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周蓬安 看地方评论员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0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周蓬安:政务中心送记者两叠钞票,钱从何来?

原创于: 2017-12-19 08:36:42

标签:

周蓬安:政务中心送记者两叠钞票,钱从何来?

日前,多家媒体报道吉林市政务大厅多名工作人员上班时间“玩手机”“打瞌睡”“打羽毛球”。对此,吉林市政务大厅工作人员18日告诉中新网记者:6名涉事人员均非公务员编制,其中3人已被“亮黄牌”。同时,当地纪委已介入调查。(12月18日《中国新闻网》)

网上调侃中国现在有一个特殊职业,那就是专门用来顶包的“临时工”。每当热点事件发生,“真相”多是那么戏剧性。媒体曝光城管打人,结果多是“协管”作恶;看似警察“收黑钱”,结果多是“辅警”违规收费;明明是干部岗位违规,最终多是“聘用人员”不服管理。而协管、辅警、聘用人员有个通用的名字,叫“临时工”。

由于“临时工”出现过于频繁,很多时候惹事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系“临时工”,网友也不愿相信了,这恐怕就是所谓的“狼来了”弄得太多导致的恶果。 就吉林政务大厅“懒政”事件来看,这样的处理结果估计又会引发对“临时工”的热议。

作为一名负责窗口工作十几年的资深公务员,我可以认真地告诉大家,该政务大厅“6名涉事人员均非公务员编制”具有较强的可信度。因为政务大厅与纳税人直接接触,会遭遇各色人等,不乏过度维权甚至胡搅蛮缠的,而且办公场所有无数个摄像头盯着,一般正式干部都不愿意在前台工作。因此,只能在社会上聘用一些年轻人。很多前台工作人员即使身着正规制服,其实也是聘用人员。

就该文报道的内容看,吉林市政务大厅的整体管理确实较差。工作人员因为特殊原因在大厅里“打瞌睡”,虽不能说“情有可原”,但要彻底杜绝往往也是难以做到,有时候瞌睡来了真的不是靠意志力就能克服得了的。但上班时间在楼内打羽毛球,这个就实在是太过分,甚至可以说过于奇葩了。

我理解,有些机关在室内建有羽毛球场地,供干部职工中午时间锻炼, 可政务大厅一般实行“早九晚五”,中午不休息,哪里还有时间打羽毛球?政务大厅建有羽毛球场地,那也只能供职工在下班后玩玩。即使你实在忍不住,非得要在上班时间玩,那也该关起门来偷偷地打啊,纳税人花钱雇你们为他们服务,你工作时间当着纳税人的面打球,还耽搁为他们服务的正经事,你让他们怎么想?

但即便如此,我绝不赞成媒体将上班时间看书、上网、玩手机也拿来说事。道理很简单,劳改犯下地劳动,中途也还有休息时间,那么政务大厅工作人员在闲余时间看看书、上上网、玩玩手机有什么不妥? 他们看书、上网、玩手机的时候,如果对前来办事的市民态度冷漠、不睬不理,就应该批评,他们就活该被曝光,就活该被处理。但曝光也仅仅曝光其工作态度差,而不是上班闲余时间看手机。媒体监督的重点,应该放在追问那些“空岗”者究竟去了哪里?

此外,我还要告诉报道该消息的媒体采编人员,手机作为通讯工具,很多时候也用于工作。现在各种官方微博、微信、APP都要求工作人员收听,还有如画面中所说的“学习e支部”,很多学习作业需要在手机上完成,一些与工作相关的资料也是通过QQ、微信传送,凭什么不允许他们在上班的间隙时间完成作业?我相信无论这些媒体人,还是被曝光当事人的上级,乃至其上级的上级,上班时间不可能不看手机,不可能不用手机工作、学习。

因此,在没有人前来办事的情况下,处于空闲状态的政务大厅工作人员翻翻手机、浏览一下正规网页,真的不应该受到指责。在大厅工作原本压力就很大,上级和舆论又何必如此不近情理地“高压”?

笔者虽然为当事人说了几句好话,但绝不认可官方的处理方式。因为日常管理松散,遇到记者就害怕得要死。既然害怕得要死,就不惜代价“摆平”,这恐怕也是某些地区“假记者”泛滥的根本原因。《中国新闻网》的这篇文章报道,在记者采访完毕准备离开时,政务大厅工作人员向记者“塞现金”。而三天前《北京时间》就相当量化地披露:采访结束准备离开时,有陌生男子向车内扔两叠现金。

“两叠现金”究竟是多少?我的理解应该不算太少。这要是认真起来,这就是明显的行贿啊。而这笔不算太少的钱,究竟是从哪弄来的,肯定不是私人“掏腰包”。据悉当地纪委部门已介入此事,我想会不会查出个“小金库”?这个或许更值得媒体关注。(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周蓬安 看地方评论员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部级贪官 | 评论数 (0)| 阅读数 (149)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