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静婉

 
  • 关注好友人气: 299
  • 好友关注人气: 22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我们是亲人(一)

原创于: 2018-08-11 08:58:18

标签:

 

大弟妹是娘家本村人,温柔贤淑,跟弟弟很恩爱。可惜婚后三年多,一直没有怀孕。每次湾里别人家添了孙子,爸爸妈妈甚是羡慕,可当着弟妹的面,又不好表露,急在心里。


那时候没有现在信息这么发达,加之又是农村,传宗接代的思想根深蒂固,两个年轻人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他们一边打工,一边偷偷地四处求医。钱花了不少,一点效果也没有。


我那时在乡里教书,平时会有一些学习活动,比如去县里参加培训、开会或考试等。我常常留意车站或街上电线杆子上的广告,看到有治疗不孕不育的消息,就会把它掀下来,带回家给弟弟弟妹看。家离黄石比较近,有时候去黄石购物,也会关注轮渡、码头上的小广告。平素喜欢看一些诸如《知音》《家庭》之类的刊物,插页里的广告也从来没有漏过。


有一次,我欣喜地看到《知音》杂志的封底内页上用一整版内容,详细介绍了一位专治不孕不育的专家,姓钟,名字忘了。他的诊所就在黄石。我带着《知音》杂志开心地找到弟妹,建议她第二天就跟我一起去黄石。


记得那是冬天。我跟她俩每人骑一辆自行车,天蒙蒙亮就从家里出发(弟妹很怕被人问起)。骑行十多里,我们来到江边,然后沿江一路前行。江边风大,刮在脸上刀割般地生疼。出门时弟妹客气地递手套给我,我说“不冷”。哪知道骑到半路上,手都冻木了。到了码头附近,我们把自行车骑到镇政府院内。小弟上班去了,小弟妹正在给侄儿穿衣服。我把冻木的双手伸进侄儿的热被窝,半天才有一点知觉。


稍事停留,我们离开小弟家,走到江边坐轮船过江。到了黄石,我们按照《知音》杂志上介绍的地址一路找过去。在接近西塞山区的位置,我们找到了钟教授所在的诊所。


诊所内正面墙上挂满了锦旗。钟医生穿着白大褂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我拿出《知音》,翻到底页,说出慕名前来的诚意。钟医生先给弟妹把脉,接着做了几项检查,然后拿出自行研制的药粉,称出一定分量,用牛皮纸包好,交给我们。我们如获至宝。交费时,我和弟妹掏空了兜底,也没凑齐四百六十二元医药费。为了不放弃眼前的希望,我们俩请求医生提前把药粉赊给我们。医者仁心,他同意了我们的请求。我们除了留下每人一元五角钱的坐船费,其余的全部交给了医生,并且,我还亲自打了欠条,承诺一个疗程后复查时,一定补足余款。


返程时,我叮嘱弟妹,药费的事千万不要告诉双方父母。怕治不好老人家心疼钱。我叫她把数目说小点,就说只花一百多点。那时候公粮税费繁重,一百斤稻子才换回十几元钱。四百多元药费得卖多少稻子。


药粉像陈年砖粉一样呈黄色。我可怜的弟妹每天要兑水喝一满碗。疗程三个月。喝完后去复查,钟医生又给她开了些温补的药回家调养。不久,弟妹就怀上了。一家人欣喜莫名。九四年年底,我的侄女降生。两年后,又喜添侄儿。


后来,陆陆续续有人找到我家里,要钟医生的诊所地址。一位远房亲戚家的儿媳,也在钟医生治疗下,喜获千金。


如今,那一双侄儿都已大学毕业。一个一米六八,一个一米七六。两个傻大个成了爷爷奶奶的爱宝。

 

 

 

 

 

 

 

 

 


静婉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生活| 所属自分类: 红尘有爱 | 评论数 (2)| 阅读数 (193)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