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周蓬安 看地方评论员

 
  • 关注好友人气: 977
  • 好友关注人气: 577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周蓬安:保姆也受贿,真令人尴尬!

原创于: 2017-07-06 08:11:13

标签:

 周蓬安:保姆也受贿,真令人尴尬!

在衡阳市原市委书记李亿龙家从事保姆工作的胡兴红通过找李亿龙打招呼、批条子,帮人调动工作、找工作,从中收受他人贿赂共计20万元,最近被长沙县人民法院以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4个月。(7月5日《华声在线》)

 

说到李亿龙这个人,就不得不聊一聊衡阳市市委书记这个职务。因为在过去不到3年时间里,连续三任衡阳市委书记落马,虽然令衡阳人民感到很苦涩,但却让媒体、网友津津乐道。

2013年12月18日,中纪委发布湖南省政协副主席童名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而童名谦曾于2012年2月至2013年3月担任衡阳市委书记。应该说,童名谦真正算是个“倒霉蛋”,他在衡阳任职仅13个月,在担任湖南省政协副主席不到一年后因“衡阳贿选案”而遭查处。倒霉就倒在虽已晋升为湖南省政协副主席,但他那顶“衡阳市委书记”的官衔还没来得及被拿走,因此对“衡阳贿选案”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有意思的是,童名谦也是目前已结案或处于“择期宣判”的90多名高官中,除“大老板”赵少麟外,唯一没有“受贿罪”这个罪名的落马高官。从这一点看,童名谦至少还是一名清官。

2013年3月,时任怀化市委书记的李亿龙接替童名谦担任衡阳市委书记,一度被媒体解读为“湖南省委对其寄予厚望”,并被誉为“救火队长”。有意思的是,李亿龙于2016年3月转任湖南省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4月1日下午,李亿龙参加完湖南省衡阳市召开的领导干部大会,与新任衡阳市委书记周农进行了交接后,乘坐高铁返回长沙,约4点50分即将到长沙时被湖南省纪委工作人员控制。很明显,组织系统、反腐机构不愿意让李亿龙栽在“市委书记”这个岗位上,可以说花费了不少心机。

2016年11月8日,中纪委发布湖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文雄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而张文雄正是童名谦的前任,他于2008年3月至2011年12月担任衡阳市委书记。

 

再来归纳一下这三任的任职时间顺序:2011年12月,张文雄卸任衡阳市委书记一职,童名谦在两个月后接任,至2013年3月卸任,交棒李亿龙。而三人被查的顺序是童名谦、李亿龙、张文雄。

言归正传。一般官员被查后,老婆孩子甚至家人跟着被查,不足为怪,而秘书、司机跟着进监狱也似乎成为常态。也正因为如此,中纪委一直要求官员管好“身边人”。

要说司机受贿,倒是司空见惯,被判刑还真不算新闻,因为司机知道的太多。比如被判无期徒刑的河南省烟草专卖局原局长郑建民受贿近三千万,其司机也因伙同其他两人共同受贿500万元被判刑;因在危旧房里办公而名声大噪的河北大名原县委书记边飞竟然是名副其实的“亿元书记”,其司机也不甘落后,因受贿50万被起诉;湖南省郴州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杨秀善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他的司机吴军也因收受人民币36.8万元,并为杨秀善窝藏赃款10万元而获刑7年零6个月。而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宋建国,不但司机杨常明跟着受贿被公诉,替班司机管某利用宋建国职权为他人办理京A车牌,并收取好处费5万元,因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1年。

而不可思议的是,江西省交通厅原厅长蒲日新涉案金额400多万元,而他的司机却涉案是他的两倍多。而与此前都是“领导被查牵出司机”恰恰相反的是,蒲日新事发却因为司机被查出贪污1000多万而将其牵出。可见,蒲日新这厅长当得也够窝囊的了。

 

但保姆受贿,还真是头一回听说。不过,在腐败极为严重的今天,各种腐败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因此保姆受贿又让人不难理解。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一些人通过保姆引荐,与首长“搭上话”就很有价值。对这些人而言,付出点金钱是值得的。还有一些事在首长那里属于“小菜一碟”,对当事人却非常重要,而保姆作为领导“身边的人”,也许稍微提一提就办成了,当事人给点好处费就难免了。

特别有意思的是,长沙县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胡兴红和李亿龙关系密切。也就是说,李亿龙书记与保姆胡兴红的关系或超出正常的雇佣关系。那么既然这对男女“关系密切”,托这位保姆找书记办事就找对人了。

这里我要顺带抛出一个问题:一名壮年男子独身异地任职,位高权重,组织上给他配了一名年轻的女保姆,这两人关系能不密切吗?

就目前信息看,李亿龙与胡兴红的关系虽然密切,但也远未到白恩培与宾馆服务员张慧清的密切程度。张慧清因为与白恩培关系密切而“转正”成为省委书记夫人,进而成为一名正厅级国企的党委书记。

 

应该说,法院没收保姆胡兴红违法所得人民币20万元理所当然,但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系涉案金额的五成,不知道一个保姆有没有这样的承受能力? (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周蓬安 看地方评论员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部级贪官 | 评论数 (0)| 阅读数 (89)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