的霸权心态,就是凡是符合美国利益的它就要签署,而且强迫别人也必须来签署,如果不符合美国利益的规则,它就不遵守。在对待国际规则方面,美国完全是双重标准。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说,“南海有美国的国家利益”。那么,我们追问一句,南海有哪一个岛礁是属于你美国的?有哪一片水域是属于你美国的?你航行权什么时候受到了阻挠?现在美国总统奥巴马说,美国要继续领导世界100年。我说,你如果真想领导世界100年,起码你得有国际公信力,起码得遵守公认的国际规则,你连国际规则都不遵守,反而采取双重标准,你就失去了这个资格。
   
   
 所以说亚太地区、南海地区,东海地区不是你美国的亚太,不是你美国的南海、东海,世界也不是你美国的世界,21世纪更不是你美国的21世纪。世界上没有救世主,美国不要总想当世界警察。

核心提示:海洋实际上事关着一个国家的兴衰存亡。而由于中国长期作为一个农耕的国家,在我们的民族中缺乏一种海洋意识。我们现在不仅有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国土,还有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就占我们整个陆地面积的三分之一。因此现在在全民当中应该加强一次海洋国土意识教育。

田桐:下面请罗将军做主题演讲。

罗援:各位朋友大家好,大家知道在十八大报告中,中央提出了我们要建设一个海洋强国的目标,这就吹响了我们向远海进军的进军号。现在我们提的中国梦是和我们的强国梦,强军梦,海洋梦和太空梦形成一体的。我们明朝著名的航海家郑和曾经说过,欲国家富强,不可置海洋于不顾,财富取之于海洋,危险也来自于海洋。纵观世界历史,凡是海兴则国强,海衰则国弱,你从15世纪到20世纪来看,将近500年的时间,几乎西方所有强国的崛起都跟海洋有关,1516世纪的葡萄牙、西班牙,17世纪的荷兰,18世纪的法国,19世纪到一战之前的英国,还有一战以后的美国,它们的崛起都跟海洋相关。
   
   
 所以海洋实际上关乎着一个国家的兴衰存亡,而中国,由于长期作为一个农耕国家,在我们的民族文化中缺乏一种海洋意识。比如,我们在上中小学的时候,老师就告诉我们,中国地大物博,我们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但是根据1982年新的海洋法公约,这个概念已经不准确了。我们现在除了有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国土,我们现在还有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占我们整个陆地面积的三分之一。

以前我们画中国地图,大家都说像是一个大公鸡,但现在这个概念也不准确了。我们最近刚公布了我们的一个完整版的地图,大家可以看看,现在我们的地图已经不像是一个大公鸡了,而是一把火炬,而这个火炬的火把就是我们的海洋管辖区。所以现在中国实际上是一个陆海兼备的大国,我们除了有960万平方公里的陆地国土,还有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
   
   
 因此,我觉得在我们全民当中应该进行一次海洋国土意识教育,也应该修改我们的教科书。应该让国民知道,我们现在的陆地边界是2.2万公里,海疆的边界1.8万公里500平方米以上的岛屿有五千多个。而且根据上世纪70年代联合国一个能源开发组织的初步调查,发现在南海地区有油气资源储量达到700多亿吨,每年的渔获量在650700万吨,而南海还有更稀有的资源叫做可燃冰,就是在南海深处经过上亿年的沉积形成了一种可燃冰,拿火柴一点,它就会燃烧,这将是石油天然气的最佳替代能源,在南海将近有644722亿油气当量的可燃冰。所以说海洋对我们国家的安全和发展来讲,至关重要,海洋是我们的资源宝库和安全门户。

但是,我们长期以来由于存在一种重陆轻海的思想,所以我们主要的防御方向还是向北,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长城。长城主要是要抵御北部游牧民族对我们的入侵,直到西方国家用坚船利炮打开了我们的国门,这时候我们才知道海洋的重要性。从1840年到1940年,这100年间,西方国家从海上入侵我们国土达到470余次,所以说海上对我们的安危是非常重要的。
   
   
 更为重要的是,现在我国海上形势并不容乐观,这是由方方面面原因造成的,有我们思想观念方面的问题,有我们历史方面的问题,还有一些就是我们对海洋的管控能力有限、手段有限,这样就造成了现在的局面。我给它概括为,岛礁被蚕食,资源被掠夺,海域被瓜分,主权受到侵害。因此,我觉得现在我们必须要尽快制订一个海洋战略,就是和中央提出的要建设一个海洋强国相匹配。
   
   
 解说:中共十八大报告中提出,建设海洋强国战略历史上所有强国崛起都与海洋有关,因此海洋事关国家的兴衰存亡,而中国自古以来是农耕国家,缺乏海洋意识,在岛礁被蚕食,资源被掠夺,海域被瓜分,主权受到侵害的形势下,需要尽快制订海洋战略。
   
