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慌了个张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0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真理的边界——我读《致加西亚的信》

原创于: 2018-02-09 15:06:20

标签:

 真理的边界

——我读《致加西亚的信》

(2018年2月9日)


2017年的某一天,随着某位领导的转任,引出一则业内关注的新闻,就是关于这位领导推荐的一本书。这是我第一次从媒体发掘中听说了这本书——《致加西亚的信》,包括这本畅销书带来的一种价值观传播的世界性影响。然而,我也只是作为业内属员注意到了这本书而已,并没有诱发我读此书的冲动。

我读此书的直接原因是,作为业内的成员,单位领导在正式场合也作了推荐,并且给统一配发了这本书。所以,在工作之余,闲着也是闲着,就当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断断续续读了这本书。做一个“把信送给加西亚”的人!这是那位转任领导的倡议,也是在全世界传播的一个信条。受此影响,在我的内心和脑海中,也渴望寻觅和捕捉“把信送给加西亚”的人——罗文中尉,那样一种英雄主义的传奇故事。

这本书主体内容分为上下两篇,读上篇时,只有很少的文字提到罗文“把信送给加西亚”,很不过瘾。然后用了大量篇幅和笔墨传授如何当一个称职和优秀员工的类似“心灵鸡汤”的励志理论。说教味道很重,如果没有宗教徒那样一种素质,是很难以继续的。我是在一种很郁闷的心境下,甚至是逆反的心理条件下,把它当作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才硬着头皮读下去的。直到读到了下篇,有了罗文自述这一大段,才对这个英雄主义的传奇故事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

很显然,阿尔伯特·哈伯德是一个优秀的作家,更是一个出色的推销家。罗文送信这件事被渲染、放大,引申出价值观的导引和传播,是收到了极大成功的。但这归根结底是优秀作家和出色推销家的一种精致的艺术,而非事实真相的全部,更不是漫无边际、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我们在一步步走进作者描绘的价值观愿景之中,是不是还有一点点清醒,需要不需要带着一种批判的思维?这是我读此书的致命处和关键点。

罗文送信是一个特例,但却被赋予了普遍性的意义,这首先就混淆了个别与一般的关系。即使是特例,像罗文送信这种所谓的英雄主义传奇故事,在全世界也是屡见不鲜。最类似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菲迪皮茨与马拉松(长跑比赛项目)的历史渊源,也是源于一场战争——希波战争,也是为了信息传递——报信,也是不讲条件、拼尽全力,也是讴歌英雄。而且,罗文事迹也没有那么传奇,他是没有问,没有讲条件,但领导能交代给他的都交代清楚了,而且罗文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鲁滨逊式的孤胆英雄,而是每到一地都有相应的接应人员,就像我们党当年的地下情报人员一样,这是有组织的行动,不能割裂开来孤立的片面的看待。

与罗文送信被渲染到极致一样,还有一个截然相反的著名例子,那就是被奉为资本主义现代企业管理典范的泰罗制。二者本质上是一样的,都要求员工把自己的能量发挥到极致,是片面的对员工的精神上和物质上“苛求”和利诱。二者所区别的是,罗文“把信送给加西亚”属于内修,希望唤醒员工的所谓觉悟,是精神救赎;而泰罗制则强调的是所谓规范化、标准化、科学化的管理,是制度强迫。无疑,他们都是通过乖巧的方式,让员工“心甘情愿”地自缚于老板们设计的精神枷锁之中,在员工实现所谓个人发展的过程中追求利润的最大化。

在罗文送信和泰罗制当中,看得见的是员工,看不见的是幕后老板。这里面隐藏一个秘密,实际上也是他们的一种思维和信念,那就是假定理论。在假定理论中,老板就像上帝、基督一样,个个都是好的,都是理性的,都是慧眼识珠的,都是讲良心的,而没有相反。即便有,也是员工心术不正、不躬身反省而臆想出来的。或者干脆说,老板是老板的事,与员工无关,员工只应考虑自己分内之事,遇事只能反省自己的问题包括自我开导。而这些理念,这种价值观,恰恰是老板们,甚至是整个资本主义统治集团最希望贯彻到底的东西。说到底,这样做对他们更有利,更容易顺理成章地让他们占据“道义和精神的制高点”,而员工们永远也摆脱不了被他们共同奴役的地位和宿命,甚至连申诉哪怕是质疑的权利都被完全剥夺了。

罗文送信和泰罗制其实都是西方资本主义人文精神的生动写照,体现着他们宣扬的所谓现代理性的精神光芒。他们把人都看透了,更直白的说,是把员工都看透了。因为每一个人特别是每一个员工,从其本性来讲,都是一个所谓理性的人,都要考虑现实的利与害,在这种思维和境遇下,人的选择也必须是所谓合乎理性的,导引你在做任何事情,特别是质疑或挑战老板的正义和权威时,首先应该考虑的不是应不应该,而是值不值得、划不划算。权衡利弊之后,人就不会鲁莽和冒险,否则就会得不偿失,实际上这是比利诱更可怕的精神恐吓。

所以,读罢全书,我看到的是老板的担心和害怕。这也是此书不可言说的真相,那就是担心和害怕员工的真正觉醒,看穿他们的伎俩,突破他们设定的真理的边界,走向彻底革命那样一种最不愿看到、高度戒备、时刻准备着合力绞杀扑灭的局面。事实上,这本书被极力推荐且畅销的时候,也正是尼采呐喊“上帝死了”的时候,也正是世界范围工人日益觉醒、不断反抗和走向革命的时候,说到底是以所谓西方价值观构筑的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大厦将侵的危机时刻。在“告别革命”的时代环境中,随着人们历史记忆的沦丧,才使得这样一种价值观大行其道而已。

在我看来,这本书唯一一点清醒就是附录中一个署名“黑蝴蝶迷”网友的评论——“是的,我们的社会需要‘忠诚’‘敬业’‘服从’‘信用’。但对于管理者而言,仅仅要求被管理者这样做是不够的,应该更多地考虑如何创造一个‘忠诚’‘敬业’‘服从’‘信用’的环境。”没有盲从说教,有了独立思考。

慌了个张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杂谈|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42)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