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山右京客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57
  • 好友关注人气: 152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想贪和不能贪之我解

原创于: 2017-05-12 16:10:11

标签:

  想贪和不能贪之我解


如今贪官之多,恐怕是历史之少见;如今贪官贪财之多,亦恐怕是历史之少有。大贪官不说,三亿五亿,并非稀罕;中贪官不说,几亿几千万,亦并不少见。小官大贪,也不是什么爆炸性的新闻。9日在中安在线看到一则消息,安徽省淮北市烈山村党委书记刘大伟18年间私吞集体资产1.5亿元,后逃到美国,于2014年8月回国后被抓,因此村民们放鞭炮拉横幅庆祝。

财富,恐怕是世界人人都想得到的东西,即使超等富裕的国家。“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能说是古训,也应该是古人世事之总结。从这方面来说,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视财富为仇雠的。不过古人也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任何靠巧取豪夺、违法乱纪、名誉地位、公共权力取得财富都是为君子所不齿的,也是无道和不义的。

烈山村党委书记刘大伟贪腐之事已经过去了将近三年,我不知道为什么中安在线现在才曝出,但其攫取集体财富的事实却是勿用怀疑的。其人何以能在18年间攫取如此多的财富?解析他的贪腐道路,不但有反贪意义,而且有现实的警示意义。

对于财富,没有人视之为粪土,即使君子。只是一个有条件获取和没有条件获取的问题,而非想获取或者不获取的问题。说的难听点,只要有条件,几乎人人都想贪。现在好多人一看见贪官成千上亿的贪腐,就大呼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如此云云。其实多数人只是没有条件贪而非不想贪,如果有条件贪,我想很少人会“适可而止”,及时收手。欲壑难填么,这似乎才是真理。从这方面讲,能贪,这才是贪而不止、贪而不厌的根柢。

我们不妨拿刘大伟这个小小的芝麻官做一个简单剖析,找找他侵吞集体资财的脉络,也许才能找到反腐止贪的真正钥匙。

一,权力独断是贪腐的通行证。刘大伟所在的烈山村曾经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富在哪里?地处淮北市近郊,村办企业发达,加上这个人又“会来事”,很快便由水泥厂业务员一步步升迁,当上了村办煤矿矿长、村党委副书记、村党委书记,坐上了烈山村第一把交椅。 烈山村,这可不是一般村子,须知淮北市有个烈山区,不用解释大家就明白了,这个烈山村是何等厉害。当这样的村党委书记,权力是绝对大的,利益是绝对多的,路子是绝对广的。加之其妻家族在烈山村势力强大,村里的一切事物都在他的操控之下。矿厂好多关键岗位都被安排成自己家人管理,比如会计、采购、销售等,别人根本没法插手。每年刘大伟只给村里缴很少一部分钱,而大部分资金怎么处理,可以说全都由他说了算。

二,霸道强硬是贪腐的遮羞布。强硬,似乎是一个人的优点,但用过了头便成了霸道。村民说,“他把矿装进自己的口袋,我们老百姓满肚子怨恨,但没有人敢说,就是因为他手段硬,谁不听话就治谁,甚至还指使社会人员打人。” 刘大伟能从矿长升到村党委书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两次拆迁过程中的表现“优异”。他曾经负责过两次拆迁工作,因为手段强硬,不少干部不敢接手的活儿,刘却能用自己的方式完成,这就是暴力强拆。正是如此,刘大伟便成了上级领导眼中的“能人”,委以重任,得以升迁。当然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最后正是因为拆迁,刘大伟被群众揭发,得以立案。

在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涉嫌贪腐的丁义珍副市长为了躲避侦查,出逃美国,从此走上了逃亡之路。而刘大伟和丁义珍一样,在得知自己被举报后,也闻风而逃,逃往美国。 在出逃之前,为了销毁证据,他安排身边的人将村集体和企业的账本全部烧毁。此前,刘大伟还和《人民的名义》中的高玉良一样,似乎已经预知自己会“出事”,早在2003年便和妻子调解离婚,并将大部分资产转移到妻子名下,并安排其前往海外。据检察院侦查,刘大伟家族有房产十几套,包括在南京、上海、美国等地,而他名下却一套房子都没有。这不是刘大伟疏财,而是他的贪财。多么明白的事情啊,转移、洗白是几乎所有贪官潜行的手段。

解析小小的村党委书记,18年间能转移、侵吞、贪占集体资产上亿元,竟平安无事,无非就俩字:权力!如若世界上任何官员都没有贪腐的条件,世界绝对是一个清白干净的世界。

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相对的权力,自然产生相对的腐败。刘大伟不能说有绝对的权力,但却有相对的权力,在他管辖的天一小片天底下就是土皇帝。有人说现在是一个全民嗜贪的时代,此话顶真。比如一个停车收费的、公厕管理员都有偷拿几块钱、顺走几卷卫生纸的企图和恶行。这就是现实,一个活生生的现实。

唯物主义者认为,存在决定意识。为什么过去人们一般人都认为不义之财不可取,而现在很多人都想发不义之财,就是官场腐败了,官员腐败了,由此又带动了社会风气,焉能不腐?新闻里我们常常能听到一些国家官员腐败,但也有一些国家从来没有听到过官员腐败,其原因究竟在哪里呢?以我拙见,关键是制度设计,说得再明了点,即对“能贪”的制度限制。

当然了,制度设计不可以天衣无缝,但如果监督到位,即使个别疏漏也会很容易被揭露。比如烈山村,如果党内政治生活正常,人事任免公正,财务制度公开,监督制度到位,怎能任一个土豪式的贪官为所欲为?由此可见,刘大伟18年之所以能转移、侵占、挪用集体资产上亿元,还是有贪腐的条件,即能贪。

什么土壤孕什么苗,长什么庄稼。盐碱地里长不出好庄稼,沙土地里可以寸草不生。因此,任何的说教都代替不了制度设计牢靠,世界上可以说没有不想贪一说,就看能贪还是不能贪了。


2017.5.11


山右京客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时评 | 评论数 (0)| 阅读数 (248)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