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周蓬安 看地方评论员

 
  • 关注好友人气: 977
  • 好友关注人气: 577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周蓬安:贪官与情妇同庭受审时的“表情包”

原创于: 2017-02-23 08:51:25

标签:

 周蓬安:贪官与情妇同庭受审时的“表情包”

2月22日,《深读》以《受贿千万与人通奸这个纪检组长与情妇一起获刑》为题报道,广西高院终审以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广西国土资源厅原党组成员、纪检组长罗卫国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200万元;以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崔丽华有期徒刑10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10万元、罚金人民币10万元。

 

看了一下后面的报道,感觉法院就这对“情夫、情妇”的判决结果很有说道。一方面这两人均分别构成受贿罪和利用影响力受贿罪,“两罪并罚”。另一方面,受贿金额都是特别巨大。罗卫国受贿金额1682万元,仍有370万赃款没退回,仅被判15年;其情妇崔丽华受贿792万元,且仍有375万赃款没退回,仅被判10年。就是这样一个相当“宽容”的判决,竟然双双提出上诉,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当然,最终被广西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该文没有披露罗卫国与崔丽华在法庭上的表现,特别没有说明两人在法庭上究竟是把责任往对方身上推,还是继续“秀恩爱”主动担责?因为此前不少“贪官与情妇同庭受审案”就出现过不同的情况。笔者在此向大家介绍几对贪官与情妇同庭受审时的“表情包”:

——蒋勇向情妇唐薇“道歉”。2009年2月23日,法院认为,重庆市规划局局长蒋勇在土地出让、提高容积率等业务方面,与情妇唐薇涉嫌受贿罪共同犯罪,涉案金额达1689万元,另蒋还利用职务之便,单独受贿181余万。蒋勇被判死缓,唐薇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

 

庭上,蒋勇表示“我对不起家庭,儿子至今视我为负面,同时也害了唐薇,并伤害到一些同事。”很明显,蒋勇此时怜香惜玉,蛮有男人味。

——闫永喜与情妇毛旭东庭上“互撕”。2011年7月12日,因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4200余万元,北京市门头沟区原副区长闫永喜在北京市一中院受审。他与昔日情人毛旭东在法庭相认。检方指控涉案金额中有3800多万元与毛旭东有关,但是闫永喜当庭却称“我个人没拿一分好处”。被称作“京城第一贪”的闫永喜被判处无期徒刑,其情妇毛旭东因检举有功,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刘家坤为情妇赵晓莉“求情”。2013年10月10日,安徽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太和县委原书记刘家坤与情妇赵晓莉同庭受审。刘家坤与赵晓莉发展成情人后育有一子。在庭审现场,刘家坤、赵晓莉承认所有指控,多次表示认罪服法。提起6岁的儿子无人照料,刘家坤几次落泪,恳请法庭对赵晓莉从轻处罚,使她能早日刑满出狱照顾儿子。

 

——程孟仁与情人何文相互“推罪”。2014年12月24日,贵州省交通厅厅长程孟仁与情人何文同庭受审。法庭上程孟仁的辩护人称,程孟仁与何文共同受贿的1800万余元,程孟仁不应该构成受贿罪。程孟仁未占有和分配所谓的共同受贿钱款,程孟仁与何文之间系受托人与请托人关系。

 

而何文向检方表示,她收受的钱有些程孟仁当时知道,有些不知道,但后来都告诉他了。被问及这些钱如何使用,程孟仁是否有支配权,她说这些钱都不是自己的。

检方指控,程孟仁伙同他人共同或者单独收受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057万余元,何文伙同他人共同收受人民币共计1804万余元,均应以受贿罪追究刑事责任。二人一审被判受贿罪,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李和平与情妇马悦法庭上“互诉衷肠”。2015年9月18日,广东省广业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原副总经理李和平(副厅级干部)与情人马悦同庭受审,两人保持了12年的情人关系。在庭审时,李和平称,之所以公私不分、动用职权地帮助马悦赚钱,是为了“弥补青春时期擦肩而过的遗憾”。马悦说到此时掩面哽咽。她说,李和平多年来在生活上帮助她至少200万元,检方指控她行贿的22万美金,只是用自己的积蓄给李和平的儿子一点补偿。

 

——杨成林与情妇张婷同庭受审,中间隔着儿子。2016年3月7日,内蒙古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杨成林携儿子杨海、情妇张婷同庭受审。公诉机关指控,杨成林单独或伙同杨海、张婷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3.07亿元;杨成林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两次骗取内蒙古银行资金共计人民币628万元;杨成林伙同杨海等人累计挪用呼和浩特市商业银行、内蒙古银行人民币2.92亿元归个人使用,进行营利活动。涉案金额超6亿元。该案至今尚未宣判,媒体也没报道杨成林与情妇张婷同庭受审时的表情。但笔者预测,杨成林最终应被判在“真死”与“假死”之间徘徊。

 

——孙英辉与情妇庭上“冷漠”。2017年1月23日,《土地局官员三地任职有3情妇索贿买车买钻戒》一文披露,1986年进入原国家土地管理局,历任海南省土地管理局副局长(挂职),海南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副局长,国家土地督察西安局副局长的孙英辉受审。与孙英辉一同受审的孙英辉情妇李某(44岁),系陕西省安监局职业安全健康监督管理处原正处级调研员。在整个庭审中,头发花白的李某多次哭泣,在说到俩人的感情时,李某嚎啕大哭;看见昔日的情人,孙英辉表情淡漠。在一天的审理中,俩人全程无交流。

 

列举了这么多“贪官与情妇同庭受审”案例,让大家看到了一个个不同的“表情包”,就是想再次提醒少数美女们自重,与官员打交道应保持安全距离,以免人财两空,身败名裂。最后再向那些周旋于官员身边,尚未失足的美女们推荐我多年前的拙作《宁傍“大款”,勿侍“大官”》,做贪官“情妇”风险大,投入产出比并不高,切记慎行。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请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周蓬安 看地方评论员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部级贪官 | 评论数 (0)| 阅读数 (316)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