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碧雨幽兰123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0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我与父亲的约定

原创于: 2015-10-23 16:52:41

标签:

 

作者:季方
十月金秋,当是收获的季节。在一望无际的华北平原上,在鲁西南的农村,有一对老人,年过六旬,却仍然在农田里劳作。这就是我的父母,不嫌耕作的辛苦,满心欢喜地秋收秋种。
十一国庆,很多人出行游玩,而我则是回家帮父母收割庄稼。不是最帅的“逆行”,但心情却是沉重的。虽然从小干农活长大,但长期在外从事脑力劳动,我知道那繁重的农活的厉害,这是心情沉重的原因之一;当然,更多的沉重是因为执拗的父亲。
父亲虽年迈,但仍是家里主要劳力。在我老家,虽然属于山东不太富裕的地方,但用农机收割已经成为普遍现象。但父母仍然舍不得一亩地七十元的收割费用,他们用最原始的肩挑手扛,硬是能把几亩的玉米田收割干净。年年如此,即便是我现在完成有能力养活他们,但他总是说,“把钱留着娶媳妇用”。执拗如此,我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在北方的农村,像我父母一样的人太多,他们是农村坚定的留守者。邻居徐叔,据说两个儿子已经很有成就,一个已经北京买了房子,他们老俩口也被接到了北京去住。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帮大儿子照料小孩,农忙时侯,他们还得回来收割庄稼。当然,还有大量的邻里乡亲长辈们,他们的孩子都出去打工,每隔一阵子往家寄回一些钱来,但他们一般不会动用这笔钱,因为这都是孩子的,就连自己农忙辛苦挣来的散碎储蓄也是为孩子准备的。
临行前一晚,与父亲喝酒。我对老爹说,“家里的农活别做了,把这几亩地全部承包出去吧,我养活你们!”父亲一百个不答应说,“这个没门”。我问他要怎么样才能让自己闲下来,他说,“你啥时候结婚了,我就啥活都不干了!”我一时语塞,哽咽了一下,然后痛苦地答应了,并再三的重复这个约定。
作为子女,我是多么希望父母安享晚安。但农民的生活就是这样,有吃有喝就算安享晚年了,没有过多的奢求,如果说有,那也是希望子女有出息,早些娶妻生子,常回家看看。由此可以看出,我与父亲的那个约定是多么重要,我的刻意重复也是为了让他明白,儿子是个孝子,不想你如此操劳。虽然有个约定,但我隐隐的觉得,即便是我完成这个约定,他也不一定会守约。因为农民与大地早已经成为一个整体,他们安享晚年的方式就是劳作,祖辈如此,倒也是习惯了。
农民暮年,种田仍然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最重要活动。有人七老八十仍然在耕作,他们固有的思维是:农民天生就得种田,让田地荒芜就是罪过。于是,我们可以经常看到,在广阔的华北平原上,忙碌耕种的除了机器,还有老人的身影。
农民养老,只是一个好听一些的词汇,并没有实际的意义。年轻人都出去了,有的人尚且不能自养,凭什么养活年迈的父母?这就会出现农村“养老断层”,当“养儿防老”的梦境破碎时,他们只能自养。所幸的是,农民一辈子干的都是体力活儿,到年老时还仍然能够维持这种状态,当然这是无病无灾的前提下理想的状态。
父母已老,我正盛年,但却隐约地感到无力。我只是个漂泊的浪子,愧疚感和紧迫感,让我不得不但逢长期就回家,这成了惯例。特别是想起那个击掌的约定,对于父母的愧疚之态,早已是无语凝噎。

碧雨幽兰123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生活|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290)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