   
 罗援:关于海洋战略,我觉得我们首先要整合我们的海上资源,海上力量,我提出要“经略海洋”。所谓经略海洋就是要对海洋问题文武兼备,文韬武略,要多管齐发,综合治理。它不完全是一个单纯的军事问题、国防问题,它还包括经济的问题,包括政治的问题,包括外交的问题,所以应该综合治理。那么在这些方面,我们首先要整合我们的战略资源。以前我们海上执法力量过于分散,过于单薄,我们叫它九龙治海,哪九条,海事、海警、海监、渔政、海上搜救、海上打捞、海上缉私、海岸边防、海上搜救中心,九个单位分属六大部门,资源过于分散,只能重复采购,低层次循环,买的船都差不多,但谁也买不了大船。让我感到非常欣慰的是,在这次国家大部制改革中,已经提出了要重组国家海洋局,对外称海警局,这就把九龙治海变为九九归一,形成了一个战略拳头。
   
   
 对于我们的海上战略力量也要有所分工,就是要形成互为支撑,互为犄角的三条线。第一条线应该是我们的渔民,你要凸现主权归我,首先要有人气,除了有军队的存在,还要有老百姓的存在,所以我觉得第一线应该是我们的渔民,渔民要在那儿进行正常的和平渔业作业。我建议,我们应该尽快恢复渔业合作社,或者成立渔业集团,不能叫我们的渔民单船、单舰去单打独斗。
   
   
 第二线应该是我们的执法力量,也就是我们现在的海警力量。如果我们现在的渔民可以进行集团作业,我们的海警就可以对他们进行护渔护航,进行有效的防卫。

第三线就是我们的海军,可以为我们的渔民,为我们的海警力量提供坚强的后盾。

这三条线应该成为一个有机的互相策应的体系。

核心提示:怎么来体现东海、南海问题的“主权归我”?“主权归我”不能变成一句空泛的口号,变成外交辞令。关键是要拿出行动来,要把“主权归我”落实到行动上。罗援将军提出了“六个存在”,第一个是行政存在,第二是法律存在,第三是国防存在,第四是执法存在,第五是经济存在,第六是舆论存在。

 

罗援:那么怎么来体现东海、南海问题的主权归我主权归我,你不能把它变成一句空泛的口号,变成外交辞令。你跟人说多少次主权归我,没用!关键是要拿出行动来,我们必须要把主权归我落实到行动上。

怎么落实到行动上?我提出了六个存在,第一个是行政存在,第二是法律存在,第三是国防存在,第四是执法存在,第五是经济存在,第六是舆论存在。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有很多的有为空间,并不是说一提海洋问题,我们就一定要打一仗。按《孙子兵法》讲的,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就是在海洋问题上,我们完全可以运用我们中华民族的谋略和智慧来体现主权归我
   
     首先谈谈“行政存在”。你说南沙和钓鱼岛是属于我们的,那你就必须要把它们纳入我们的行政区划,像设立三沙市一样,我建议要在东海设立中国台湾宜兰县钓鱼岛镇,应该把钓鱼岛纳入我们的行政区划。因为我们在1562年已经把钓鱼岛纳入福建管辖范围之内,而日本当时也有官方文件,说钓鱼岛属于台湾的宜兰县。二战结束以后,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台湾都要回归中国,台湾的宜兰县钓鱼岛自然要回归中国,所以我觉得应以钓鱼岛为枢纽,连结海峡两岸,形成一个大陆、台湾、钓鱼岛三位一体的行政共同体,主权共同体,这就体现了我们的行政存在。另外,我觉得应该在两岸相关的县市设立钓鱼岛事务办事处,来处理钓鱼岛附近的一些渔业管理,甚至海难事故。

在钓鱼岛问题上凸显我们的主权,还可以采取一些主动的姿态,因为日本已经在岛上设立了神庙,设立了灯塔,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要凸现我们的主权存在,我们用什么方法来体现主权呢?我建议可以用空投,海漂的方式,在岛上设置一些主权标志。前一段时间我曾经提出过,在钓鱼岛的海底也要凸现我们的主权存在,很多网友不太理解,实际上这是符合国际法的,是有先例的。当年俄罗斯和挪威关于北极的归属问题有争议,俄罗斯的杜马副主席就亲自坐潜水艇把用钛合金做的俄罗斯国旗插到了北极的海底,这就是抢占先机,国际法也认同这种“先占原则”。在这方面,我们应该说也有我们的优势,我们现在有蛟龙号”深水探测器,可以下潜几千公尺,我们为什么不去抢占这个先机呢?所以在钓鱼岛我们要立体凸现我们的主权。这是我讲的第一个存在,就是行政存在。
   
