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立仁重返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473
  • 好友关注人气: 333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耳食录二编》浅译之《周英如》

原创于: 2016-11-23 10:02:47

标签: 耳食录,周英如,翻译

《耳食录二编》浅译

立仁

耳食录二编卷八(总190

周英如

昭武东面的某个市镇,曾设有各种杂艺表演的场所。参观游览的人们,一天到晚络绎不绝,熙熙攘攘。有一个姓姜的少年,抬头望见一户人家的西楼上有位女子,靠着窗户注目远望,与楼前矮屋上的蔷薇花似乎在比美,构成一幅相映成趣的美丽图画,于是一直站在那里仰头观看。女子发现他后也不停地看向他,两人眉来眼去,神情都痴了。直到太阳西斜游人散去,两人还在那里相对而望。有人发现后嘲笑他们,这才各自离去。

第二天姜姓少年又来到这里,那女子已经先在窗前。因楼高屋隔,两人无法互通悄悄话,姜用一块洁白的手巾,包着一枚金戒指抛上楼去。女子则以一只镯子相报,随即关上窗户进屋了。女子本姓周名叫英如,和母亲住在这里。父亲是茶商,出远门了。姜知道这些根底儿,等天傍黑无人注意时,藏进她家内室门侧。入夜安静下来后,悄悄来到英如的闺房前,闺门已经闩了,从窗棂中看见英如独自坐在灯下,嘴里喃喃地对着灯说着什么。姜用英如赠他的镯子轻轻敲着窗棂,以响声提醒英如。英如听见后有些惊讶,问道:谁?姜说:是我,镯子在这里。英如明白后大惊,急忙来到窗下轻声说:快走!晚了就坏事了。姜反复请求开门,英如始终不答应。姜说:你难道是张画儿吗?要不怎么容颜如玉而心坚如石呢?英如恳求他说:有幸得到你的爱怜,却怎么忍心坑陷我?乞求你快快从后门出去,另谋长远之计,今晚绝不能接纳你。你再不听劝的话,我要喊人了!”姜害怕了,不得不逃回家,心情十分抑郁苦闷。

到家后不久听到拍击门环的声音,一开门,一个小髻弓鞋满身香露的人走了进来,竟然是英如。英如对姜说:“刚才拒绝你,实在是出于不得已,但思念你的心情越来越迫切,所以跑来找你。姜大喜过望,于是与她成就枕席之好。天将亮,英如离去,夜静之后则又来,像这样过了好几个月。

这时的姜已经快成年了。他父亲也常年经商在外,家里的事由叔父主持。因姜尚未成亲,一时间家里忙着为他议论亲事,尚处于择而未定阶段。姜很担心会选定他人,想禀告母亲聘英如,于是事先告诉英如,与她商议。英如却不在意,听说要请媒人去她家,竟然表示不同意。姜对其中的缘故很有些怀疑,联想到她一个人夜来早去的,毫无阻碍,也好像全无感觉似的,绝非弱女子能做得到的,其中必有蹊跷。这天一早等英如离去,便尾随在后。出门没几步,已飘然不见,大感诧异而回。偷偷来到英如家附近打听,得知英如已经死了,这时才想到每天与自己往来的,是英如的魂,为此深感悲痛。

这天夜里英如来,笑着说:你以为我死了呀,姑且不要害怕!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足可以解释你的一切怀疑,还能让你的怀念之情得到安慰。让姜趴在她肩上,带着他行走,像飞燕惊鸿一样迅速,很快来到一座城中。城里街巷曲折,殿阁相连。至一所大第门前,门上一双铜饰兽头衔着门环,静悄悄地虚掩着。推门而入,但见房舍以香木为栋梁,绰绰约约地如仙人居处。内有“镜堂”,厅堂四壁都是镜子,冷光四射,连眉尖发梢都感到寒气逼人。西南角悬挂一块响板,英如用手指一弹,叮铃一声,便有数位女子连连翩翩而出。映入镜中,红花白玉,远近迷离。其中有一女子,彷佛就是英如。回头一看英如,依然还在身边。等他再去看那些女子,却又忽然不见了。正要追问英如,英如说:这里是天上的琼宫,不可久留。立即拉着他的衣襟,领他径直走了出来。

