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周蓬安 看地方评论员

 
  • 关注好友人气: 977
  • 好友关注人气: 577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周蓬安:警惕!过度扶贫或引发新的社会矛盾

原创于: 2018-03-28 09:43:26

标签:

周蓬安:警惕!过度扶贫或引发新的社会矛盾
3月25日,央视网《教育部发文:建档立卡贫困家庭考生,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一文报道,近日,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做好2018年重点高校招收农村和贫困地区学生工作的通知》要求,加大对贫困家庭学生的政策倾斜,达到有关高校投档要求的建档立卡贫困家庭考生,同等条件下优先录取。
对于教育资源相对贫乏地区考生给予一定的优惠,是“均衡教育”理应思考的问题。可现实中,教育资源越少的地区,名校录取率更低。根据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在其研究课题“大学招生与宪法平等”中得出的结论,广东、安徽考生考进北大的概率只有北京孩子的1%。以北京大学为例,根据2011年的录取数据,每万名考生中考入北大的比例,安徽为1.27,广东为1.4,贵州为1.48,河南为1.87,北京为52.5。安徽每7826名考生中才有一人能上北大;北京每190名考生中,就有一个可以上北大。北京学生考上北大的几率是安徽考生的41倍,是广东考生的37.5倍,是贵州考生的35.4倍,是河南考生的28倍……
但大学入学与各种其它因素挂钩的做法,我一直不是很赞成。既然是高考,凭的就应该是考分,而不是体育特长、奥数特长、少数民族等与“考”无关的因素。这些因素不仅仅违背“考”的本质内涵,甚至容易引发造假,破坏了社会诚信。
就对贫困家庭考生优先录取政策而言,笔者还有另一个担心,那就是过度扶贫或引发新的社会矛盾。去年11月初,陕西省榆林市“扶贫女干部闪婚32岁贫困户”的新闻在网上发酵,人们在肯定该女干部扶贫工作做得扎实的同时,也提出了一些值得决策层关注的问题,尤其是这名年轻力壮,且很有上进心的男主角一家,怎么会成为贫苦户?因为按照当地“人均年收入3070元以下”的贫困户认定标准,一名心智正常的壮汉,一年不可能挣不到3个3070元。

我们在脱贫攻坚民主监督过程中,体会到地方党委政府对扶贫工作重视的同时,也发现了一些问题,如市级机关包户干部每月下户,不仅浪费了大量的行政资源,花费了不菲的交通费,频繁入户也干扰了贫困户正常的生产、生活,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伤害了贫困户的自尊心。
在实施监督过程中,我们还发现很多贫困户其实早已脱贫。2017年,国家脱贫标准为人均年收入3300元。若贫困户一家三口,只要有一人具有正常就业能力,即使安排个村级辅助性岗位,全家人均年收入也肯定远超过贫困户标准。
笔者担心的是,由于各项扶贫政策叠加,对于少数贫困户而言已经形成过度扶贫态势。我们在监督中也了解到,此前被认定为贫困户的家庭,一般可以享受到相当好的政策扶持,除享受特色种养业补助、教育资助、就业扶贫、健康脱贫、贫困人口综合医疗保障体系、农村危房改造等政策优惠外,还能享受方方面面组织的爱心企业扶贫、扶贫单位和扶贫干部资助等。如榆林市“扶贫女干部闪婚32岁贫困户”男主角一家,还分到位于定边县城的一套安置房,76平方米,仅需交7500元钱,其他都是由国家相关政策扶持承担。而周边的房价是一平方米3000元左右,也有到4000元一平方米的。此外,因为“脱贫不脱政策”规定,那些摘掉贫困户“帽子”的村民,今后还能继续享受扶贫优惠政策。

这就引出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仅仅处于脱贫标准“临界点”之上不算太多的农民(扶贫术语称其为“边缘户”),会不会因为羡慕贫困户享受到的待遇而产生嫉妒,进而对这种操作程序产生不满,而引发新的社会矛盾?
笔者认为,扶贫工作应更多关注因病致贫、因残致贫户,扶贫绝不能扶“懒汉”。建议不断完善农村医疗保障体系,尤其是加大对农村大病患者的保障力度,进一步改善农村残疾人的生活和医疗保障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周蓬安 看地方评论员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部级贪官 | 评论数 (1)| 阅读数 (244)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