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心不老的人永远年轻

 
  • 关注好友人气: 131
  • 好友关注人气: 93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教育部三令五申,为何农村学校还在消亡?

原创于: 2018-01-11 07:47:10

标签:

 

如果不是12月26日晚的一场大火,“西埔中学”仍然会被人们遗忘在村庄的边隅。(经济观察报  2018-01-06)这所位于福建莆田山亭镇西埔村的中学,自2013年被撤并后,空置至今。校舍四周挤满村民崭新的房舍,园内长满了半人高的荒草,学校的大门早已消失不见,。

 

西埔中学建于上世纪90年代,曾是邻近七八个村子村民的共同回忆。但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西埔村及邻近村庄的人口大量外流,生源持续减少。在对生源、设备、校舍、师资进行综合考量后,2013年,地方政府决定将其撤并,学生安排至乡镇上的一所新中学,并对老师进行了分流。之后,这里便成了一所空壳。

 

直至“有村民在学校外面烧垃圾,加上最近天气比较干燥,火星就进了学校,把学校里的荒草给点燃了。”西埔村村支部书记回忆起火灾当晚的场景,仍心有余悸。庆幸的是大火在进一步蔓延前被成功扑灭,好在是这里是座“空心校”。

 

相似的空壳校在中国许多乡村随意可见。工业化与城镇化的强势进程,乡村人口不断外流,学龄人口减少,进城择校正在成为农村人的选择。乡村学校在生源减少的大背景下,逐渐走向死亡。与此同时,乡镇中心校与城区学校则面临着大班额的困境。

 

中国的农村校园布局在经历过上世纪末的“村村有小学,镇镇有初中”后,终于在本世纪前十年迎来了激进化的“撤点并校”,尽管在2012年后,盲目撤点并校被教育部叫停,“合理布局农村学校”成为地方政府教育规划文件中的常见客。然而农村学校的消亡仍在继续。

 

空壳校的背后,是农村义务教育的高城镇化率与农村教育的持续萎缩。在集中化、中心化与地区化、分散化这两种义务教育学校布局的思路间,地方政府对前者更为青睐。对于地方政府而言,规模化办学的经济效益更为凸显。密歇根大学教育经济学博士候选人叶晓阳算了一笔账,“校规模在150人以下时,生均成本直线下降。如果说1个人的生均成本是六千,150人的生均成本可能只有两千,大于150人时,生均成本趋于平稳”。

 

不论是强制性地撤并农村学校,或是消极地放任农村学校自然消亡,地方政府集中化布局思路的背后实际上是一笔理性的经济账。“公办学校的拨款按照人头来,一个班级规模越大,生均成本越低。学生集中可以起到节约经费的效益。”

 

只是,城镇化进程中,农村小规模学校的存在是既定事实。现代化并不意味着消灭农村学校,“小而差、小而弱是农村小规模学校的普遍状态,目前有四分之一学龄人口在小规模学校中就读,如何让农村学校由小而差转变为小而精是接下来需要思考的问题。”(阳信邱海昌)

心不老的人永远年轻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杂谈|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64)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