旋即回到家,英如对姜说:你刚刚看到的那位真的英如,她与你空有互赠佩物之缘,仅仅只能见几次面,全部缘分到此为止了!我并不是英如,是一个狐女。我们之间实际才有前世的缘分,因顾虑到你已经将情专注在英如一人身上,这才模仿她的容貌,出现在你的身边。疑窦既然已经开启,我们的良缘到此已尽,从此永诀了!姜还没来得及挽留,已飘然飞逝。这才明白几个月来与自己所交往的人,并非英如的魂魄。最终娶了别家女子为妻。

 

【原文】

昭武之东某市镇,尝张杂局。士女冶游,竟日连衽举袂,红雾幕衣。有少年姜某,仰见西楼一女子,凭窗凝望,与楼前矮屋蔷薇花绰约争丽,绚成妙彩,遂仰睇不移。女亦秋眸专注,目成焉而神痴也。比日斜人散,两人犹相对而望。有见者嗤之,始各避去。

次日姜复往,女已先在。楼高而屋隔,语不可闻。姜以手中素帨,裹约指金环掷诸楼上,女报以腕钏一枚,遂掩窗而入。女盖周姓名英如,依母以居。父某为茶商,远出矣。姜故悉其根荄,伺黄昏无人,伏其家寝门之右。既而鸟栖人定,潜窥英如之闺,闺已扃,见英如独坐灯下,絮絮与灯语。姜以腕钏触窗棂,以声致英如。英如讶然,问曰:谁?姜曰:我也,腕钏在此。英如复大惊,趋至窗下悄语曰:速去!迟且败。姜求启户再三,英如终不可。姜曰:君岂画图耶?何颜如玉而心如石也?英如祈之曰:幸相爱,何忍陷我?乞从后户出,更思远策,今不能纳也。不听,我乃呼!”姜惧,乃遁还家,郁抑殊苦。

俄闻叩镮声,启门,则小髻弓鞋满身香露者,英如至也。谓姜曰:顷者拒君,良非得已,而思君弥迫,故转就君。姜大喜过望,遂缔衾席之好。将曙,英如去,夜定则来,如是者数月。

于是姜年几冠矣。其父亦服贾于外,其季父主家政焉。以姜尚未室,一夕论婚,择焉而未决。姜甚恐,欲白母而聘英如,乃先告英如,而与之策。英如意殊懈,请媒诸其家,乃反不欲。姜窃怪其故,又疑其晓夜独行,略无所阻,亦卒无觉者,非弱女子所能,必有异。旦俟英如去,尾而追之。出门数武,已飘然失去,大诧而返。潜访诸其居,则英如固已死矣,始悟所接者,英如之魂也,为之悲痛。

是夕英如至,笑曰:君谓我死耶,姑勿畏!吾导君往见一人,足祛疑抱,而慰君怀感之情。使姜凭其肩,携之以行,若飞燕惊鸿之迅,欻至一城中。巷市曲折,殿阁相比。及大第之门,双兽啮环,寂然虚掩。排而进之,兰棼桂栋,暧若仙居。内有镜堂焉,四壁皆镜,冷光逼射,眉发皆寒。西南隅悬一响板,英如弹以指,泠然一声,便有数女子连翩而出。影入镜中,花红玉白,迷离远近。中有一女,宛如英如。却顾英如,俨然在侧也。而再视诸女,忽复不见。方欲致诘,英如曰:此上清琼馆,不可延伫。即曳其裾,引之径出。

旋至家,乃谓曰:英如与君,空有解佩之缘,合当数面,尽于此矣!吾非英如,狐女也。实有夙分,虑君之情将专一于英如,故仿佛其容,见于左右。疑窦既启,良缘斯尽,今亦诀矣!姜不及挽留,已霞举而逝。始悟所接者,并非英如之魂也。卒婿于他姓。

立仁重返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耳食录译著 | 评论数 (1)| 阅读数 (347)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