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夜半我哭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1
  • 好友关注人气: 2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毛泽东主义安天下 习近平思想强中华

原创于: 2017-10-01 13:42:09

标签:

毛泽东主义安天下 习近平思想强中华

█柯建刚

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我在我那一亩三分地——《澳门晚报》头版刊登了一整版“热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8周年”套红广告。我嫌不过瘾,一激动,我就在广告词后面加了一句:毛泽东主义安天下,习近平思想强中华。用某官僚的话说,我是从国家某机关出来的,是有觉悟的。想到这里,我就把这个头版广告发给有关部门“审查”,这也叫尊重领导;没想到有关部门领导真给我指示:不要添乱,广告撤回。

撤回?为什么?我一向主张言论自由,但我不赞同那种抽掉法律的、道德的、规则的自由言论,这是天条,我没违反,为什么撤回?我困惑了,难道这位官人是在挑战我的职业能力?认为“毛泽东主义安天下,习近平思想强中华”在语法上、句式上或逻辑性等存在问题?看来我得要从学业的角度给那位官人补一课了。

所谓“主义”,话语是以谋求社会法权为旨归,运用知识学方法来证明,并带有特定价值倾向性的政治与社会思想言论。某种特定的思想、宗旨、学说体系或理论;对客观世界、社会生活以及学术问题等所持有的系统的理论和主张。从文学的角度解释,一是谨守仁义。国学经典《逸周书·谥法解》有云:“主义行德曰元。” 孔晁 注:“以义为主,行德政也。”二是对事情的主张。《史记·太史公自序》:“敢犯颜色,以达主义,不顾其身。”《老残游记》第十一回:“其信从者,下自士大夫,上亦至将相而止,主义为逐 满 。”三是犹主旨,主体。梁启超 《与林迪臣太守书》:“ 启超 谓今日之学校,当以政学为主义,以艺学为附庸。”四是以解释词义为主。杨树达 《积微居小学述林·论小学书流别》:“世人分别小学书,谓《尔雅》主义,《说文》主形,《切韵》主音,是固然矣。”五是形成系统的理论学说或思想体系。丁玲 《韦护》第三章六:“你不是很讨厌我信仰的主义吗?为什么你又要爱我?”如:马克思主义;达尔文主义。而我提出来的“毛泽东主义”是最高理想和准则的思想体系。是把社会团体的价值和利益作为最高理想和准则的思想体系,这是无与伦比的;

关于“习近平思想”是特定的思想、宗旨、学说体系或理论;“习近平思想”对客观世界、社会生活以及学术问题等所持有的系统的理论和主张;“习近平思想”最终所确立的对某类事物发展的认知状态,通常表达所持的一种目标、观点或立场,以及与其相适应的某种行为的总括。每一个具有良知的中国人都能体会得到,我只不过是率先跃然纸上,难道这就叫“添乱”?如果都用“毛泽东思想”、“习近平思想”有重复之嫌,也是一个病句;作为汉语语言学学者,我不能。

最近,闲得无聊,翻阅了美国的开国元勋之一,宪法的起草人之一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和约翰·杰伊 及詹姆斯·麦迪逊三人曾为争取批准新宪法在纽约报刊上共以“普布利乌斯”为笔名而发表的一系列的论文结集出版的《联邦党人文集》。书中提出一种“大国理论”,核心是反对在一个多民族的疆域辽阔之大国施行“直接民主”。并强调:滥用自由与滥用权力一样,都可能危及自由。于是,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我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和新浪博客中发表二篇同题“宏论”:《澳门需要理论智慧》、《重塑理论体系新秩序》,已引起许多“粉丝”的共鸣。

从当前的形势看,当前的危机不仅是经济运行模式的危机,更是其理论遵从的危机。金融危机的爆发暴露了西方某些理论的缺陷,它们在实践中的“触礁搁浅”,要求人们必须打破对这些教条的顶礼膜拜。“西式民主制度将一统天下”、“新自由主义模式将成为全球普遍模式”、“共产主义将最终消亡”三大流传甚广的西方预言,在今日看来,将难以摆脱其落空的现实命运。一个值得注意的“桑德斯现象”。去年美国总统大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桑德斯公开打出“社会主义”的旗号,得到了大批青年选民的热烈拥护,使“社会主义”这个词重返美国政治的主流。这是一个历史转折点。长期以来,“社会主义”在西方(尤其在美国)是个贬义词。其联想词语在人民方面是“大锅饭”“养懒汉”“无人权、自由和民主”“受压迫”等;在统治者方面则是“独裁专制”“特权阶层”“腐败”“反民主”“抑制人性”等。自由派学者海耶克的论断是,社会主义是“通向奴役之路”。而“桑德斯现象”揭示了在高技术、全球化、金融资本主义条件下的新政治现实:99%的人民大众已经越来越无法容忍经济发展的成果,长期被1%的少数精英攫取;深刻的制度变迁不可避免。可以肯定,未来制度的一个重要来源就是社会主义。当今世界社会主义有两大流派,即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两者并存,难道不要“习近平思想”支撑么?

瑞士联邦去年早些时候还举行过一次全民公决,虽然没有通过,但在资本主义意识形态占统治地位的条件下,有这么全民一议也很了不起。这说明社会正在向后资本主义过渡,人们开始从资本主义制度外,寻求对民生问题的答案了。“基本收入”这个概念和“社会保障”有本质的区别;它没有后者的“救济”和“施舍”的含义。这是个权利的概念,和其它公民权利是一样的。也和其它民权一样,它是历史的产物;只有当一个社会的生产和生活资料丰富到一定程度后,它才有物资基础。正是看到这一点,“基本收入”的概念被提出来了。其双重目的是维护人的尊严和实现每一个人的人生价值。一旦有了基本收入,人们就有自由去干他们热衷的事业。将他们的活动有效地组织起来,就可以释放社会的创造力,让这些人活得有意义,从而增加社会的和谐和提高社会生活的精神质量。这是医治许多现代社会病的一剂良药。这不正是习近平思想“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智慧结晶么?

这也就是说,任何行为都是在一定的思想理论指导下进行的。理论家应为政治家和国家管理政府提供治理国家的理论依据,政治家和国家政府管理国家,要以理论为依据,发挥上层建筑、国家和政府的聪明才智,开创性地发挥管理才能,管理好国家,保障国家安全和社会和谐,满足国民生活消费日益不断增长提高的消费需要,这样的政府才能受到全体国民的拥护和爱戴。主宰人类未来的国家,一定是那些“最有思想”的国家,而不是“最霸道”的国家。中国不曾以“霸道”的方式成就它昔日的辉煌,同样也不会以“霸道”的方式成就它未来的“强大”。《周易·系辞》中有云:有亲则可久,有功则可大。可久则贤人之德,可大则贤人之业。英国前首相丘吉尔说,我宁愿失去一个印度,也不肯失去一个莎士比亚。在成为大国过程中,戏剧家莎士比亚的作品提升了英国的人文精神,科学家牛顿的力学定律开启了工业革命的大门,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国富论》为英国提供了一个新经济秩序。丘吉尔的话无不给人警醒:以“文化”与“思想”而强大,就是“大国理论”的“新维度”,它可弥补西方“霸道型”大国理论之不足,这也不正是习近平思想一向的主张么?

遗憾的是,由于鄙人才疏学浅,对邓小平理论未涉足研究,恕我不能胡说八道。但是,良知告诉我,我只能主张:毛泽东主义安天下,习近平思想强中华。

谨以此与那些“有识之士”共勉!  

夜半我哭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3)| 阅读数 (2245)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