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立仁重返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473
  • 好友关注人气: 332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耳食录二编》浅译之《虾蟆作雹》

原创于: 2016-12-03 10:11:52

标签: 耳食录,水先生,翻译

《耳食录二编》浅译

立仁

耳食录二编卷八(总198

水先生

顺治中期,供职于虎贲营的某公,请了一位姓水的先生到家里给儿子当老师。这位水先生是浙江人,年龄大约四十余岁,看起来谦虚和蔼。某公辞职赋闲后,常与他在一起闲聊,关系很融洽,既是宾主又是朋友。水先生每逢三、六、九的日子,必定会出门访友。这样相处了两年。其间,某公偶尔也睡在书斋中,与水先生对床。有天晚上入更以后两人都睡下了,半夜某公醒来,只见水先生坐在灯下,全身夜行劲装,匕首寒光照人,杀气腾腾,完全不是平常的样子。某公于是装睡以观察他要干什么。接着房门吱溜一声被打开,水先生走了。某公十分惊骇地等待着。即将天亮时,房门再次被打开,水先生回来了。手里提着一颗人头血水还在不停地滴着,他从容地取出一些药粉弹在人头上,很快缩至很小,水先生将它放进嘴中,灭烛上床睡了。某公被这种情景吓坏了。第二天,水先生问某公:“昨晚的事你都看见了?”某公没好说实话。水先生还是笑一笑说:“我的形迹既然已经暴露,还能瞒着你吗?当年李闯王起事,我是邢红狼的副将,当我知道这家伙无能时,毅然离开了他。那贼人于是就恨我,诱杀了我的父母妻子。我正要报仇,赶上清兵大举入关,这些妖星溃败被除。但我知道此贼逃掉了,查访他数年,至此刚刚完事,前些时经常出门,都是为了这件事。公待我不薄,但我还是不能留在这里。”于是告别而去。

 

【原文】

顺治中,虎贲某公者,延水先生傅其子。水盖越人,年可四十馀,风貌冲蔼。某休退之暇,常与晤言,颇契洽,盖宾而友之者也。水每值三六九日,必出访友人。积二年。某偶宿斋中,与水对榻。一夕漏下俱寝矣。夜中某觉,见水坐灯下,身已急装,匕首照人,气若鬼神,非复故态。乃佯寝以侦其变。俄焉门启,剨然遂去。某骇而俟之,将曙,门复启,水至。提人首累累滴血,徐取药弹之,皆缩小,尽纳口中,灭烛就枕睡。某悸甚。明日,水问曰:“夜来须见否?”某讳之。水笑曰:“形迹既露,敢不告公?昔闯贼寇乱,某从其副小红狼,知其无能也,去之。贼乃恨我,诱杀我父母妻子,我方欲报之,会大兵入关,妖孛溃除。知此贼遁去,廉之数年,今始毕之,向之屡出,良为此耳。公遇我殊厚,然不可留。”乃别而去。

立仁重返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耳食录译著 | 评论数 (17)| 阅读数 (489)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