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陶村客

 
  • 关注好友人气: 154
  • 好友关注人气: 213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祭父文

原创于: 2012-07-20 18:01:09

标签: 祭父文

 

     祭父文

 

先父大人,今天子女们率其后辈,济济一堂跪泣于地,为你送行。猝闻父亲仙逝,犹如天崩地裂,老天夺父之寿,令儿女肝腸寸断!撫膺号泣,抱父泪涟,幽明永诀,鉴此哀延!

父亲生于寒门,然学习刻苦,才思聪慧,学业有成。年二十,毕业于运城国立师范学校,从教四十载,曾任安邑四高代校长。履业治学严谨,诲人不倦,呕心育人,桃李满天。五十年代,兼师之教,尽瘁十春,积劳成疾,辞教归田。

父亲性情耿直,为人正派,操守亷洁,近君子,远小人,不附权贵;好经史,喜诗词,擅翰墨。人品学业,称道乡里。父亲,你是经历新、归社会两重天的人,前半生你吃苦受累,全家人还是吃不饱、穿不暖,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

一九四七年,解放运城战役打响,咱村地处前沿,兵荒马乱,人心惶惶,学校停办,为了糊口,你到王范“编村”当文书一年,这不详的一年,却在十年后惹下大麻烦。

解放后,咱家翻了身,你重操旧业当教师,经考核评为甲等。当时由于师资困乏,良莠不齐,年轻教师文化底子薄,父亲成了输导他们的不二人选。那些年,你即要完成本职教学工作,还得写标语、出榜文等杂事,整天忙碌,辛苦异常,可是你心情愉快,精气神十足,有一种“俯首甘为孺子牛”的劲头。这十年,是你心情最好、意气风发的十年。

一九五七年开展反右整风,有人反映父亲在编村时有命案。领导找你谈话,你如实说:“打人时是在现场,但没动手。村长、连长、特派员和士兵都是外乡人,如今杳无踪影,没法证我清白。”领导一时无法下结论,只好暂时把这事阁起。

父亲是个心事很重的人,这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一直在心里疙瘩着。又觉得同事们在疏远自已,竟然一时想不开,失去常态,无法自持,得了神经病。在校勉强坚持了两个月,,病情反而加重了,只好回家休养。“四清”时定父亲为“历史反革命”,“文革”开始,父亲更加遭殃,挂黑牌、挨批斗、扫大街、担茅粪、喂猪等,年迈的你,整天受着折磨。我们只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爱莫能助,无可奈何!父亲啊,你已走在人生的谷底,还经常背诵古文聊以自慰,我佩服你的坚强和自信。乡亲们看着你疯疯颠颠的样子,时常感叹地说:“这么个好人,一肚子学问,可惜了!”“文革”后期,生产队长知你正直无私、敢得罪人,只派轻活让你干,如看守苜蓿地、打麦场、果园等。直到一九七九年,父亲的历史问题才得到平反,县里补发了800元。

父亲,你辛劳一生,为社会、为子女做出了应有贡献,可你却在贫困和苦难中挣扎。你未曾给我们留下家产、财富,但把正直、无私、诚信、上进、关爱等做人的优良品质传给了我们,这才是最珍贵的财富,永远感谢父亲的恩赐。由于你的言传身教,我们做人都清清白白、堂堂正正;我们做事都认认真真、尽心尽力,我们都有一番作为,虽说未必给你长多少脸,但绝没有给你抺半点黑。

父亲,十分遗憾,在你晚年,我们只知忙于工作,对你很少照料、待侯,尽一份孝心。最不能饶恕的是,在你离开这个世界时,身旁竟然没有一个亲人。天呐!仰天呜咽,未足尽哀,抢地呼号,难伸吾痛!而今“子欲養而亲不待”,痛心疾首,心如刀绞。羊有脆乳之恩,鸦有反哺之情,何况人乎?不孝儿只能空余愧恨。

父恩如山,父爱似海,父之恩爱何以报答?纸短情长,笔拙意远,千言万语,道不尽父亲关照之恩,泪水洒干难报父亲養育之情。睹旧物思亲,望长天兴悲,两界阻隔,音容难见,想必父亲在天之灵能体谅不孝儿思念之苦的无限悲伤。

流云难挽,此去不再耹教诲,世事苍茫,儿有疑难将问谁?

父亲一路走好!伏维尚飨

 

       

 

 

      

陶村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杂谈|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651)| 阅读数 (10083)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