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周蓬安 看地方评论员

 
  • 关注好友人气: 977
  • 好友关注人气: 577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周蓬安:粮食不吃都卖了,能怪“红水浇地”村民?

原创于: 2018-04-04 07:35:24

标签:

周蓬安:粮食不吃都卖了,能怪“红水浇地”村民?
最近,一批“红水”灌溉长出的粮食引发关注。不过,在涉案人员被控制的同时,村民的处理方式也遭到了网民的吐槽。3月29日,河北一灌溉农田水井像往常一样,往外流出泛红的井水,再沿着沟渠淌进农田,而不远处就是一家化工厂。村民透露,受“红水”滋养长出的粮食他们也不敢吃,都卖掉了。(4月3日《观察者网》)

看到这个新闻,我没有丝毫责怪村民的想法,但却情不自禁地哀叹于我们已真正步入“互害型社会”。这些农民的所作所为,太符合中国国情了。

五年前,河南新乡市凤泉区大块乡东风造纸厂污水引入麦田灌溉遭曝光。央视采访视频在网上热传,当地村民称水井抽不出水,只能废水浇田。记者问村民,“这水浇出的麦子你们敢吃?”村民坦言,“都卖给你们了。” 记者又问,“你们自己不吃呀?”村民答:“自己不吃!” 网友纷纷无奈地留言:多么淳朴的农民!
此前微信上有一个非常火爆的帖子,说菜农过度喷洒农药,自己不吃,他说“菜有毒,我吃肉”;养殖户添加激素,自己不吃,他说“肉有害,我吃菜”。
这正如一位网易网友的评论:在中国有一个怪现象:种菜的不敢吃自己种的菜,养塘鱼的不敢吃自家的鱼,生产奶粉的也从来不会给自己的宝宝吃自家生产的奶粉——然而,他们都天真的认为,其他人生产的食品都没有自己那样黑心!多么搞笑呢。

实际上,即使你知道其他人生产的食品也都有毒,你也必须吃啊。至少这样的“易毒而食”稍微能让自己感到安慰一些。
现在看来,如果不“高压”整治有毒空气、有毒河流、有毒地下水、有毒食品,谁都没有食品安全感。而像菜农与养殖户之间“互害”的事,在中国各行各业都能找到影子,只是“互害圈”有大有小。比如医生明知过度输液会降低人体免疫力、损伤肝肾等器官、导致人体菌群失调,明明知道过多使用抗生素会增加患癌风险、破坏肠内生态、增强微生物耐药性、产生过敏反应,却因为能多拿“回扣”而昧着良心开出数倍于“能治好病”的剂量;当他要开一个私人诊所时,又得“开后门”找关系,请客送礼甚至行贿官员;官员拿着收来的好处费,得趁春节、教师节“屁颠颠”地给孩子的老师送礼;老师去菜市场买回的是“注水牛肉”;屠户拿钱购买了“吃不死人”为底线的低质调和油;这些丧尽天良的食用油生产商住宾馆,却又“享用”服务员用马桶刷刷过的漱口杯;服务员没有“五险一金”,去官府又告不赢……

我曾经分析过“互害型社会”对国民经济的危害,主要表现在遍地商业欺诈,无谓抬高交易成本,造成内需不足。我总是感到痛惜,一个有着5000年文化、讲究礼义廉耻的民族,却成为世界第一“造假大国”,伴随严重的造假、售假和普遍存在的价格欺诈,诚信的商业环境已经被破坏殆尽,不仅仅大幅度提高了国内交易成本,更直接加剧了“消费外流”,造成消费“外旺内不旺”的尴尬局面。作为推动国民经济“三大马车”之一的内需,一直是萎靡不振。
村民不吃用“红水浇地”收获的粮食,而是全部卖掉,处理方式真的值得吐槽吗?那么请吐槽的网友替村民想一个万全之策。

一位网友在我写的《别装了!你们真不知道为啥“污水浇麦”?》一文中留言:现在上下班经过视频中的村子的时候还是会有浓重的刺鼻的味道,去年那么大规模的活动有用吗?被晕倒的孩子得到了什么,患癌死亡的这么多,政府不知道是咋回事?只有水污染?大气污染人们连呼吸都不敢,政府的人闻不到?是不管?还是不敢管?
农民此前就有抗争,但管用吗?既然“胳膊拧不过大腿”,那就只能认命。而想活着就必须种地,但种出庄稼明明知道有毒,自己吃无异于慢性服毒,就只能拿出去害人了,毕竟购买他们粮食的比较分散,不至于长期食用“红水浇地”生产出来的有毒粮食。
若从这一点看,用“红水浇地”,然后将粮食全部卖掉的村民固然有错,但他们的错是迫不得已的,是值得同情的。而最应该受到谴责的,无疑是向地下排出“红水”那些理应断子绝孙的奸商,还有那些监管不力甚至纵容、怂恿奸商非法排放的官员。我的公众号为“zhoupengan1

新闻链接:

河北一工厂污染致"红水浇地" 村民:粮食不吃都卖了

  (长按以上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

周蓬安 看地方评论员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部级贪官 | 评论数 (0)| 阅读数 (255)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