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辛己丑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0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穿越海峡(短篇小说)

原创于: 2018-01-26 17:08:39

标签: 小说,文学

 穿越海峡(短篇小说)

 

刘跃儒

 

从背后看,兰妹子的个头约1.5m左右的样子,身子骨很瘦,穿一件低廉的白底碎蓝花女式衬衫。衬衫很新,是昨天买船票后,在回叔叔阿姨家路上的一个小摊上特意买的,因为想到自己正长身子骨,有意选了一件大的,所以穿在身上,明显有些不合体,衣袖也长了点。不过不碍事,兰妹子可以把衬衫的下半截扎进青灰色的裤腰里去,衣袖也高高地绾了起来。兰妹子的腰很细,被一条半新的布皮带紧紧地勒着,这样一来,衬衫大出的部分就像里面鼓着风似的,把本来就削瘦的兰妹子衬托得更小巧了。仿佛稍不小心,腰的上半截身子就会“咔嚓”一声被折断。露在衣袖外的小手和裤管下的脚根,细细的,让人见了,自然而然想起牙签之类的细小东西来。她的整个身子都显得很轻飘,似乎一阵细微的海风就会无情地将她刮进海里。不过,只要你正面看了她脸上的表情,你就会觉得自已的担忧完全是多余的,因为她紧抿的嘴角,分明让人感觉出一股连成年人也难有的倔强与自信。脸蛋虽然也显得很瘦、很小,但并不影响脸膜子的周正,或者说漂亮。

此时,兰妹子正双手扶在船护栏上极目远眺。乘客们都还在船舱里熟睡,但兰妹子却一点睡意也没有,于是就独自一人悄悄地来这里了。

时令虽然已是5月,但在这海风啸啸的凌晨海面上,仍然是很冷的,何况兰妹子身子骨是那么的单瘦,衣服也穿得单薄。但兰妹子此时根本没觉得有丝毫的寒意。因为,她的心早已被回家的喜悦所温暖。

轮船正以一个游泳健儿的姿态在琼州海峡中劈波斩浪、奋勇前行……

兰妹子觉得,海口的天要比她家乡的天亮得早多了……凌晨5点都还不到,整个海面都一目了然了,一团团白雾在海面上调皮地滚动着。兰妹子呆呆地望着眼前这一切,突然,那被浓雾笼罩下的海面变幻成家乡那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大山了。兰妹子感到此时自己就像置身于家乡某座熟悉的大山中的草地上,葱茏、茂密的草尖上,晶莹透亮的水珠,在晨光里盈盈地闪烁,几头牛正悠闲地吃草,阳雀子惬意而温馨的鸣啼……而兰妹子呢,正在草地上寻些猪草,或在草地的周边拾些干柴……想到这里,兰妹子的心一下温润起来,心绪也一下飞回到了故乡。

兰妹子的家乡座落在湘西大山深处一个名叫筛子村的旯旮里。那里的自然环境可美了:春天,当樱花第一个在春风里站出来庄严地宣布开放时,李花、桃花、梨花也就像一群调皮的山里小姑娘一样跟着从不同的地方蹦出来了,她们穿着各自不同的艳丽“春妆”,“嘻嘻哈哈”地嬉闹于山坡与山岭之间,与每一个进山里劳作的姑娘比美呢。而当一种叫“紫荆花”的植物开放时,下边河里的青鱼就成群结队地开始往筛子村下的小溪里来了。这时候,筛子村随便哪个男人就能去小溪里网到很多大青鱼的。那大青鱼好肥好肥呀,剖开后,一大块一大块地断开,用茶油细火慢慢地煎得两面黄,然后配上咸菜,或鲜豆腐;放入陈年花椒、紫草等佐料做成火锅,男人们拿出陈年包谷烧,然后一家人快快乐乐地围成一团惬意地吃,快活的喝,那才叫来劲呢。吃不完的鱼呢,做成鱼干,或做成腌鱼。下地干活的时候包中午饭,就炒干鱼或腌鱼做菜,吃中午饭的时候,他们就会来到离地头较近的山涧旁,摘几片桐树叶来洗净,然后打开盛饭的竹篮子,每人用桐叶当碗盛饭吃。不知为什么,那饭菜只要沾上桐叶,就会格外的香,而且香气还会飘去好远好远。香得满山的鸟儿都霎时间忘了啼了,香得天上的云儿都忘了走了,香得遍山的花儿都发痴了。兰妹子最喜爱那些花了。小时候的兰妹子常常要和娘一起去山上挖地、锄草的。每次她都会掐几朵好看的花插在头上,尤其是兰花,不仅插上美,而且特香呢……

