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zhuopushitou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17
  • 好友关注人气: 8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话说一份文件的遭遇

原创于: 2017-09-05 07:48:21

标签:

 话说一份文件的遭遇

任何一件东西在不同的人的眼里其认知尺度是不同的。就以宝石为例。

“宝石是好东西!无价之至。”有钱人说。

“既有升值空间,又有收藏价值。值!”收藏者曰。

“既伤俗,又败德,留有何用?”道学先生言。

“饥不能食,寒不能衣,一块石头砾,啥用?”平民百姓如此看。

事实不仅如此,世间也是这样。而一份文件,待遇如是。

对于干事者,有事可做;对于求迁者,有机可乘;对于投机者,有盾可用;对于歌唱者,有颂之唱词。对于好事者,有话可说。

可见,解读的烦难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对于一份文件,我很赞同有一位高不高、低不低的干部的言论。

他说:“对于一般干部传达文件,仅仅是传达而已。既不可解释文件,又不可轻言许诺文件。”有人问:“为何?上级不就是让我们为群众解读文件的吗?”答:“所言极是!但是,我们既然不是文件的制定者,就不是文件的解释者。我们仅是文件的传达者。上情下达,下情上传,仅此而已。这就是我们的职责,这也是我们的所限。”“理由?”“有?”“哪……?”“我已说过,我们不是文件的制定者。”“是。”“这就规定了我们无权解释。因为文件明文规定了文件的解释者。”“对!”“既然我们无权解释文件,只能传达文件和执行文件,那么,轻易许诺文件于群众,行吗!”“……”。

并不是文件本身有正误,问题就出在这千差万别的解释者口里。回首往事,那些个指桑骂槐者,借尸还魂者,别有用心者,有利可图者,翻案倒算者的伎俩,无不就是在这文件的妄释中左右逢源,覆手云雨的?一旦有变,泥鳅一般,推至上面,萎之下面,而自己就是一个不倒翁。

看一看被打板子的,被夹夹棍的,还不是回头一个:“谢谢大老爷!”

真的谢谢?……

只许自己如何如何,不许别人如何如何,这就是中国特色。古人说的透彻:“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并非官者如此,就是平民百姓,莫不如此。这就是中国的国情。不信,你看一看街头巷尾的议论。事情就是这样,站起来说别人,坐下后别人说。要不有公报私仇者,有泄私愤者戮尸之举?否定之念?自己本来就不干净,非要说自己是“冰在玉壶”。

一个文件假若真的是它的本身,它就不会有执行者的千差万别。就以长工资而论,就不会是你长一百,他长七十。一个独生子女费,这省一百,那省六十。就是一个省里的市与市、县与县之间,也是差别万千。这可是国策呀!

所以,不要怪罪文件。下者,只是下。听者只是听。就如有一个单位的长减工资的做法,就说明了这一差别始源。每年的工资涨都是以百分的比例为“长”界的。但是有一年由于公司经营遇阻,需要大家减工资。按常规长如何,减也应如何。这才是公平合理的。但是,这是行不通的。按比例减,领导者们减的就太多了,这不行!领导者是不能吃亏的。吃亏的应该是普通职工。于是乎,来一个“各减三百元。”长减工资如此,别的事又何偿不是呢?

所以,文件下者,只管下。听文件者,只管听!执行者自有分寸。这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来源。假若有人要说“不”字。“你这是对抗,违法行为,犯罪之举,开除!”“不服?这是文件规定。”帽子……

总而言之,又为何赞同那位不高不低的干部者的话呢?因为他道出了文件的真谛:它就在那里杵着,大家都有认知力与理解力,是好是坏,有损有利,自己拿捏,最为合适。需要你无权解释者的解释与许诺吗?

二〇一七年九月四日

zhuopushitou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3)| 阅读数 (3220)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