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一壶茶一闲人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
  • 好友关注人气: 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美国人“像警犬一样警惕着军事力量”

原创于: 2018-02-09 09:33:34

标签:

 老夫无意中听到人们议论:我们经常看到全世界很多国家发生军事政变,为何美国佬200多年历史没有发生过一次军事政变呢?老夫在阅读《联邦党人文集》和《论美国的民主》等著作时找到了答案:那是得益于美国人的祖先当初在政体制度设计上的良苦用心——不仅要建立“适中”的常备军,以捍卫国家主权和人民自由,而且要“像警犬一样警惕着军事力量”,预防常备军突破“适中”警戒线,破坏民主自由。

 

建立适中的常备军是必须的

 

顾名思义,常备军就是经常保持戒备、常备不懈的武装力量,又称正规军。它是巩固国家政权、抵御外来侵略、维护社会安宁的暴力工具。毫无疑问,建立和保持一支强有力的常备军,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或政治集团都是必不可少的。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有一句经典语录:“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这是被历史实践反复证明了的真理。

在1787年制定联邦宪法时,美国的开国先驱们认真吸取了前人的经验教训,做出了军事力量建设的基本判断:“建立适中的常备军是必须的”,“立法机关对平时军事编制的决定权是不宜加以限制的”。对此,美国联邦党人提出了如下理由:

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虽然合众国与欧洲远隔重洋,但是有种种考虑要求我们不要有过于信任或过于安全之感;在我们这一边是属于大不列颠管辖的日益扩大的殖民地,它一直远远地伸展到我们的后面,另一边与大不列颠殖民地接壤的是属于西班牙管辖的殖民地和产业;我们西部边境的“野蛮部族”应该认为是我们的天然敌人;航海技术的进步,使相距遥远的国家在很大程度上变成近邻;政治家们历来就有充足理由认为血缘在政治关系上是薄弱而不可靠的联系;随着我们力量的增强,大不列颠和西班牙两国肯定会扩大在我们邻近地区的军事建制,如果我们不愿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遭到他们的侮辱和侵略,我们会认为按照可能侵犯我们西部开拓区的兵力的某种比例来增加我们的边境驻军是有利的。

不打无准备之仗。如果不能事先预防外来入侵而又决定禁止平时征募军队,合众国就会出现世界上还未见到的最特殊的现象:一个国家在它实际上受到侵犯以前,不能根据宪法进行防御的准备,我们只好听任外国侵略者支配我们的财产和自由。同纪律严明的正规军作战,只能由同样的军队与之对抗才能获胜;战争和其他许多事情一样,是一门要用努力、坚毅、时间和实践来获得和完善的学问;一切极端的政策,因为违反人类事务的自然和经验的进程,往往招致失败,宾夕法尼亚和马萨诸塞州的教训教导我们:有时会使一支和平时期的军队成为社会安全必不可少的东西,因此不宜在这方面控制立法机关的决定权。

欧洲大陆上经常保持的训练有素的军队,虽然对自由和节约是有害的,但在以下两方面却有极大好处:其一是,使突然征服成为不可能;其二是,能防止土地迅速荒芜的现象发生。常备军的产生,是美国政体由“小邦联”过渡到“大联邦”体制的必然结果。经常的战争和不断的恐惧,要求一种同样不断的准备状态,这就必然要求建立一支具有一定战斗力的常备军。

武力平暴是必然选择。有时可能发生一些情况,使全国政府必须采用武力,这是不能否认的。除了抵御外来侵略,军队同时也是国家的统治工具,军队往往帮助行政长官镇压小规模的派别活动,或偶然发生的暴动或叛乱,保持国内的和平与安宁。我们自己的经验,也证实了其他各国所提供的教训:这类意外事件有时会在一切社会里产生,无论这些社会是怎样组成的;暴动和叛乱的不幸是同国家分不开的弊病,就像肿瘤和斑疹是同人体分不开的疾病一样;总是单纯用法律的力量进行统治的思想(我们听说这是共和政体唯一容许的原则),除了存在于那些自命聪明、不屑汲取经验教训的政治学者的幻想之中以外,是根本不存在的。如果在任何时候在全国政府下面发生这种意外事件,除了武力以外别无其他纠正办法。有时可能需要利用由各种民兵组成的兵力来维持社会治安,保持法律的正当权威。

 

像警犬一样警惕着军事力量

 

军事力量也是一把“双刃剑”,正如毛泽东的另一句经典语录,“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它可以夺取政权,也可以推翻政权。美国制宪人最担忧的是,和平时期保持一支“不适中”的常备军,可能破坏社会自由,必须“像警犬一样警惕着军事力量”,“努力做到代议机关驾驭和指挥军队,而不是用武力去指挥社会运动及政权”,因为他们明白“无数历史事例表明,军事力量专横是个人通向独裁专制的桥梁”,“一支强有力的军队始为共和政权和广大社会成员利益的捍卫者,后蜕变成压迫社会的专制恶棍的工具的情况不少”,所以他们一开始就给予了慎重的考量,并在制宪中做出了明确规定。

共同防御的责任不能交给各州在实践上把共同防御的责任从联邦首脑转到个别成员身上,这个计划对某些州是一种压迫,对所有的州都是一种威胁,对于联邦也是有害的。其他各州看到联邦的全部军事力量掌握在两三个可能是最强大的成员手中时,很快就会感到恐慌。由于互相嫉妒而助长的军事组织,很容易扩大到超出自然的或适当的范围,而且由于各成员自行安排的缘故,这种军事组织会成为剥夺或破坏国家权力的手段。州政府会很自然地倾向于与联邦政府对抗,其根本原因在于对权力的爱好。在这种情况下,人民自由就没有全国军事力量掌握在全国政府手中安全。就军队可以被认为是权力的危险武器而论,最好掌握在最易猜忌的人们手中,而不要掌握在不易猜忌的人们手中。因为这是多年经验所证实的一个真理,当损害人民权利的手段由人民最不怀疑的人掌握时,人民往往处于最大的危险之中

限制国会军事决定权限制国会军事决定权最绝妙的手段是,宪法规定立法机关每二年至少讨论一次维持常备军是否适当,“招募陆军并供应给养,但此项用途的拨款期限不得超过两年”。这种预防办法,是通过掌控军事力量的“经济命脉”,使其如有破坏民主与自由的企图将丧失经济基础。经过进一步考察,这一办法看来是反对没有明显需要而维持军队的一种重大的和真正的保证。

常备军破坏自由的危险在民主制度下是难以实现的。联邦党人认为,首先,推翻一个伟大社会的自由的计谋,需要时间成熟才能执行。一支庞大到能够严重威胁这些自由的军队,只有逐渐增大才能形成;这就不仅需要立法机关和行政部门的暂时结合,而且需要长时期地不断共谋,而这种可能性是很小的。其次,宪法限制军事拨款的期限不得超过二年、立法机关有义务每二年至少讨论一次维持常备军是否适当之规定,严重制约了军事力量的行为能力。第三,人民掌握着管理国家的主动权,立法、行政均由人民选举产生,两年一度的选举可以及时收回以前亲手交出的一切权力。第四,人民不可能长期受骗,一旦发觉以后,阴谋和阴谋的策划者很快就会失败。第五,它用什么口实能在和平时期拥有一支人数多到足以威胁社会自由的军队呢?第六,民兵应该经常被看作一种宝贵而有力的帮助者。

一壶茶一闲人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杂谈|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45)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