遗憾的是,那里自然条件虽好,但由于偏僻闭塞、交通不便,经济状况却特糟。一家人拚死拚活劳动一年,除了农药化肥和吃喝外,几乎连孩子的学费也难以赚到。所以,那地方再美,没有钱,呆在那里又有什么意义呢。于是,兰妹子在初中没毕业就执意出来打工了。

娘说,兰妹子你发癫了是吧?你长得这么小巧,看上去就像个小孩,别人会怎样讲你爹娘呢!再说,哪个会要你呀?

娘说的是实话。是由于家庭贫困,生活不好,缺乏营养,还是天生就如此呢?反正兰妹子要比同龄人显得娇小。虽然过了年说满十六了,但看上去就像十三四岁的孩子。但兰妹子却轻描淡写地一笑,说我马上就要满十六了,还小么?放牛回来我不也每次背一大捆柴吗?

娘便羞她说,还好意思讲,你背的那几根柴也算得一捆。

兰妹子急了,嚷道,怎么不是一捆?只不过比你们大人背的小一点罢了。但我人也长得小呀!

娘说,在外边打工是家里放牛和背柴吗?

兰妹子就得意地说,娘,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已就和别人讲好了,一个月工钱600块呢,而且包吃包住。

娘便骂,死女子,净说大话,哪有那么好的事!

兰妹子说,娘你不相信呀?假若是真的,你可别拦我呀!

有这样的好事,娘肯定不会拦你的。娘以为兰妹子开玩笑。

于是,兰妹子说把真相给娘说了。

原来,邻村一个在海南做事的老乡回家过年,因为那老乡的爱人去年生了小孩,想在老家找个保姆,不知怎么让兰妹子知道了消息,便寻了去求叔叔阿姨答应让她去做保姆。

叔叔阿姨见了兰妹子,当然不答应。连说兰妹子身子骨太小了。

兰妹子争辩道,带小孩要大个子的人干什么?个子小一点才和小孩子更亲呢。我最会带小孩的,不信,你们去问问旁边的人啰。

这话把叔叔阿姨都说乐了。觉得兰妹子好机灵,话也说得有道理。但兰妹子正是读书的年龄呢,怎么能荒废学业呢。

兰妹子说,我最不喜欢读书了,看到书我头就痛。我读书在班上成绩从来就是最差的,就是不出去打工我也不准备读书了。我娘也不准备送我了。叔叔阿姨你们就答应了吧。我求求你们了。真的,我不仅会带小孩,而且做的饭菜也很好吃呢。

叔叔阿姨说,果真这样,也要和你爹娘说说,你爹娘答应了才能算数。叔叔阿姨知道,像兰妹子这种情况,大山里也是常见的。

兰妹子说,叔叔阿姨说话算数呀!

当然算数。

那一个月给我多少工钱?兰妹子歪着头调皮地问。

叔叔阿姨说,只要你带小孩带得好,一个月包吃包住先给600块!

兰妹子好高兴,忙说,我这就回去和我爹娘说去……

兰妹子把真相对娘一说,这可把爹娘和家人都急死了。虽说过了年都满十六了,但身子骨实在太瘦小了。真要出门怎么让家人放心得下哟!兰妹子的家人是死活也不同意了。是的,家里是穷,但再穷,在家里总有个照应呀。

兰妹子可不依,对着娘发脾气了,说娘,你刚才不是答应了吗?大人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娘说,我以为你说着玩,哪晓得你会说真的呀!

但兰妹子执意要去,娘不答应,兰妹子就缠着娘闹。

……

最终,娘和家人都没争赢兰妹子。事实上,家里人除了娘一再坚持不让兰妹子打工外,其他的人包括爹也只稍微劝了一下也就没再劝了。是呀,七十多岁的爷爷早已不能劳动了,爹去年劳动时不慎将腿摔成重伤,到现在还不能下床,家里的事就一直靠体弱多病的娘一人撑着,而哥哥在读高中,学费又贵。这样的境况,她兰妹子不帮娘,谁帮娘呢。

娘其实晓得兰妹子的心思。但兰妹子实在太瘦小了,一个人在外怎能让家人放得下心呢。可家里的情况也实在艰难呢。最后,娘见拗不过兰妹子也只好含泪依了,只是一再叮嘱兰妹子经常给家里写信,如果外边不好就立即回来。

