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周蓬安 看地方评论员

 
  • 关注好友人气: 977
  • 好友关注人气: 577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周蓬安:“行贿女朋友(国企高管)案”值得关注

原创于: 2017-12-31 14:48:52

标签:

周蓬安:“行贿女朋友(国企高管)案”值得关注

12月30日,新京报《女领导为情人谋利受贿近190万 辩称是情人间馈赠》一文报道,中央汇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银行机构管理二部副主任王某,与同系统的王然(化名)相识后,各自与原配离婚,并成为情人关系,随后,王某在职务晋升方面提拔王然,并为其谋取利益,收受相关好处近190万元。北京市二中院以受贿罪判处王某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20万元。

看完这篇文章,我分明看出了包括严肃的法律判决在内的N个值得商榷之处。

——国企的问责制度,究竟有没有?造成16.7亿元损失风险的“齐鲁事件”,经过王某的请托说情,担任光大银行济南分行委员会副书记的王然仅受到通报批评、扣减绩效工资3万元的问责处理,这与“鸡毛掸子打屁屁”有什么区别?

我就在想,如果是王某的上级甚至王某上级的上级“打招呼”,王然不仅不需要被问责,恐怕还要提拔重用。

10年前,我曾撰文《女局长非法吸储18亿,金融如何防风险?》,认为未来的中国金融如果真的发生危机,那也肯定不会是来自于美元或者欧元、日元的打压,也不在于国际社会的政治压力,最有可能的恐怕是源自于中国银行系统内部管理的漏洞。半年前,我在《从民生银行乱局,窥见金融风险》一文中,再次表达了这种担忧。

——将工资、奖金银行卡交女朋友,算行贿吗?既然二人均与原配离婚,而且已有准备结婚的意思。那么,王某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助力男朋友晋升;当男朋友遇到困难时,帮助找关系争取好的处理结果,应该是一件完全可以理解的事。相关组织随后办还是不办以及怎么办,也并不是王某说了算的,这怎么就构成行贿罪要件了呢?

既然两人到了准备结婚阶段,那么法院认为“王然还把自己的银行卡交给王某,将工资、奖金等收入转入该银行卡中供王某使用”,这难道也犯罪吗?反正我是没有看出有什么毛病。

如今法院以此判定王某构成受贿罪,我总感觉理由并不成立。因为如果真的有迹象表明两人准备结婚,两人的钱放在一起花也非常符合当今城市男女婚恋中,双方共同打拼的现状。我相信很多法官也曾有把工资卡交女朋友,或女朋友将工资卡交自己的经历,不能因为女朋友是自己领导,或因为自己交的金额较大就构成行贿罪。

——受贿189.5万判三缓三合适吗?既然法院认定王某收受男朋友王然钱款的行为构成行贿罪,而且也认定其受贿额为190万元,那么按照最新受贿罪司法解释,受贿数额20万元至300万元,属于“受贿数额巨大”。而按照《刑法修正案》(九)规定,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法院认定王某受贿189.5万元,是该档刑期最低金额的8.5倍,如今按照最低刑判决,且给予缓刑照顾,比受贿20万的多数判决还要轻,能说得过去吗?

值得关注的是,法院认为“王某与王然在情人关系期间,王某同时具有基于二人感情因素收受王然钱款以及基于受贿故意收受王然钱款的可能性”,是不是显得不够专业?“可能性”真的可以作为量刑的原则吗?若是前者,是不是应该判其无罪?

以笔者对当今司法的理解,这或许又是一起久拖不决的案子,其判决结果似有“葫芦僧断糊涂案”的味道,或者说是典型的“和稀泥”做派。而对于被案子拖得精疲力竭的王某而言,只要不实质性坐牢,也就算了。(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备用号“zhoupengan0”)

周蓬安 看地方评论员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部级贪官 | 评论数 (0)| 阅读数 (134)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