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红雪枫

 
  • 关注好友人气: 362
  • 好友关注人气: 256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红雪枫:重庆“童养媳”维权追问

原创于: 2017-03-20 21:01:19

标签:

   

 

  重庆“童养媳”事件引起了极大关注,在各方好心人帮助下,终于在维权路上迈出了一些步子。由于其心灵受伤较深,尽管已度过最难熬的岁月,“童养媳”马泮艳仍艰难地奔走在维权路上。孩子是祖国的未来,青少年是祖国的希望,对青少年的关心无疑是十分重要的事,需要更多的人担起社会责任。为维护法律的尊严,维护青少年合法权益,确保青少年健康成长,对“童养媳”维权过程中出现的一些问题不能不进一步提出追问。

   据人民网此前报道,5月,她再次向双龙镇派出所报案,控告陈学生在自己未成年的时候就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属于强奸幼女。但是,派出所的民警却告诉她,强奸罪的追诉期最高只有10年,马泮艳已28岁,应该已经超过了追诉期,因此不予立案。在这一问题上,法律界几位专家持几乎完全一致的立场:马泮艳的案件并未过追诉期。“刑法第88条第二款规定: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马泮艳在2000年时提出的报案,正是公安机关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情形,依法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许昔龙说。他还引用刑法89条第一款规定,认为马泮艳受“丈夫”胁迫、侵害的状态在其后几年一直在持续,而对持续性犯罪行为的诉讼时效,是从犯罪行为终了之日起算。张建伟教授认为,马泮艳受侵害时属于未成年人,人身自由长期受剥夺,无法自己行使诉讼权利,计算诉讼时效时应当合理扣除无法行权的期间。法律专家还指出,马泮艳的伯父在“嫁出”马氏三姐妹时,均从对方处得到钱财,有借此非法获利的嫌疑,涉嫌拐卖妇女、儿童,应当被追责。

   12岁的孩子,本该如花朵开放,本该好好学习,本该享有幸福的童年,本该拥有如痴如醉的青春,本该成长为社会需要 的人才。可重庆“童养媳”却被“恋爱”、被“过门”,甚至远未成年又被“结婚”;继后是“逃婚”、被打、被追、被抬……孩子怎么能承受如此生活之重?幼小之心灵怎么禁得住如此之伤?她本该享有自己的权利,本该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可维权之路走得何其艰辛。12岁到18岁,再到20多……那是如花似玉的年龄啊,弹指一挥间,何其凄然。面对一些人的冷漠、失职和责难,不能不从道德、法律的层面提出严肃的追问:

    生下来几岁就遭遇不幸:家里三个女儿,在偏僻农村常被讥讽当然劳动力问题也是现实问题,但旧观念、旧思想的因素更多。据称父亲很窝火,也常对母亲发火。母亲心理受重压,加之病情终于疯了。她疯狂中打死了父亲,继后出走,留下三个孩子……——这是第一重不幸。追问:面对这样一个家庭,从组、村到其它基层有关方面作了什么?在早期处置和化解矛盾方面有那些作为?尽到了责吗?

    被收养又被收养者领了3000元“带养费”。居然有这样的奇怪“约定”在当地村干部的见证下双方协议约定):陈家给马正松3000元‘代养费’,给马泮艳1000元‘恋爱金’,马泮艳在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前由陈家代养,达到结婚年龄后与陈学生结婚。”少女竟然被这样摆弄!权益竟被剥夺得如此赤裸!——这是第二重不幸。追问:正义在哪?权益在哪?尊严在哪?“爱心”在哪?“保护”在哪?谁有有权力在“领养”12岁孩子时附上“恋爱”金?谁又能收与12岁孩子相关的“恋爱”金?既然这里不是市场怎么可以产生奇怪的“金额”?

    少小的年龄就“过门”,“过门”不久就当上“新娘”,简直是天下奇闻更奇的是,12岁“过门”,“老男人”出“恋爱金”,以前的“带养”者村干部等支持“恋爱”,一帮成人随意安排了未成年人的“婚。她莫名其妙地成了没有童养媳名称的“童养媳”。12岁“过门”,12岁多当上“新娘”,13岁怀孕,14岁生子。可谓紧锣密鼓,没时间踹息——这是第三重不幸。追问:《未成年人保护法》在基层某些地方和环节是怎么执行的?法律是怎样遭不法者践踏的?为什么未有力维护法律的尊严?谁之过?难道不应及时追究吗?难道不应该及时纠正吗?即令错误不可避免,孩子进一步受伤害能说是“不可避免”的吗?

    既然有莫须有“恋爱”、“结婚”,自然有“逃爱”“逃婚”。最初的“不管”和“乱管”必然导致更多的矛盾。对更多的矛盾若又是“推诿”、“不管”和“乱管”肯定致矛盾进一步恶化。跑、逃、哭、打、抬……心灵的伤必然比肉体的伤更深!——这是第四重不幸。追问:村、组的工作在哪里?“扎实性”在哪里?“效果”在哪里?贯彻落实《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作为在哪里?孩子何以这般无助?

    在女孩心灵深处,还有人对她虎视眈眈,没证据,但不等于没受伤,不等于心儿没流血。她的嗓门嘶哑了,泪水有时也枯了,脸上已没有泪,也没有痛楚。可心灵的风暴更加暴烈,心潮更加澎湃,她的心在怒吼,在滴血……——这是第五重不幸。追问:能对“没有证据”沉默吗?能对“没有证据”退让吗?能对不良行为甚至可能的罪恶行为如此温良吗?面对孩子的撕喊可以这般斯文吗?

    在她不幸的时候,有人没有伸出援手,还在心灵上捅刀子。为她出主意搞什么“恋爱金”,火速办“结婚证”,火速让她生下来,快速抓回来,粗暴抬起来……——这是第六重不幸。追问:一些人爱憎如此混乱,是哪里出了问题?

    法律和法律专家、社会各方正义人士均把是非表述得十分清楚,可有人继续沉默,继续推诿和“踢皮球”。与这沉默、推诿、“踢皮球”相伴而生当是,那伤口继续在“出血”……这是第七重不幸。追问:难道不能把“沉默”、“推诿”、“踢皮球”换成爱心吗?不能为推进社会公平正义实实在在尽点责吗?不能果断把不法者、失职者纯之以法吗?……

    再数下去,十重不幸也数不完。十重不幸,是十重悲剧。在呼唤法治的今天,这悲剧难道不该彻底结束了吗?是的,结束悲剧,告别过去,奉献爱心,重塑新生,当是最明智的选择。扶助弱小,拯救不幸,打击邪恶,推动和谐,当是每一个正义之士和有良知者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她在维权,一路维权(她一家就有3个“童养媳”啊),何其。我们必须对缺位和麻木说“不”,必须对阻扰正义前行的行为说“不”,必须让正义的阳光照进受伤的心灵。有法律作武器,有真理相伴、有正义同行、有爱心相助——相信坚冰是一定能够融化的!

红雪枫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我的日志插图 | 评论数 (0)| 阅读数 (153)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