兰妹子爽快地答应了。但心里却说,娘,我即然决定出去了,就是再苦再累我也会坚持住的。这个家我不帮你还有谁能帮你呀!是的,这么大一个家就靠娘一人支撑着,娘一个农家妇女,不识字,又没什么本事,遇上困难时就只好独自一人流泪。这么些年来,兰妹子已经记不清娘偷偷地流了多少次泪了。但兰妹子年龄太小,想帮娘也帮不上呀。这次终于可以帮娘一点忙了。

兰妹子小小年纪就聪明能干、机灵懂事在筛子村是出了名的。读小学的时候,每次放学回来的路上,兰妹子总是要随路采些猪草或拾些干柴带回家的,回家后也总是忙个不停,挑水、煮饭、扫地。不然的话,那位在海口工作的老乡也不会要兰妹子去的。

但兰妹子再聪明能干,一旦换了新环境,许多东西还是要学的。比如原来在家做饭用柴,而现在用气,原来在家扫地用扫帚,而这里用拖把,原来在家上厕所和现在也是不一样的等等。不过学这些并不难。还有带孩子,尽管在家她是最小的,没带过孩子,但也不是难事。她很快就学会了而且带得很好,以至于没过多久,小孩就要她的时候多,要父母的时候少了。这让主人很高兴。而且兰妹子很快掌握城里人吃的习惯,学会了做吃的技巧。比如怎么煮小米粥、怎么煲汤、怎么炒蔬菜、怎么弄火锅等等。并且很快适应并融入了城里人的生活。

只是刚去的时候个子太矮,做饭时还需垫一条凳子。兰妹做的饭可好吃呢,叔叔阿姨都夸她呢。但是有一次也做砸了,是做狗肉火锅,竟忘了加水,全烧糊了,不能吃了。这可把兰妹子急坏了,几十块钱买来的呢。所以被阿姨回来狠狠地骂了她一顿,因为阿姨上班时交待兰妹子别弄,她下班回来自己做。可兰妹子却自作主张做了,却又没做好,浪费了。她能不骂么?兰妹子想,她骂得应该。不过阿姨骂了她,叔叔也骂了阿姨。“兰妹子是怕你上班回来累了,所以想先做好了等我们回来吃。她是一番好心,只是一时大意忘了加水。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几十块钱的事吗?!”说起来真怪,阿姨骂兰妹子的时候兰妹子没哭,没想到叔叔一骂阿姨,兰妹子竟莫名其妙地哭了,而且哭得很伤心。

兰妹子仍然觉得阿姨骂得对,因为阿姨之前交待过呀,为什么自己不听话呢。不过,兰妹子造成的损失兰妹子会想办法挽回的。所以从第二天起,兰妹子就一顿只吃两个半碗饭,每顿的菜也少吃一点。兰妹平时每顿可要吃两个平碗饭的。兰妹子觉得少吃两个月的饭菜也差不多会把损失补回来了吧。

其实,这些并不算什么,只是毕竟年纪太小,又从没出过远门,兰妹子有时实在想家,想家人,特别是想娘。

是的,想家,想娘,想得好苦。但再苦又有什么办法呢!好远的路呢,回一趟家要好几百块钱呢。兰妹子刚去的那几个月一月的工资才600块呢。不过对兰妹子来说也已经不少了,兰妹子在家可一分钱都挣不到呢……

虽然兰妹子隔那么久就会写封信给家里,而且哥哥隔那么久也会回信,一年之中娘偶尔来镇上也会打一两次电话,但根本不能消减她的相思之苦。实在想得难受的时候,兰妹子只好悄悄站在电话前和娘通一会儿“电话”。叔叔家装有电话呢。兰妹子对娘说,娘,你放心,兰妹子在这里一切都好,你不用挂牵她,只半年工夫她就长高好多了。爷爷身体还好吗?爹的脚好些了吗?哥的成绩怎么样?你要注意身体,少做点活。别急,现在有兰妹子帮你挣钱了。我每个月寄回来的钱你都收到了吧……其实兰妹子并没有真的打电话,真打电话要花钱呢。她只是站在叔叔家电话旁拿起话筒自言自语地说一通。其实筛子村压根儿就没通电话。就是真的花钱打她娘也接不到呀。娘虽然接不到电话,但只要兰妹子站在电话边与娘那样“通”了一次话,兰妹子就像是娘真的接到她的电话了,想家的念头就一下淡了,心里也好过多了!兰妹子觉得这个办法很好,于是经常和娘、爹、哥、爷爷以及村里玩得好的小伙伴这样通电话。

