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一川清流 看地方评论员

 
  • 关注好友人气: 216
  • 好友关注人气: 194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土地“流转”为何变“流产”?

原创于: 2015-04-21 09:15:51

标签: 土地财政,土地改革,土地财政,执政为民

土地“流转”为何变“流产”?


文/一川清流



↑四周地块的麦苗长了一尺来高,由于“毁约弃耕”,河北柏乡县内三村村民的70多亩耕地却荒草丛生,成了邻村羊倌牧羊的草场。中国青年报记者樊江涛/摄

 

4月上旬,中国青年报记者在河北省邢台市柏乡、威县和邯郸市成安、邱县、磁县等地农村采访时发现,多地出现土地流转“毁约弃耕”现象——去年刚和农民签订了5年、10年“包地合同”,今年土地流转者就单方面解除合同,强行退回耕地。(2015年04月20日新华网-《中国青年报》)

自古以来,土地一直被称为农民的“命根子”。而中国的改革开放,正是以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标志而拉开序幕,创造了用世界上7%的土地养活22%人口的奇迹。然而,随着城镇化建设的不断推进,农村碎片化耕作方式的种种弊端日渐凸显,因而十几年前已然试点的土地流转,得到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权威确认,之后各地陆续掀起“流转”热潮。

应该说,“土地流转”的初衷是好的,既是从发挥土地的综合效应考虑,也是从关心和维护农民的切身利益着想,体现了执政为民的理念。可是历史经验一再提醒人们,中央确实出台了很多“好经”,但下面也确有很多“歪嘴和尚”,也就是总理最近刚刚怒批的“把关处长”太多,故而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的2013年11月5日,笔者曾撰写《谨防土地改革将农民“革”得一无所有》等文,对“土地流转”可能出现的问题表示担忧。

事实上,据笔者从基层了解到,一些地方政府对“流转”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和兴趣,而这种热情和兴趣并非关心农民是否真的从中受益,而觊觎的则是农民手中的土地,于是一手举着“流转”这把“尚方宝剑”,一手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强行将农民的土地“流转”到政府囊中,然后再以天价“流转”给开发商,如此一“流”一“转”,官员的“政绩”显而易见。故而有的农民一听到“流转”,便有不寒而栗的恐惧。

当然,目前正在进行的如河北邢台等地“土地流转”所暴露出的“毁约弃耕”等问题,虽然与某些地方政府一门心思用在“土地财政”上且采取非常规手段拿地有所不同,但也从不同侧面表明“流转”变“流产”的主要原因。

其一,资本下乡的目的有违“流转”初衷。从现有报道来看,河北邢台等地之所以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掀起土地流转热,其实,那些貌似怀揣巨资的“老板”并非擅长稼穑的行家里手,而是由于国家加大了对房地产、钢铁、煤炭等行业宏观调控力度,加上这些行业市场不景气,导致这部分资金投向农业寻找出路,甚至一些企业将土地圈而不用,待价而沽,更有部分工商业资本以套取国家补贴为目的进入农业。如此“流转”,土地怎么可能会生出明晃晃的金条?

其二,农产品价格偏低影响“流转”收益。土地流转的目的,无非是想盘活土地资源,期望点土成金,实现“流转”双方“互赢”。可是土地能不能随人所愿,客观上受多种因素的制约。到底种什么能赚大钱,并非由人的主观意志所决定,既要对消费市场需求有超前预判,又要有科学种植技能,还要考虑投入与产出的效益。而目前普遍存在的农产品高投入低价格现状,也就决定了踌躇满志想从“流转”中淘金的“老板”们不得不交高昂的“学费”,使得“流转”变“流产”。

其三,地方政府不作为加剧“流转”风险。《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农业行政主管(或农村经营管理)部门依照同级人民政府规定的职责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及合同管理的指导。”而据记者在河北邢台、邯郸农村调查发现,对于企业在本地究竟流转了多少土地,涉及多少农民,有多少土地没有耕种,政府部门竟然几乎异口同声地表示“不知情”、“不过问”、“不了解”。地方政府如此不作为,“流转”变“流产”的风险也就可想而知。

其四,无法治保障必然导致“流转”流产。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指出:“农民集体所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可以依法流转”;《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规定:“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应当规范有序。依法形成的流转关系应当受到保护。”这些规定一再强调的,就是土地流转必须依法进行。而河北邢台等地之所以发生“毁约弃耕”事件,恰恰就是因为缺乏刚性法律约束,不是通过政府,也不是通过实质意义上的签约,而是通过“管闲事”的中间人直接从农民手里拿地。如此没有法治保障的“流转”,极易导致半道“流产”。

一川清流 看地方评论员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麻辣时评 | 评论数 (4)| 阅读数 (551)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