   
 第二存在就是“法律存在”。南沙、钓鱼岛到底属不属于你?关键还是一个法律的体现问题。现在我们已经公布了钓鱼岛的领海基线,但是南沙领海基线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公布,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尽快公布南沙领海基线,起码要到南沙进行测量,进行科学考察。法律上还一个问题,就是应该尽快制定《基本海洋法》,尽快确定九段线的法律地位,而且要在全民中进行教育。

更重要的是要凸显“国防存在”。海洋上的问题关键还是靠实力,周恩来总理有一句名言,就是我们不搞实力主义,但是我们要依靠自己的实力。在海洋问题上关键还是要体现我们的国防存在,也就是能驻军的地方一定要驻军、上人,不能驻军的地方要设立我们的一些主权标志、上物,要设立一些军事设施,如果上人、上物暂时都做不到,我们就要逐渐创造条件,把一些礁石变成小岛,把小岛变成中岛,在中岛上建立我们的前沿哨所,这样就是由点到线,由线再连成片,有了立足点就有了战略支撑点,把这些战略支撑点连起来,就可以连成一大片,最后就能逐渐掌握海洋斗争的主动权。
   
   
 另外,我觉得在海上应该设立三个空域和三个海域,三个空域是什么呢?一个就是航空识别区,第二个就是警告区,第三个就是自卫区。首先我对你进行空中识别,如果你再要靠近我的领空、领海、领土我就要对你提出警告,最后就是我的自卫区,勿谓言之不预,你既然不听警告,又到了我的自卫区,那么我们肯定要采取自卫手段,维护国家的主权、领土完整,这就是空中要设立的三个空域。

海上要设立三个海域,一个海域就是国际自由航行区,在这个区域,别的国家的任何船只都可以通过。第二个区域就是无害通过区,也就是在专属经济区内,别的的国家船只可以无害通过,但你必须要向我通告,你必须要遵守相关的国际规则。第三部分就是我们的领海了,对于别的国家船只来说,这里就是禁航区,你到这儿,不经过我通过,我绝对要进行自卫,维护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我觉得在这方面必须要设三个空域,三个海域。

另外,既然我们说钓鱼岛和南沙、西沙及其附近海域是属于中国的,那我们就要凸现我们的行政管辖权,要凸现我们的使用权。为此,我还是建议我们可以在南海、东海设立军事演习区、导弹试射区,必要的时候应按照国际惯例,将一些岛礁作为我们航空兵的靶场。因为钓鱼岛以前就是美军航空兵的靶场,现在既然是我们领土的一部分,我们对钓鱼岛及其周边海域,对南海的一些岛礁我们就应该有实际管辖权和使用权,在我们保持极大克制忍耐,尽量避免因为登岛而造成肢体冲撞和人员伤亡的情况下,可以通过火力宣示主权,凸显我们国防能力对钓鱼岛,以及南海岛礁的控制权。
   
   
 解说:在体现东海、南海问题的主权归我上,中国有很多有为空间,落实到行动上有六个存在,在行政存在方面可以将钓鱼岛纳入中国的行政区划,在法律存在方面,需要尽快公布南沙领海基线,在国防存在方面,可以设法建立前沿哨所,并设立三个空域和三个海域。
   
   
 罗援:那么第四个存在是“执法存在”。现在我们已经整合了我们的海上执法力量,将我们的渔政、海监力量都组合到海警力量中去。我觉得以后我们的海警船再出去就要挂上海警的符号,而且按照海警的规定,船上可以配备一些自卫性的武器和一些非致命性的武器,另外,要加大我们海警船的吨位,要有冲撞能力,要有缉拿能力,要有登临能力,要有驱赶能力。你必须有这些能力,你才能有效地进行执法,这是我讲的“执法存在”。

第五个存在是“经济存在”。现在中央已经提出,我们要搞一路一带,也就是要搞丝绸之路,包括海上丝绸之路,我觉得这也是建设和平之海、合作之海的一个重大的战略举措。另外,我们在经济上还有许多需要做的事情,比如现在提出了要拉动国内经济内需,我觉得将这笔4万亿元人民币全部投向内陆,可能是值得商榷的,是不是可以往海上适当倾斜一些?投一部分资金到海上,既可以宣示我们的主权,也有一定的经济效益,何乐而不为?如果在东海、南海你放眼看去,到处都是挂着中国五星红旗的作业平台,那时候你才能真正感受到主权归我
   
