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一川清流 看地方评论员

 
  • 关注好友人气: 216
  • 好友关注人气: 194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公路账本”为何引来一片唏嘘?

原创于: 2014-12-25 09:17:16

标签: 收费公路,利益集团,李鬼剪径,公益事业

“公路账本”为何引来一片唏嘘?

 

/一川清流

 

23日,交通运输部发布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称,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总收入为3652亿元,总支出为4313亿元。其中,还本付息支出3147亿元,养护经费支出390亿元,运营管理支出457亿元,税费支出214亿元,其他费用支出104亿元,总体亏损661亿元。从2011年到2013年,全国收费公路已连续亏损三年。(20141224日新华网-《新京报》)

据悉,这是交通运输部首次汇总发布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按照常理,在亿万公众千呼万唤难出来的“三公账本”,在亿万公众千呼万唤难出来的官员“财产账本”语境下,交通运输部“主动”晾晒“公路账本”,本该获得公众点赞,可是出乎预料的是,公众对交通运输部的这种“好心”非但不予接受,反而给以一片唏嘘和质疑。愚以为,之所以如此,恐怕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其一,“交通账本”不过是掩人耳目的自说自话。谁都知道,公路收费是暴利行业,是公路管理部门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印钞机”、“摇钱树”,尤其是自从以官方名义开创李鬼等辈曾经创造的“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若要从此过,留下买路钱”公开“剪径”的新局面后,任凭车主不堪忍受各种罚款收费重负而以喝毒药等方式抗争甚至殒命,任凭由于丛生的公路乱象而引发的各种社会矛盾不断激化,并未丝毫撼动公路收费的根基。就在公众期待能够早日还公路以公益本来面目、能够公开公路收费的真相之际,交通运输部却突然公布这个自编自导的“交通账本”,敢问又有谁能相信这是真的?这不是玩弄“此地无银”这个老掉牙的伎俩又是什么?

其二,“交通账本”是在公开侮辱公众智商。为了糊弄公众,“交通账本”首先故弄玄虚地引出“虽然时常遇到,但你不见得知道”的诸如“全国有多少收费公路”、“全国有多少个收费站”等问答题。可是如果对其刻意设计的这些问答题稍加分析,公众便会发现,他们设下的,则是一个又一个圈套。例如在自答“全国有多少收费公路”时如是说:“截至2013年底,全国收费公路里程15.65万公里,占公路总里程435.62万公里的3.6%。”这就非常令人质疑:这里所说的“公路总里程”到底包含哪些“公路”?又是怎么统计出来的?只占“3.6%”收费的比例可信度又有几何?

其三,“交通账本”旨在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交通账本”大喊“亏损”的醉翁之意,还是死抱利益集团的既得利益不放,立志永远继承“剪径”鼻祖李鬼的衣钵,在提高收费标准的基础上“再收一万年”。交通运输部公路局局长李彦武在“解释”“严重亏本”的其中主要原因时表示,就是“收费标准长期不变”云云,这不是为下一步收费涨价造势又是什么?事实上,交通运输部门早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了,比如将本该于今年1122日到期停止收费的京石高速河北段“披甲上阵”,并重新获得了22年的收费权;又如山东交通部门日前宣布,2014年底到期的15条(段)高速公路将继续收费,等等。

其四,“交通账本”挑战和亵渎国家法律法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按照“收费还贷”的原则,政府还贷公路的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15年。国家确定的中西部地区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20年,经营性公路收费期限最长不得超过30年。《合同法》也明确规定,不符合法定条件就不得变更,否则就是违约。即使要变更,也要双方同意,而不能任由交通部门一句话说变就变。然而,近年来各地陆续出现打着各种旗号,公然突破《收费公路管理条例》收费期限规定的做法。由此不难看出,交通运输部此次晾晒“交通账本”,正是掩盖其挑战和亵渎国家法律法规的表现。

综上可见,交通运输部出笼的这个“交通账本”,之所以令人唏嘘、广遭垢言,不是因为公众太弱智、交通运输部门太聪明,而是交通运输部门恰恰颠倒了这个关系,错打了算盘,完全站在了公众利益、社会利益和国家长远利益的对立面。比如,审计署曾对18个省份的高速收费进行专项审计结果发现,一些地方的高速公路经营企业,一边是高额福利,一边是人浮于事、超编严重,有一家企业编制27人,实际多达156人,有些企业甚至把资金挪用建设楼堂馆所、投资理财。故而公众不禁更加疑惑:“交通账本”会不会是一本不打自招的“腐败账本”?希望有关部门能够早日给公众一个令人信服的交代。

一川清流 看地方评论员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麻辣时评 | 评论数 (5)| 阅读数 (603)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