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山右京客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57
  • 好友关注人气: 152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谁来为高新科技企业科技人员维权?

原创于: 2017-12-17 22:09:02

标签:

 

谁来为高新科技企业科技人员维权?

 

最近几天,深圳中兴公司一名工程师跳楼身亡的事件不断刷新网络,起了网友们的极大关注。据报道,1210日上午,一名男子从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南四道中兴通讯大楼坠亡,警方经现场初步勘查认定为高空坠亡,排除他杀。中兴通讯也确认,坠楼者为中兴通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中兴网信员工欧建新,并称会在近日做出正式回应。

随后,一位网名为“寒夜来客”的网友发文,自称是欧建新的妻子,并详细叙述了其跳楼的前因后果。据其介绍,欧建新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在深圳华为工作8年,2011年入职中兴网信,担任某研发组的主管,工作勤恳,但因为牵涉到了公司内部的矛盾和结构调整,成为权力抗衡的牺牲品。121日,欧的直接领导王某某找他谈话,期间流露出劝退的意思。几天后,人事部刘某(HR)和张某(HR)找他沟通,提出N+1补偿的方案。

127日,部门负责人郭某某又找欧建新谈股份转让的事情,但郭某某态度冰冷而强硬,不同意以去年的离职员工4元多的股份转让价回购股权,强行压低到2元一股回购。欧建新坚称不卖。郭某某则表示:你要离职这个股权也必须卖,否则后果自负。

1210日(星期天)上午9点多,欧建新对妻子称,领导要我去公司,还说我们公司有内部矛盾,我很可能成为牺牲品。结果当天上午人便没有回来,欧建新跳楼身亡。其妻还提供了欧建新与中兴网信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为201491日至2019831日。

一个40岁出头的科技工程师就这样去世了,这也许对于中兴这样的大公司来说并不会减少多少经济损失,但对一个家庭来说,则意味着栋梁的折断,大厦的倾塌,此情此景令人神伤。

40来岁是一个令人尴尬的年龄,这里先不要说其上有老,下有小,精神和经济负担压力山大。仅就自己的体能、智能来讲都处于下降阶段。尤其是作为科技工程人员,创新能力会大大降低,无法与二三十岁的年轻人相比。对于这些员工裁员时如何办?的确值得商榷。最好的办法是用人性、温情化的方法,通过沟通、协商、让利等比较优厚的经济等补偿,达到双方满意和接受的效果。任何的生硬、强硬、非人性的态度和方法都会适得其反,造成非理性的矛盾。尤其是在劳动合同存续期间,要解雇、辞退一个并未违反企业劳动纪律、规则规定职工的情况下,就必须慎之又慎,或者可以诉诸劳动仲裁部门。按照欧建新妻子丁女士披露的说法,中兴网信公司相关人员在“劝退”欧建新问题上无疑犯有严重的错误:简单、生硬、粗暴、逼迫,甚至违反《劳动合同法》,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关于欧建新死前的1个多小时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仍然是个迷,需要相关方面去调查取证,本文不想议论。但对于欧建新的合法权益由谁来维护,却是需要探索的。这不是欧建新一个人的权益维护,而是现今无数企业职工的权益维护,尤其是高科技企业职工权益的维护。它甚至比一般低端企业职工权益维护更迫切、更必要、更值得重视。

众所周知,高科技企业职工一般都具有高学历、高技能、高素养,普通受教育者很难胜任其工作。但高科技人员一般也有个软肋,即其创造性、创新性、创造力到40岁以后都会下降,精力也大不如以前。这是自然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尤其是现在的互联网、软件、人工智能等高新行业,一日百变、日新月异,老人不如中年人,中年人不如年轻人是必然的。昨日风光的IT工程师、码字专家,也许明天就可能被淘汰。年轻时我用你,日夜加班,废寝忘食;年纪大了,智力、精力不济了便辞退你,都合理合法吗?那么谁来维护他们的合法权利?我翻看了一遍《劳动合同法》,似乎没有找到了一个完整答案,找到的只有找工会。

笔者曾经在老国企工会工作过,那时工厂都有专职工会组织,每年都要召开职工代表大会。即使这样,工厂职工的权益都难保护,更别说现在的工会了。对于现在的企业工会我不完全了解,尤其是股份制企业和私企有没有工会、工会如何运作,我基本不了解。我想,即使有,也基本是“聋子的耳朵”。我们可以设想,企业是人家出资人的,或者是控股人的,你工会主席还是我雇佣的呢,能起多大作用?一般低端产业职工无所谓高技术技能,有手有脚有眼有力不傻就行,辞退了再找个地方干活比较容易,给工资便干。但高科技人员呢?如果40来岁被辞退,再就业就不那么容易了,甚至很难。我们可以看现在一般高新科技公司,招聘人才基本不会超过35岁。这就是一条黄金分割线,也是一条要命线!知识、技能、精力基本失去了优势,加之知识分子都爱面子,被辞退是非常难堪的,甚至尴尬的。“无颜见江东父老”,这也许就是欧建新自杀的最主要原因(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其性格的弱点)。当然了,这里我们也不排除欧建新个人性格上的缺陷问题,但公司在辞退或者劝退欧建新中是不是人性、理性则需要认真反思,甚至可以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不过从欧建新自杀事件来看,倒引出了一个话题,即对于高新科技企业工程技术人员如何辞退的问题,这是一个新的话题,也是一个新的课题,需要认真研究、深入探讨、慎重对待,尤其是股份制(包括私企)企业工程技术人员的合法权益。对于他们不能等同于一般企业,因为他们为企业奉献了青春,你就应该善待他们、优待他们。

 

2017.12.17

山右京客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时评 | 评论数 (0)| 阅读数 (103)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