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罗源湾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101
  • 好友关注人气: 248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上访判刑别拿敲诈政府当遮羞布

原创于: 2017-03-17 20:08:24

标签:

 

备受社会关注的“河南农妇敲诈政府案”,日前又有了新的进展。据澎湃新闻报道,2017年3月16日下午,记者从冯改娣儿子冯晓磊处获悉,在看守所关押了近两年八个月的冯改娣于3月9日被取保候审释放。这可说是一个雷人的奇葩案件, 其狗血剧情足以让网民惊掉下巴。

冯改娣,河南省内黄县人。因为多年上访,于2014年7月22日被内黄县公安局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拘。2014年12月26日,被内黄县法院以敲诈政府60万元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1年。随后,冯改娣上诉。

2015年7月3日,安阳市中院撤销一审判决,发回内黄县法院重审。

2015年9月1日,安阳市中院又将案件指定给安阳市北关区法院管辖。2015年9月29日,内黄县检察院将案件移送给北关区检察院管辖。此后,北关区检察院两次将案件退回内黄县公安局补充侦查。

2016年1月29日,内黄县公安局第二次补充侦查后,再次移送北关区检察院审查起诉,检察院则不予受理,案卷由内黄县公安局带回。直至到2016年3月16日,内黄县公安局再将案件移送北关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6年5月17日,北关区法院开庭审理了冯改娣案,北关区检察院在起诉书中增加了一个寻衅滋事罪名,将原指控敲诈勒索金额由61万减少到1万元。案件开庭之后,一直没有宣判。后该案又移送给了济源市法院管辖。北关区检察院也同时将案件移送给济源市检察院。2017年2月21日,济源市检察院因“案件重大、复杂,一个月内无法做出审查结论”,决定延长起诉期限,期限为2017年2月23日至3月9日。2017年3月9日,审查起诉期限最后一天,济源市检察院没有将案件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将冯改娣的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

所谓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一般来说,敲诈勒索总是要对被害人及其亲属的生命、身体自由、名誉等进行威胁,政府机关非自然人,不存在“生命、身体自由”等;政府机关天然要接受公民的批评与监督,损害名誉也无从谈起。所以,敲诈勒索罪应该不存在于国家机关和个人之间。敲诈政府,只有一种可能:如公民声称要制造巨大危险,故意造成恐慌,利用政府保民保安全的心理,来实施敲诈。但笔者以为,这也只能涉及其他罪名。如男子甘某谎称放置爆炸物,向政府勒索一千万元,去年3月被广东肇庆端州法院以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判处一年三个月有期徒刑。如果真的放置爆炸物勒索政府,则构成爆炸罪。敲诈勒索是一个古老的罪名。在欧美的法治国家,这个罪名已经存在了数百年。但在几百年的司法实践中,从来都没有听说“敲诈政府罪”的判例。在公权强悍如虎的中国,居然会整出一个“敲诈政府罪”来,简直太可笑了!

本案是因为邻里建房纠纷引发。据冯改娣自述,2008年8月初,国税局干部焦书民两次带人到家中闹事,将其女吓得精神恍惚,从此种下癫痫病病根;她到国税局反映,又被该局职工殴打。冯改娣认为,公安机关出警不力,处事不公,从2010年4月开始,先后到内黄县委、郑州和北京上访。2012年11月12日,内黄县委书记主持召开冯改娣案件协调会,决定采取单位救助和政法救助相结合的办法化解矛盾。单位救助共35万元,其中国税局解决10万元,信访局解决9万元,工商局解决6万元,石盘乡政府、长庆路办事处各解决5万元;政法救助金25万元由公安局长牵头解决。冯改娣要签署息诉罢访协议。冤有头债有主,应该说,冯改娣的上访,其诉求是冲着国税局干部焦书民的;要敲诈勒索,也轮不到政府头上。上访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如果相关部门行使权利和履行职责都没有错误,应该是不会怕民众上访的,至于政府愿意替焦书民垫背,而用钱去收买冯改娣,这与敲诈勒索何干?遵纪守法是每个公民个责任,如果冯改娣敲诈政府的罪名成立,那么,包括内黄县委书记、内黄县公安局长在内的一干人马应该都是本罪的共犯!没有他们的帮助,冯改娣60万元巨款怎么得手?退一步说,就算不是共犯,明知是敲诈不仅没有采取合法渠道对该行为予以制止或处置,反而变相以救助的形式使犯罪分子的敲诈勒索最终得逞,造成国家经济损失,依照《刑法》,也构成失职、渎职等相关罪名,理论上也应追究这些官员的刑事责任。

原指控冯改娣“敲诈勒索”资金有两笔:一笔60万元,另一笔仅1万元。一审刑事判决书[(2014)内少刑初字第118号]显示,冯改娣是以同样的理由向政府索要这两笔资金。区别在于60万元政府是以救助金的名义给冯改娣的,而1万元应该算是政府埋单接访。上述已经分析过,敲诈政府罪本身就很荒唐;而公诉方最后还是将以前认定的60万元改为认定冯改娣敲诈勒索1万元,为什么要留这个尾巴?笔者真的搞不懂。至于当地又给冯改娣罗织出了一个“寻衅滋事罪”来,寻衅滋事本就是各级政府社会治理的口袋罪。何为“寻衅滋事罪”?现行《刑法》第293条规定:“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寻衅滋事罪”与当年的“流氓罪”一脉相承。中国第一部刑法典,1979年的《刑法》第160条规定:“聚众斗殴,寻衅滋事,侮辱妇女或者进行其他流氓活动,破坏公共秩序,情节恶劣的。冯改娣怎么会是一个耍流氓的泼妇?咋看咋不像啊!

敲诈政府罪本身就是莫须有的罪名,且类似冯改娣敲诈政府并非个案。笔者百度一下,几年来仅“农妇敲诈政府案”居然就有好几起。如去年三月吉林省四平市铁东区人民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及犯寻衅滋事罪,对吉林7旬农妇肖某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十个月;2015年11月,黑龙江省延寿县访民葛立梅被延寿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3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5万元;再往前一年,安徽访民徐思兰涉嫌敲诈勒索宿州市北关街道办事处9200元遭检方指控......据悉,这类案子往往不了了之,有的判处有罪后偷偷地放人,有的判处有罪后撤案,有的不起诉;但至今没有一起是被法院明确宣告无罪的。

山西访民宋桂青,因复制家人身份证上访,先被法院以伪造证件罪判刑4年,重审后刑期改为1年9个月。这事在网络上影响颇大。笔者曾写了一篇题为《上访判刑别拿伪造身份证当遮羞布》的评论,评论写道:世人皆知上访无罪,但上访毕竟扰了官僚的清梦;上访有罪也就符合官府逻辑了,“伪造身份证只是借口,上访才是祸根,宋桂青获刑并不意外”,换句话说,“敲诈政府罪只是借口,上访才是祸根,冯改娣的获刑并不意外”,由此看来,中国的法治之路依然遥远、漫长、充满艰辛。文/郑智银

罗源湾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346)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