   
 另外,我们应该鼓励居民、渔民,搬迁到岛上去,要鼓励他们到那里去生产生活,甚至我们可以把一些水泥船开到岛上去,因为水泥船的成本非常低,以前大家都知道,我们在木材、钢材紧张的情况下,也造过水泥船,你把水泥船就给放到那些无人岛上去,在那儿开展网箱作业,既有经济效益,也凸显了我们的主权。我们还可以在一些岛礁上建高脚屋,就像马尔代夫一样,它搞了一个国际旅游点,就是在岛礁上用高脚屋连成一片,你可以从玻璃房地板下观赏下面的珊瑚、热带鱼,景观非常好。我们也可以把我们的高脚屋连成一片,变成我们的国际旅游点。主权归我,资源有偿共享。另外,我还建议将我们即将报废的大邮轮停泊到南沙一些适用岛礁,变成浮动的海上宾馆,这样我们就可以吸引一些游客过来,而且也解决了淡水问题,解决了补给问题。所以我觉得,在“经济存在”方面,我们还有很多的智慧可利用。

另外,我还建议我们应该发行钓鱼岛和南沙的主权基金或债券。为什么呢?就是日本的石原慎太郎他提出要购买钓鱼岛,实际上是给自己捞取政治资本,并为了刺激日本的民族主义情绪。但就在几个月之内,他一个人就募集了十几亿日元的资金。我们为什么不能发行钓鱼岛和南海主权基金?唤起全国人民对钓鱼岛,对海洋问题的关注,激发全国人民的国防意识、忧患意识,我们周边并不是太平无事,我们不要被和风吹得游人醉,更不能采取“鸵鸟政策”,对我们周边的安全隐患视而不见。我们要通过发行钓鱼岛和南沙主权基金激发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并为最终解决海洋问题提供一些资金的支援。

最后一个存在就是要“舆论存在”。现在东海、南海问题上,我们是最大的受害国。但在国际舞台上我们反而变成了众矢之的。我们为什么不尽快发表我们的相关的白皮书?当然,现在钓鱼岛白皮书已经发布了,但是南海白皮书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布。我们有充足的历史法律依据,证明我们对钓鱼岛、西沙、南沙群岛拥有无可置疑的主权。我们为什么不抢占这个法律制高点。另外我觉得我们也要利用联合国这个舞台,联合国成立的宗旨之一就是要防止战争策源地死灰复燃。现在日本正在频频地摆脱二战对它的束缚,它以钓鱼岛问题为借口,在摆脱二战后的国际秩序。最近又给集体自卫权松绑,其实质是,日本作为一个曾经的战争策源地,现在已经堂而皇之地拥有了国家交战权。我们为什么不到联合国去揭露、控告日本。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日本政要频繁参拜靖国神社,其实质是不满远东军事法庭对日本战犯的审判。我觉得像这些问题,我们都应该去抢占话语权,去揭露日本。

最近,我觉得我们的外交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叫做文攻武备。前一段时间,我们把日本战犯当年的审判口供全部公布出来,把日本一些作案的现场公布出来,这就是强占话语权。在海洋问题上,我们必须要综合施压,也就是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综合施压,最后才能有效地维护我们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我觉得在整个海洋战略的设计上,我们还是应该坚持“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的原则,“攻城”、“伐兵”是我们最后迫不得已的手段,但也是我们不可或缺和不可替代的手段。在这之前,我们应该用我们中华民族的智慧、用我们的谋略来解决复杂的海洋热点问题。

所以我非常赞同中央现在提出的,我们还是要争取通过和平手段,通过外交谈判来解决这些周边的热点问题,哪怕还有一线和平的可能,我们就要尽百分之百的努力,要以最小的代价来换取最大的战略效益。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这些海上热点问题的解决,怎么解决?是用和平手段来解决还是用非和平手段来解决?这不是我们中国一家说了算,现在日本、菲律宾、越南在频频地挑衅,所以我们要做好最坏的准备,要做好事态失控、事态扩大的准备。只有有备才能无患,只有敢战方能言和。这就是和平与战争问题的辩证法。我们现在的整个国家海洋战略就应该建在这个基点上,要有一种忧患意识,从最坏处着眼,争取最好的结果。
   
   
 在结束我今天的演讲之前,将我以前填的一首词献给大家,作为我今天汇报的结束语。“怒火冲天,凭栏眺,惊涛飞泄,舒望眼,倚天拔剑,宇崩石裂。万里海疆孤岛咽,铜墙铁壁谁能越。待号令,收复旧河山,奏军乐。甲午耻,终将雪;失土恨,今朝灭。驾长风横扫,帝国残月,壮士岂容完璧碎,男儿拼洒一腔血,剑指向,虎啸大风扬,旌旗猎”。

罗援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114)| 阅读数 (9786)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