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周蓬安 看地方评论员

 
  • 关注好友人气: 977
  • 好友关注人气: 577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原创于: 2018-02-14 09:21:06

标签:

周蓬安: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2月11日,公众号(@三台在线)《近日,三台某工地,两名工友爬上楼顶以跳楼方式讨薪!》一文报道,2月9日,由于迟迟没能收到工程款,三台县城某商品楼工程某环节两名负责人坐在了32楼楼顶的外围墙上,两脚悬空,讨要工程款。民警反复劝说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他们劝说下来,带下了楼。目前,两人因涉嫌寻衅滋事被公安机关分别依法治安拘留五日。

拖欠工程款,包工头也就必然拖欠农民工工资,弄得一些人都没钱回家过年。不好意思,我这“选择性记性好”的老毛病又犯了。记得早在2007年10月,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就曾公开自豪地表示,我国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基本解决。大部分省份已建立了工资保证金制度,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的工作重心已由“清理旧欠”向“预防新欠”转变。
奇怪的是,每年“春节”前夕,全国很多地方都会出现农民工“讨薪”的新闻。这些新闻所报道的“讨薪”方式可谓五花八门,有的集体去政府拉横幅“讨说法”,有的集体下跪以换取“官老爷”门的同情,有的用行为艺术如学外交部发言人的腔调“讨薪”以吸引社会关注,有的集体“堵路”,有的通过爬电线杆、爬塔吊、跳河、跳楼甚至自焚等极端方式“讨薪”。而农民工“讨薪”新闻,也是我学会上网以来从未间断过的话题。

按说,大部分省份在十年前就已经建立了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为农民工如期拿到工资设置了一项基本保障,缘何十年后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呢?关键问题是一些地方政府并没有认真落实工资保证金制度。而更深层次的问题,则是我们这个社会根本就不该保留“农民工”这个略带歧视性的词汇,而应该让他们与城镇职工一样,无差别对待,按月获得工资,并同步享受“五险一金”。

其实,在帮助农民工如期拿到工资方面,相关职能部门也从来没有闲着,可以说年年都有新举措。记得两个月前,人社部、国家发改委、公安部等12个部门联合下发通知,决定2018年春节前在全国继续组织开展农民工工资支付情况专项检查,主要检查用人单位按时足额支付农民工工资情况、遵守最低工资规定等,将对欠薪违法行为实施信用惩戒。
我不知道四川省是否接到了这个通知?也不知道绵阳市以及三台县是否开展过这个专项检查,是否注意到该商品房项目拖欠工程款?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使没有开展这次专项检查,农民工工资也应该及时足额发放。也就是说,凡出现老板拖欠农民工工资的,当地政府理应采取措施,逼“欠薪”一方筹措资金,在“春节”前将拖欠的工资足额发放出去。

可十分遗憾的是,我们没看到三台县警方对拖欠工程款(欠薪)的开发商采取任何措施,却将原本就是受害者的“讨薪”人员行政拘留5日,这完全是本末倒置。我是没有理解得透,爬上自己建造的商品房楼顶,以此逼迫开发商支付工程款,怎么就涉嫌寻衅滋事了?他们爬的楼顶,又不是在闹市区,难道也会引发交通事故或踩踏事故?他们若真的跳下,牺牲的也仅仅是自己的生命,怎么就涉嫌寻衅滋事了呢?
不错。民警是花费了一个多小时劝说他们,在寒冷的冬天是有点难受,但被拖欠工程款的这两人,肯定比民警更加难受。当他们被劝下楼后,对拖欠工程款负有部分清欠职责的公安机关,理应安慰、安抚心灵已严重受伤的这两名工友,并依法帮助他们尽快讨回被拖欠的工程款,而不是将因工程款被拖欠而遭伤害的这两名工友拘留。

这两名工友被拘留5天,最早也得除夕才能回家,这种处理方式是不是显得过于残酷?三台县警方不懂得同情弱者,如此粗暴地对待“讨薪”者,是不是与其长期形成的执法理念有关?
记得前年8月,三台县公安局曾将送“批判性锦旗”的农民冯勇军刑事拘留,我曾经批评该局开创了大中华的一个“先河”,成为警权对送“锦旗”老百姓“亮剑”的升级版。而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三台警方迅速将刑事拘留改为行政拘留,并于当天释放。只是冯勇军至今仍在网上叫屈,我也多次替他转帖,以示声援。当然,我也预测过该事件的发展脉络,认为冯勇军想平反昭雪,恐怕只能寄希望于主导拘留他的某位领导“落马”了。

三台警方的这一做法,其实与两年前四川省阆中市公审公判8名“讨薪”农民工有较强的可比性。只是阆中公审8名“讨薪”民工事件迅速引发社会的强烈关注,包括学者、律师、网民甚至司法干警都在网上齐声声讨该市政法委,结果让该市市委书记蒋建平与欠薪开发商的那些“破事”被捅了出去,不久蒋建平“落马”。笔者在《阆中公判讨薪民工,把书记送进去了》一文中,就曾分析过蒋建平“落马”的真正原因。
我是不得不问:不拘“欠薪”拘“讨薪”,三台警方意欲何为?

我不知道三台县拖欠工程款的这个开发商是否也有一个强硬的后台?如果没有,应该很难出现“欠薪不拘拘讨薪”这样一种有违常理的现象。
希望我的这篇文章能引发社会更多的关注,更希望当地监察委也能关注此事。最终希望通过更多人的关注,能帮助这两位工友讨回被拖欠的工程款,并得到提前释放,以便及时足额补发农民工工资,让大家都能过一个开心的“春节”。

周蓬安 看地方评论员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杂谈| 所属自分类: 时光杂谈 | 评论数 (0)| 阅读数 (497)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