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闲散一石

 
  • 关注好友人气: 958
  • 好友关注人气: 570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寒门博士之死引发的吐槽值得关注

原创于: 2018-01-23 16:20:11

标签:

 寒门博士之死引发的吐槽值得关注

闲散一石

     一名正值青春年华的博士生,溺亡在西安的灞河水里。一些人为之惋惜,一些人为之叹息,一些人投之冷眼,但更多的人陷入反思。从网上消息看,先是溺亡博士杨宝德女友在微博上发长文,后是中国青年报刊出中青报《寒门博士之死》一文,一时引发各类媒体和网民的高度关注。

    《寒门博士之死》引发广泛关注,原因大概在于“寒门”、“博士”、“家仆”六字。寒门出个博士本属不易,然而却中途夭折了,一下子让一个寒门失去了希望,有的媒体为此发出“谁在吞噬穷人逆袭的人生?”之问。在一些人的眼里,博士属于学中尖子,各方面的素质理应优秀,可就是这么优秀之人却在高校里出了意外,不免会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研究生与导师之间有的已经异化为老板与打工者的关系,尽管在许多高校之内习以为常,但并不正常,有的媒体自然要诘问“博士生怎成导师‘家仆’”?在这场舆论关注当中,最为吸引公众眼球的,自然要算曾经的博士生和现实的博士生大吐读博期间的苦水。在他人看来,读博是那么的美好,原来读博却是那么的让人不堪回首。

    也许西安交大也觉得导师的做法确实不太合适,但是又不得不顺从内部习俗,所以先是声称经过调查有11位教师、多名学生反映涉事杨宝德的导师比较关心研究生,包括杨宝德的生活学习及科研,但确实存在让研究生到家里打扫卫生、陪同超市购物、洗车等行为,校方进行了严肃批评教育。这样自相矛盾的说法自然经不起公众检验,到了1月18日,西安交大学位评定委员会召开主席会议,取消了涉事博导的研究生招生资格,算是给了公众一个交待。对于杨宝德的导师是否存在师德缺失的问题,估计西安交大不会再往深处追究,毕竟这样的事情极其普遍,追究了此教授,不追究彼教授,道理上也讲不通。

    人力无法回天,人死不能复生,我们需要做的事情是,如何防止第二个、第三个杨宝德的出现。这就需要对读博者的吐槽高度关注。如果故意视而不之,显然不是正确的态度。读博者吐槽的内容集中于导师权力太大,大到可以主宰读博的一切,读博者除了逆来顺受、接受这种绝对权力的奴役之外别无选择。眼见学无长进,杨宝德的女友就曾劝说其换个导师,可是这在高校根本行不通。因为没有哪个导师愿意冒着得罪他人的风险而接受其他导师的学生。这样说来,读博者只能从一而终,即使导师确实是那么的不靠谱。杨宝德就是一个例子。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官员的权力正在被关进制度的笼子里,高校博导的权力也应该关进笼子里,否则是很危险的。博士能不能毕业、能不能如期毕业,学位能不能到手、何时到手,全凭导师一句话。有了这样的绝对权力,自然有少数博士生导师以权力自肥,把博士生当成家奴、当成打工者,甚至以情色换学位也不新鲜,要不高校哪来那么多的性骚扰事件。那么,博导的绝对权力从何而来?自然是高校的私下授予,把本来归属于高校的权力却不加保留的赋予了博导。所以,即使杨宝德出事了,西安交大也是满脸无辜的样子,因为按照权力私下授予之后的情形,杨宝德之死最多与导师相关,与学校扯不上什么关系,即使是杨宝德的女友也认为,杨宝德的导师应负70%的责任。

    真的是这样的吗?其实不是。杨宝德是谁招收的博士研究生?是西安交大招聘的博士研究生。如果杨宝德能够顺利毕业,谁将授予他博士学位?还是西安交大。杨宝德的导师是谁聘的教授?是西安交大的教授。此名教授应该归谁管?同样是归西安交大管。作为校方,有责任约束好自己的教授,有义务疏理好自己的学生,有权力及时化解教授与学生之间的矛盾。假设校方能够及时发现教授方法的不当,能够及时发现博士生的思想变化(甚至还自杀一次),进而认真负责地调解两者之间并非不可调和的矛盾,事情也不会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这与一个企业聘用一名经理,经理闹出了大事,最后还得企业承担责任一样,高校教授闹出了大事,高校也理应承担责任,而不是与己无关。

    有的媒体认为,在此事当中,导师的权力越界了,这是有道理的。博士沦为家仆,就是证明。这种权力越界,导致一些读博者有过家仆或是家奴式的经历,所以杨宝德的相似经历在曾经的博士和现在的博士当中引起了强烈共鸣。这种共鸣既说明家仆或是家奴式经历较为普遍,又说明已经到了见怪不怪的地步。北航陈小武之所以能够长时间对学生进行性骚扰,则是证明此种现象已经发展到非常严重的地步,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一些高校博导恣意妄为,屡屡给高校捅娄子,难道还不应该引起高校管理者以及高校管理部门的重视吗?

    问题出在哪?出在高校管理者不负责任。本来是高校自己招收的研究生,是高校校长在授予学位、颁发毕业证书,可是一切权力却掌握在导师手中,高校该负责的没有负责,该掌握的权力没有掌握,难道还不是问题。还得承认一个事实,现在高校培养研究生的办法极其古老,采取是师傅带徒弟的办法,而且沿用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古训,导师与学生之间存在极为浓厚的人身依附关系,以致于一些博士只认师傅不认学校。这就是寒门博士之死引发读博者大量吐槽的关键问题——应该负责任的高校却不负责任,而是将博士生的培养权、自杀大权私自全部授予了博导。

    可以说,高校这种管理模式不改变,还会发生不该发生的悲剧。更大的悲剧不在于出现学生之死这样的极端的个别事件,而在于使高校办学方向发生根本性偏转。如果因为高校将权力私自全部授予导师,使之能够随心所欲,那么必然有极少数导师假借公办高校这块金字招牌,暗地里培养自己的接班人和忠实信徒,那岂不是坏了国家大事。这绝对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已经出现的事实。一些高校博士生导师,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博士群体。在这个群体当中,有的在政府为官,掌握着巨大权力,有的在企业经营,控制着巨大资源。作为博士群体主人的导师,自然有权力调配群员所掌握一切权力和资源,形成一个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为何落马高官里面有那么多的在职的挂名的虚假的博士?还不是因为一些无良的高校博导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和权力范围而有意为之。在一些博导看来,只要是政府官员,学不学知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如实贡献银子,能够让自己借用其手中的权力,能够成为博士群体中的一员而供自己调谴,所以对于政府官员特别高官在自己名下读博,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难道这种现象还不值得警惕?博士生导师的权力也应该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否则必然惹事生非,祸害中国社会。

闲散一石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杂谈| 所属自分类: 杂谈 | 评论数 (1)| 阅读数 (205)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