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杨立新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357
  • 好友关注人气: 245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荐

鲁迅写“可恶之至”诗句赠人

原创于: 2014-01-05 15:51:52

标签: 解读书法背后的秘密

 鲁迅写“可恶之至”诗句赠人

 

——解读书法背后的秘密(二)

杨立新


    大凡书联赠人,多写些励志祝福之类的语句,按时下最流行的话讲,传递正能量也。但鲁迅先生却反其道而行之,将自认为“可恶之至”的诗句录写下来,赠予友人,殊为怪异而有趣。

    下面便是鲁迅先生这副与众不同的《录夏穗卿诗联》。


鲁迅《录夏穗卿诗联》


    《录夏穗卿诗联》的联语为:“帝杀黑龙才士隐,书飞赤鸟太平迟。”
    鲁迅先生在旁题款曰:“此夏惠卿先生诗也。故用僻典,令人难解,可恶之至!鲁迅。”

    正如鲁迅先生所言,联语中的“帝杀黑龙”、“书飞赤鸟”用的是僻典,确实令人费解,不知所云。不过鲁迅先生应该知道它的出典,否则就不会抄写了赠人,但遗憾的是他言不及此。在1935年12月5日的《鲁迅日记》中,留下了如下记录:“又为杨霁云书一直幅一联……联为录夏穗卿诗:‘帝杀黑龙才士隐,书飞赤乌太平迟’两句”。
    由此我们知道,这幅诗联的题赠者为杨霁云。杨霁云先生(1910—1996年)为鲁迅、许广平夫妇生前好友,人民文学出版社资深编辑,曾参与《鲁迅全集》的编辑工作。

    而鲁迅先生在落款中提到的诗作者夏穗卿,即晚清“诗界革命”的著名诗人夏曾佑。夏穗卿,浙江杭州人,曾任北洋政府教育部社会教育司司长,是鲁迅先生的顶头上司(鲁迅时为佥事)。据《鲁迅日记》记载,1913至1915年间,鲁、夏二人经常结伴去琉璃厂购买图书。夏好饮,不论是夏招饮,还是别人款待,鲁迅先生曾多次作陪。可见,他们既是同乡又是同僚,关系自不一般,故鲁迅先生称夏穗卿的诗“可恶之至”,含有戏谑调侃的意味。

    经查考,这联“可恶之至”的诗句,出自夏穗卿《赠任公二首(丙申夏)》之一,原是赠给“诗界革命”口号的提出者梁启超的,载于《清议报全编》第十六卷,署名“碎佛”(夏曾佑的号)。全诗如下:

   

    滔滔孟夏逝如斯,亹亹文王鉴在兹。
  帝杀黑龙才士隐,书飞赤鸟太平迟。
  民皇备矣三重信,人鬼同谋百姓知。
  天且不违何况物,望先万物出于机。


    在梁启超的《饮冰室诗话》中,也提到了夏穗卿的这首诗:“苟非当时同学者,断无从索解;盖所用者乃《新约全书》中故实也。其时夏穗卿尤好为此。穗卿赠余诗云:‘滔滔孟夏逝如斯,亹亹(wěi,勤勉不倦貌)文王鉴在兹。帝杀黑龙才士隐,书飞赤鸟太平迟。’又云:‘有人雄起琉璃海,兽魄蛙魂龙所徙。'此皆无从臆解之语。当时吾辈方沉醉于宗教,视数教主非与我辈同类者,崇拜迷信之极,乃至相约以作诗非经典语不用。所谓经典者,普指佛、孔、耶三教之经。故《新约》字面,络绎笔端焉。”

    看来,对于“帝杀黑龙”这联诗,梁启超也认为“无从臆解”,并推测可能出自《新约全书》。至上世纪六十年代,周作人在《<唐宋诗醇>与鲁迅旧诗》一文中还提到此诗:“那时盛行的一种新派诗,如《饮冰室诗话》里所登的谭壮飞、夏穗卿等人所做,都不很好懂,如‘帝杀黑龙’一联至今还不能解释清楚。”

    其实,这首诗的出典还是源自中华文化,梁启超舍近求远了。“帝杀黑龙”,应出自《墨子·贵义篇》:“子墨子北之齐,遇日者。日者曰:‘帝以今日杀黑龙于北方,而先生之色黑,不可以北。’子墨子不听,遂北,至淄水不遂而反焉。”“日者”,即为卜筮者。墨子到北方齐国去,遇见卜筮者。卜筮者告诉他帝在今天杀黑龙于北方,劝他莫行。墨子不听,仍然北行,到了淄水不能再进就返回来了。由此,“帝杀黑龙”意指诛杀才俊之士。

    “书飞赤鸟”,则典出《公羊传·哀公十四年》。该书记载是年春有人狩猎捕获了一只麒麟。孔子知道后,“反袂拭面,涕沾袍……曰:“吾道穷矣!’”遂闻此去世,《春秋》也就写到此为止。汉何休注曰:“得麟之后,天下血书鲁端门,曰:趋作法,孔圣没,周姬亡,彗东出,秦政起,胡破术,书记散,孔不绝。子夏明日往视之,血书飞为赤鸟,化为白书,署曰演孔图。”就是说天上下来一道血书,后来这血书上的血字化作赤鸟飞走了。因此,“书飞赤鸟太平迟”意思是,像书飞赤鸟那样预示的拨乱而治的太平时日,是不会很快到来的。

    由此,我们也就顿然明白了鲁迅先生的这一矛盾之举。夏穗卿的诗“故用僻典”,鲁迅先生显然是不赞成的,因为它造成了大众阅读的障碍。但这首诗所隐晦包含着的寓意,恰恰是鲁迅先生想要表达的。上世纪三十年代,正是国民党进行军事、文化双重“围剿”,“帝杀黑龙才士隐”的年代;在残酷的血腥屠杀和严密的文化专制统治下,鲁迅对于太平之日不抱幻想,故有“书飞赤鸟太平迟”之说。因此,鲁迅先生“怒向刀丛觅小诗”,录写下这两句“僻典”诗句赠人,正是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

杨立新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人民日报编辑记者博客频道|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1)| 阅读数 (6724)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