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立仁重返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473
  • 好友关注人气: 33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耳食录二编》浅译之《志误》

原创于: 2016-12-01 09:14:15

标签: 耳食录,志误,翻译

《耳食录二编》浅译

立仁

耳食录二编卷八(总196

志误

有这么一个人,夜里做梦梦见邻居请他去喝酒。一大早就跑去问人家:“你家为啥事请客?”主人感到奇怪。这个人也慢慢想起来了,说:“大概是我做梦吧!”羞得无地自容的他转身就往外逃,主人笑着将他留下,为他准备了饭食。后来有一天,邻居真的请他去喝酒,他怀疑这也是梦。一直到派来请他的人再次敦促,才敢赴宴。

又有一位某公,曾经有一次从外面回来,见到妻子在屋里正与一个男子亲切交谈着,某公大怒,更不细看,就匆忙来到堂上呵斥道:哪来的猖狂小子,大白天公然调戏人家妇女!妻子骂道:瞎呀,怎么这么胡说八道?某公于是仔细一看,原来那男子是自己的小舅子,很难为情地笑着道歉。后来他妻子真的与一少年有私,某公从外面进来恰好在房门口撞上,少年一溜烟地跑了,某公一脸的惊愕,渐渐回忆起以前的那次尴尬,以为又是小舅子。进门问妻子:他舅为何这么急急慌慌的?妻子于是骗他说:怕你见到又要训他!某公信了妻子的话,也更不去想想面目是否相同。

还有一个李某,生性很荒谬。一到年底,村里就有邮差来送信,一些在外经商做事的,其家属都来找邮差查收信件。李某听说邮差来了,也跑去要信。邮差问:你家什么人在外?李某这才想起来,说:本就没有。笑一笑回去了。

还有一位某公,有天白天在外面打瞌睡,玩儿得好的朋友开玩笑剪掉了他的胡须,仅剩下胡茬。某公醒来也不记得自己原本有胡须,妻子见了大笑,问他的胡须哪去了?某公摸摸脸,想起来以前是有胡须来着。正好有个剃头的从他门前路过,于是怀疑胡须是被他剃了,上去就揪住他抡拳就打。剃头的很吃惊地问怎么回事,问明白是因为胡须被剪,极力辩解才得以脱身。

有人借过某公的衣服,几天后送来还他。某公自己却已经记不得,只管问人家:你是想抵押借钱呢,还是想卖掉?那人于是就欺诈他回答说:卖了算了。两人反复砍价,最终某公以数千钱买下了自己的这件衣服。

某一位读书人跟从老师在外读书,其间经常回家看望妻子。有一天,他又要离开学馆回去了,他的学友等他睡着后,用厨房的灶烟灰开玩笑地在他肚子上画了一个黑圈,那读书人一点都不知道。等他回到学馆,那个学友故意藏在外面不露面,磨磨蹭蹭最后才进学堂。这读书人问他:你上哪去了?学友故意不立即回答,又故意装出扭捏的样子。读书人反复盘问,他才深深地行了一个揖礼说:你一直是我的学长,又待我极好,我不忍心再骗你,但是你要答应不怪罪我,我才敢说实话!读书人说:我答应你。什么事?学友说:我刚才去你家看你,你已经走了,一时遇见了你的夫人,承蒙她眷爱我。读书人很吃惊但不敢相信,学友说:她肚脐眼下有个黑圈儿,是我画的。读书人顿时大怒跑回家,见到妻子,什么也不说,让她解开衣服验看,腹部果然有圈,于是不停地大骂她一顿,然后甩甩袖子回了学馆。后来上厕所小便,不意间发现自己的肚子上也有圈,这才明白是自己印上去的。赶忙跑回家,妻子已经挂在梁上差点死了。

某家的女儿将要出嫁,她母亲提醒她说:对婆家不能依赖得太深,必须多个心眼儿为自己留个退路。女儿说:嗯。出嫁以后,经常偷婆家的粮食钱财藏回娘家。被小姑发现后遭丈夫休掉了。母亲竟然对女儿说:我早就说过婆家是靠不住的。

县府大堂上有一种专门替人承受杖刑的职业人被称作“毛鬼”。某乙知道有干这行的便很羡慕,主动替某甲挨杖刑,某甲事先付给他二两银子。在接受杖刑时,疼得受不了,急忙将这二两银子贿赂执行杖刑的皂隶,皂隶打得轻了一些。乙出来向甲表示感谢,说:“多亏你那二两银子做贿赂,要不然差点打死了。”

 

【原文】

某,夜梦邻人招饮。旦而诣之曰:“公何事召客?”主人讶然。某亦徐悟曰:“殆梦耶!”大惭欲出,主人笑留之,为具食。他日,邻真召之饮,某疑亦梦也。使者敦促至再,始敢赴。

又有某公者,尝自外入,见其妻共男子款语,大怒,更不审视,遽上堂叱曰:何物狂子,白昼公然调人妇!妻诟曰:瞽也,何妄言之甚?某因谛视之,妻弟也,惶恐笑谢。后其妻私一少年,值某于寝门,奔去,某愕然,徐忆前事,以为妻弟也。诘妻曰:舅何一匆遽?妻因绐曰:恐复见叱耳!某信之,亦更不忆面目之不似。

又李某者,性纰缪。里中岁暮,家书邮至,诸商于外者,其家各就邮索书。李遽闻之,亦往索。邮问:公何人在客?李恍然曰:固无之。一笑而返。

又某公者,尝昼寝,同侪者戏剪其髯,仅存萌蘖。某醒亦殊忘之,妻见而大笑,问公髯安在?某公探颐,记向果有髯。适有剃发者过其门,遂疑髯为所薙去,径执而拳之。其人骇问,得其故,力辨乃解。

或假某公衣数日,送还之。某已不记,但问曰:欲质耶?估耶?或因诡应曰:亦估耳。与往复竞价,竟以数千钱买之。

某生就傅于外,数归视其妻。一日者,又将归矣,其友伺其睡,戏取灶煤画圈于其腹,生固弗觉也。及生来,友故避而出于外,迟回而后入。生问曰:公何之?友故不即答,又故作忸怩之色。生诘之,友乃长揖曰:公素长者,又厚昵于我,我不忍复欺公,然公不罪我,我乃敢相告!生曰:诺。云何?友曰:适访公于家,公已出,暂遇贤夫人,蒙其眷爱。生骇然未信,友曰:其脐下有圈,吾所画也。生大怒趋归,见其妻,亦更不他语,趣解衣而验腹焉,果有圈,始数而诟之,拂袖竟出。偶就溺,见己腹有圈,始悟其印也。复归,妻已挂梁间几死。

某氏女将嫁,其母戒之曰:婿家不可深恃也,须自计以防厥后。女曰:诺。既嫁,数盗钱谷藏母家。姑觉而出之。母乃谓女曰:吾固曰不可恃也。

县中代人受杖者曰毛鬼。某乙闻而慕之,乃代某甲杖,与之二金。既受杖,楚甚,急以二金赂行杖之隶,杖乃轻。乙出谢甲曰:“非公金为赂,杖几死。”

立仁重返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耳食录译著 | 评论数 (2)| 阅读数 (333)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