毕竟是自欺欺人。时间长了就不灵了。有时半夜里突然醒来,想家比平常更难受。于是兰妹子就趴在窗前,托着腮帮,静静地沿着天上的星星一路望过去,望过去,觉得有一颗星星的下面肯定就是她的家了,她就从那颗星星的位置“跳”下去了。你还别说,那下面果真就是她的家了,她沿着那条黄土路走上去,来到家门口时,看见娘正坐在屋门口择四季豆呢,爷爷呢,正在用长杆烟袋抽烟,爹呢,脚好了,正扛着一捆干柴从山里回来,哥比她出来时长得更高了,也更帅了……这时她就会抑制不住脱口叫一声:娘,我好想你!这一叫,她就会感到心里一阵阵酸痛,突然泪流满面地哭了。兰妹子觉得,这种时刻只能在心里想不能叫出声的。一叫出声心就乱了,是要哭的。后来遇到类似的情景,兰妹子就只在心里想,绝对不叫的。

特想家特想家的时候就是过年那天,第一次在外边过年,不习惯呢。再好吃的东西,喉咙也不肯咽。吃了一点她就跑到厕所里去了。她在厕所里哭了好久,但她不敢大声哭,紧紧地咬住嘴唇,生怕叔叔阿姨听见。因为她晓得,过年的时候是哭不得的,这样不吉利。但她越想克制自己,反而越哭得厉害。那天她在厕所待了好久,直到阿姨来敲门,她才赶紧擦干眼泪。她骗他们说,她感冒了,并装腔作势地呕吐了几下。他们竟信以为真,忙给她找来感冒药,她装着倒开水时就把药悄悄扔了。他们到现在可能还不晓得那天她是躲在厕所里偷偷哭呢。兰妹子想到这里不觉感到有些好笑……

浓雾逐渐消散,碧波翻涌的海面越加开阔无边。太阳从海岸线上热情地露出了半张彤红的脸……兰妹子的心田也随着阳光的照射更加温馨、激动起来。

是的,轮船今天早上到A市,在A市乘火车,然后再乘汽车……估计最迟后天下午,她就要回到离别两年的家了,就要见到两年没有见面的娘、爹、哥哥和爷爷了。两年,七百多个日日夜夜呀!何况她是第一次出远门,第一次离开家,第一次离开亲人;更何况她离家的时候身子骨那么矮小呀。是的,那时她的个头还只有她现在的下巴高呢。没料到两年就长这么高了。她想,家里人见到她的第一眼肯定会认不出的,因为,不仅仅她长高了,更主要的是她觉得自己比原来漂亮多了,而且穿着、打扮也时尚多了。哪像刚出来那时,一个十足的黄毛丫头呢。他们肯定会吓一跳的。因为她这次回家并没有通知家人,家里人都还不晓得她要回呢。他们肯定会大吃一惊的。兰妹子又得意地这样想,嘴角抑制不住流露出一种恶作剧得逞后的笑容。

兰妹子又从裤袋里掏出那只塑料蝴蝶发夹在手中抚摸起来。这是一只绿色的的蝴蝶夹,晶莹剔透,栩栩如生。下面吊着两个玻璃珠子。很时尚,很可爱。这是她给娘带的礼物。一别两年,当然要给家人带点礼物的,特别是娘。但兰妹子没什么钱,贵重的礼物买不起,只好给娘带一只好看的发夹了。或许这个发夹的造型和色彩对娘来说有些不合适。娘会不好意思的。但兰妹子偏要给娘买这个发夹。娘为什么就不能戴这样的发夹?兰妹子一定要让娘戴这样的发夹!想到这里,兰妹子的嘴角又禁不住流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至于说贵重的东西,即使是兰妹子有钱,也舍不得的。娘也舍不得的。就是买了贵重东西娘也会不高兴的。给哥带的礼物是一本五笔词典。哥读初中了,肯定要学电脑了,五笔词典一定有用场。爹和爷爷呢,到镇上的时候再买一包烟和一瓶酒。兰妹子觉得这样安排很得体。因此一边把玩着发夹一边禁不住会心地笑了。

兰妹子是前天晚上接到哥的电话后,突然下决心要回家的。哥在那头兴奋地说,妹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们村子里已经通公路了,而且还建了希望小学,可漂亮了。小妹,现在读书不用交学费了。而且县里在扶贫,还准备给我们家盖新房呢!兰妹子一下惊呆了,大声喊,哥你讲的是真的呀!哥说是真的,没骗你。读书真不要钱了?!哥说不用交钱了。兰妹子大吼道,你为什么不早讲呢?!哥说,学校不是刚修好么?读书不要交钱不是刚晓得么?马上就告诉你了呢!

