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正扬金歌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38
  • 好友关注人气: 19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再说常德车胤囊萤照读苦学故事

原创于: 2018-10-21 09:28:53

标签: 常德,囊萤照读,津市市,新洲镇

   文化名城湖南省常德市,文化底蕴就是这么厚重。这不,这几天教孙女儿读《三字经》,再次因常德自豪,再次为常德鼓掌。《三字经》里“如囊萤,如映雪,家虽贫,学不辍”一句,其中"如囊萤”说的就是常德晋代的车胤,因家贫少灯油,“夏月则练囊盛数十萤火以照书,以夜继日焉”的苦学故事。一千六百多年来,这个故事不仅激励着莘莘学子而且提高了常德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围绕车胤囊萤照读的故事,我自2009年4月以来,先后发表了《车胤故里是新洲》《囊萤照读非做秀——车胤,津市的骄傲》《车城感萤光——津市历史文化走笔》《萤光烁千秋:兼辩“囊萤夜读”真假》《”囊萤夜读”是发生在常德的真实故事》共五篇拙作。这篇文章就算这组文章的小结吧。 

      关于车胤囊萤故事,历来就有说“囊萤照读”,也有说“囊萤夜读”的,我的五篇文章也有两说。车氏族谱始终以“囊萤照读”传承,成语词典只有“囊萤照读”而没有”囊萤夜读”。因此,我的这篇文章就以“囊萤照读”破题。
       一、”囊萤照读”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称:囊萤文化是东晋吏部尚书车胤(约公元333-401年)青少年时期,于南平郡郡署澧阴(今湖南省常德市津市市新洲镇)近郊的囊萤台(今车胤村内)“囊萤夜读”而开创遗传下来的。 它曾以“如囊萤”句编入历代童生必读之书《三字经》、“囊萤照读”成为众所周知的历史典故、“囊萤映雪”被编入现代成语词典。其影响在津澧一带,乃至整个神州大地。车氏裔孙散居安徽、山东、四川、黑龙江、广西诸省,以及湖南省的常德、邵阳、长沙等地域。他们对囊萤文化的传承,亦不泛佼佼者。
       二、”囊萤照读”源于《晋书》 《晋书·卷八十三·车胤传》:“车胤字武子,南平人也。曾祖浚,吴会稽太守。父育,郡主簿。太守王胡之名知人,见胤於童幼之中,谓胤父曰:‘此儿当大兴卿门,可使专学。’胤恭勤不倦,博学多通。车胤家贫不常得油,夏月则练囊盛数十萤火以照书,以夜继日焉。” 车胤祖父车浚,三国时期作过东吴的会稽太守,因灾荒请求赈济百姓,被昏庸的吴主孙皓处死,此后车胤的家境一贫如洗了。车胤自幼聪颖好学,因家中贫寒,晚上看书没钱点灯。一个夏天的晚上,他正坐在院子里默默背书,见到许多萤火虫在空中飞舞,象许多小灯在夜空中闪动,心中不由一亮,立刻捉上一些萤火虫装在一个绢做的口袋里。车胤借着萤火虫发出的微弱灯光夜读。在他父亲的指导下,车胤终于成了一个很有学问的人。历任中书侍郎、侍中、国子监博学、骠骑长史、太常、护军将军、丹阳尹、吏部尚书。      
      三、”囊萤照读”发生在湖南常德津市市新洲镇。关于车胤出生地,目前有津市、安乡、公安等说。《晋书 》载车胤是南平人,《直隶澧州志》卷十五《人物志 名臣》篇对车胤出生地进行了详细的考证。《晋书》中所载“南平”指的是南平郡,当时南平郡地域甚广,现在的澧县东部大部分区域属南平郡,南平郡于晋隆安年间治作唐县,作唐县在今汇口(既现安乡县安丰乡)附近,汇口西二十里为现新洲镇,也是当时作唐县范围。《世说新语》载“南平守王胡之避司马无忌之难,置郡澧阴,见允于幼童中。”“澧阴”既澧水之南,就是现在新洲镇,“允”即“胤”,太守王胡之在新洲城见车胤,那么车胤幼童时至少就生活在在新洲城。新洲当时隶属南平,后属澧州,现属津市。
      四、”囊萤照读”是中国古代四大勤学故事之一。中国勤奋好学的成语有“悬梁刺股”和“囊萤映雪”,讲四个古人刻苦学习的故事。 “悬梁”即“头悬梁”,见《汉书》:“孙敬,字文宝,好学,晨夕不休,及至眠睡疲寝,以绳系头,悬屋梁。”“刺股”,即“锥刺股”,典出《战国策·秦策》:苏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两人都好学,怕因疲倦打瞌睡影响学习,一个把头发悬在梁上,一个用锥子扎自己的腿肚。“映雪”是讲与车胤同时代的孙康借助白雪的光读书的故事。蒙学系列读本关于“囊萤照读”的苦学故事,唐以来,被历代少儿唱诵不绝而苦航学海,报效家国。《三字经》外,《蒙求》的“车胤聚萤 ”,《龙文鞭影》的“车胤重劳 ”,《声律启蒙》中的“照书车胤一囊萤”,《训蒙骈句》的 “车胤囊萤”等等载入蒙学的囊萤照读故事。南朝梁的任昉在《为萧扬州荐士表》中把车胤孙康的故事连在一起:“既笔耕为养,亦拥书成学,乃至集萤映雪,编蒲缉柳。”
      五、“囊萤照读”受到历代文人颂扬。 仅《全唐诗》中就有李白、杜甫、白居易、元慎、王维、李商隐等50多人,直接以“囊萤”、“聚萤”、“车胤”、“车公”等用典,写了近百首诗赋,赞美”囊萤夜读”精神。如杜甫在《题郑十八著作虔》中吟:“穷巷悄然车马绝,案头干死读书萤。”白居易在《寄李蕲州》里唱:“下车书奏龚黄课,动笔诗传鲍谢风。江郡讴谣夸杜母,洛城欢会忆车公。……”还有李商隐的“好向书生窗畔种,免教辛苦更囊萤”,唐末五代画僧贯休的“一听玄音下竹亭,却思窗雪与囊萤”,唐末文学家裴铏的“人心未肯抛膻蚁,弟子依前学聚萤”,李平的“已能探虎穷骚雅,又欲囊萤就典坟”和高适的“一生徒羡鱼,四十犹聚萤”等等。至于宋、元、明、清时代的“囊萤颂”之作,就更不胜枚举了。
      六、“囊萤照读”真实可信
     信息时代,勤学之风日衰,浮躁之风盛行,不仅在文章、著作、文凭、职称上弄虚作假,并且对车胤囊萤故事还提出质疑,甚至用寓言、笑话和名人的无知佐证历史,这完全是胡说八道!

      我的经历和体验就是铁证。我的老家就在洞庭湖区的澧水下游北岸丘陵区,与澧水南岸的车胤故里新洲镇仅五十公里。老家称萤火虫为“夜花”,夏天的夜晚,夜花低空飞舞,枝叶和杂草上点点繁星,投手可捉。小时候,我们经常捉“夜花”玩,仅十几分钟就是半墨水瓶。荧光聚束,能照小学课本文字能看个大概。因此,照亮古时的大字本读物,对一个渴望读书的人,应该更不成问题。那时,我们还根本不知道“囊萤照读”的故事,更不知道什么“做秀”。


      

 

正扬金歌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文史 | 评论数 (5)| 阅读数 (56538)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