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杨立新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357
  • 好友关注人气: 245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孔子也写错字?

原创于: 2013-04-11 07:11:13

标签: 名胜古迹“著名错字”辩诬

作者按语在我国众多的名胜古迹和旅游景点,遍布着流传久远的楹联匾额和碑刻摩崖。对于其上的古人题字,我们习惯于按照当下的文字符号系统进行辨识和解读。一有不符,便妄加猜测,或者武断地认为古人写错字,或者认为这样书写大有深意。一些导游还信口胡说,瞎编乱造,忽悠误导游客,相沿日久,以讹传讹,以至积非成是,谬种流传。这不仅是对我们古代先哲的戏说和污蔑,也是对民族文化的极大不尊重,因此非常有廓清的必要。本人为此特写出一组“名胜古迹‘著名错字’辩诬”系列博文,从文字学和书法的角度探根求源,以期还历史以真相,还古人以公道。

 孔子也写错字?

——名胜古迹“著名错字”辩诬之十七

杨立新

 

    2006年10月我因一个偶然的机缘去了一趟河南新乡,听说新乡东北的卫辉市有一座比干庙,比干因直谏而被商纣王刨心残害,被誉为“亘古第一忠臣” ,于是我便向友人提出前去踏访凭吊。

    比干庙是1996年公布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已构成集墓葬、庙宇、珍贵历史文物为一体的旅游风景区。比干墓为中国第一座有记载的坟丘式墓葬,有“天下第一墓”之称。我们来到了比干墓前,只见前方的碑亭里立着一块斑驳陆离的墓碑,上面四字虽残缺不全,却裁构整饬,气势端凝,古意斑斓。

    导游告诉我,碑上是孔子用剑刻下的“殷比干莫”四个字。为什么不用“墓”字呢?导游说,孔子认为比干乃取大地之土而葬,故而“墓”字下面的“土”特意没写。后来,一位自认为很有才华的秀才看到了,说孔子这个大教育家怎么能写错字呢,于是便自作聪明地把“土”添到了“莫”字下面。可等他写完后,晴空里突然闪电雷鸣,老天爷震怒了,只听一声霹雳,一团火球直奔石碑而去,咔嚓一声响,将石碑齐齐切下一角,正好切下了秀才刚刚添上的“土”字。自此以后,便无人再敢画蛇添足。

    传说虽属无稽之谈,但石碑的一角确确实实不在了,其中“莫”字的大部分已残损,只露出了右上一角。

      

    此碑倘是孔圣亲笔所题,当有两千五百年的历史了。但问题是墓碑上的字体却为汉代隶书,按时间推算,孔子所处的春秋时代其流行字体应为籀文(西周宣王时的史臣太史籀所作文字),亦即大篆。孔子怎么可能写起了汉代的隶书?更何况春秋时期的青铜剑如何能刻动坚硬的石碑?虽然孔子善书,他也曾经到过卫国,但他有一句传世名言叫作“无徵不信”,即没有验证的事情是不能相信的 。所以,“殷比干莫”四字传为孔子的剑刻体有疑,历史上一直是聚讼纷纭。从清初叶奕苞的《金石录补》和刘青藜的《金石续录》,直到清中期钱大昕的《潜研堂金石文跋尾》,都认为宣尼题碑为后人附会。后来乾隆皇帝到此驾临游幸,力压众议,大笔一挥,当场题下了“宣圣真笔”四字,昭告世人:我乾隆皇帝可以作证,这就是孔子的真迹!如今,乾隆的定谳之论就刻在比干墓碑的上方,让心存疑虑者打消念头。     

    虽然如此,1867年清末著名学者、书法家杨守敬在写作《评碑记》时,明确声明不收录相传为孔子篆书的《比干墓题字》和延陵《季子墓碑》,因为这触犯了他规定的“三不录”原则的第一条,即“对于未敢信以为真者”不录。

现在就让我们暂时逃离无休止的学术纷争,将“殷比干莫”的作者和年代这个话题置而不论,姑且就算它是孔子的真迹吧。因为我们要集中思路谈谈那个“莫”字。

    关于“殷比干墓”为何写作“殷比干莫”,我们现代人几乎无一例外地解释为“古时莫、墓通用”。为了更好地解答这一问题,我们首先了解一下“莫”的本义和引申义。

    《说文解字》对“莫”字的解释为:“,日且冥也。从日在茻中。”清段玉裁在《说文解字注》中称:“引伸之义为有无之无。”故“莫”古通“暮”。《诗经·齐风·东方未明》中就有这样的诗句:“不夙则莫。”意思是从早到晚都不得闲,其中的“莫”便作“暮”讲。

除了“莫”可通作“暮”外,“莫”还有多种通假字,查阅《汉语大字典》,“莫”还可通作“幕”、“谟”、“膜”、“寞”等多种,可就是没有通作“墓”的说法。目前唯一能见到的关于“莫”通作“墓”的说法,就是来源于对“殷比干墓”的解释。不知这是为尊者讳而自圆其说呢?还是强不知以为知。

    按照“孤证不立”的考据学原则,只有一个例子的情况下不能判定某件事情成立。故而“莫”通作“墓”的说法不能成立。

    下面是《六书通》中收录的古籀文字,可知在孔子所处的春秋时代,“墓”字已普遍使用,下面都有一个“土”。

    为了更好地说明问题,我们再引证一下同样传为孔子所书的《延陵季子墓碑》。

    

    《延陵季子墓碑》在江苏丹阳市延陵镇。此碑始刻于何时已无考,现碑为明正德六年(1511年)六月重摹上石。季子名礼,是春秋时吴王寿梦的第四子,因封于延陵,故称延陵季子,死后立庙奉祀。 碑上有“呜呼有吴廷陵君子之墓”十字,故世称“十字碑”。我们看到碑上用的是带“土”的“墓”字。如果此碑断为孔子所题,为何比干墓上却写作“莫”字呢?

    因此,倘若比干墓上是“殷比干莫”,就是个错字,那个秀才所言不虚。我想,以孔子治学之严谨,断不屑为此种“莫”以大地为底为“墓”的文字游戏。否则,除非还是个“墓”字。可惜,该字已经残损,我们只能根据那仅存的一部分悬想推测了。

    当然,本人也不建议“莫”字下面再添上一“土”, 否则又要遭雷击了。总之,笼罩着比干墓这四个字的千古疑团可能一直会让人困惑下去。引人入胜的历史长河中涌动着许多有趣谜团的浪花,古往今来,人们总在期待文献和考古的新发现,也正是这种盼望和期待,促进了历史文化研究的探索和发展。

杨立新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2)| 阅读数 (3988)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