兰妹子放下电话就跑过去和叔叔阿姨说,她明天要回家去。

叔叔阿姨惊问,你这样急着回家干什么?

兰妹子大声说,回家读书!

读书?你不是说你最不喜欢读书吗?而且读书从来就是班上最差的吗?叔叔阿姨大惑不解了。

兰妹子一昂头,骄傲地说,我读书一直是班上的第一名!

叔叔阿姨说,那原来你为什么那样对我们讲?

兰妹子一时语塞了。

那不行。叔叔阿姨说,怎么能说走就走呢?你走了,哪个给我们带小孩?

没料到兰妹子嘴一扁,禁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她说,她就是要走,一定要走。即使是不要这个月的工资也要走的。

叔叔阿姨有些生气了,说不要工资也不行。要走也要等到他们再找到保姆才放她走的。哪个让你那时一定要求着来?而且还骗人!

兰妹子却不管这些,只管一边抽泣一边迭声念叨:就是要回去就是要回去。死都要回去的!并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叔叔阿姨惊愕地看着她,像看一个疯子。

其实,兰妹子从小就爱读书的,自从上学后也是非常用功的,并且一直是班上的第一名。她曾无数次设想过自己的理想。她要考大学,她要从那个贫瘠的大山里走出去。她要凭自己的本事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但是家里实在太贫穷了呀,娘实在承担不起这生活的重担呀!所以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她才做出这样的选择的。但这一两年来,她一时一刻也没忘记过学校,没忘记学校的老师以及和自己一起学习过的小伙伴呀。多少次,她曾偷偷地翻看叔叔阿姨家里的书,而且日记本上还记录了许多怎么学电脑的笔记以及五笔口诀和字根呢。只是怕叔叔阿姨知道才不敢露出蛛丝蚂迹呀。她多么羡慕叔叔阿姨,他们有文化,工资高。如果她兰妹子能读书,将来也能像他们一样该多好。但这已是不可能的了。每每想到这些,她就会心如刀铰。是的,她已经永远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没料到哥哥突然打来电话,说如今读书不用交学费了。原来不读书是因为学费贵,娘一人承担不起,而现在哥哥和她读书都不要学费了,她能不读书么?她是说什么也要回去读书的。

叔叔阿姨见兰妹子疯了一般的样子,心也软了。其实叔叔阿姨都是懂道理的人,缓过神后,反而为兰妹子的行为高兴。不仅没扣兰妹子的工资,反而多给200元钱给兰妹子作路费,并买了一些路上吃的食品给她。同时嘱咐兰妹子如果有什么困难就打他们的电话,他们会尽量帮助她的……

兰妹子归心似箭,天刚亮就去买了船票,并连夜乘船往家赶了。

现在回想起来,兰妹子真为当时的失态有些不好意思了。

天已经大亮了。船舱里的乘客也陆续来到了船舷上,他们一边观赏着海上的景色一边谈论着什么。远处,已隐隐出现A市城市的轮廓。一会儿就要登陆了,离家是越来越近了。不知为什么,兰妹子趴在船栏上,心灵深处突然生出一种淡淡的依恋和伤感来。

是呀,毕竟和叔叔阿姨及他们的儿子小宝相处了两年多呀。小宝今天起来没见着她,是不是会哭闹着找她?还有小红、小芳,因为匆忙,连声招呼也没打就走了,简至太不近情理了。那次小宝在公园里走失了,若不是她俩帮着找,还不知道会出多大的事呀!

小红和小芳也和兰妹子的年纪差不多。听她们讲好像是河南那边的,也和兰妹子一样出来做保姆。因为她们相处的地方比较近,经常一起带着小孩子一起玩,所以就像亲姐妹一样。

当然,因为小孩子都有争强好胜的属性,刚开始认识时她们都还用了些小心计呢。

记得刚接触的一段时间里,小红小芳常拿一些水果在她面前吃,明显有些炫耀的意思。这使兰妹子好生气。但兰妹子又实在不想拿主人家的水果吃,尽管她吃了主人也不会怪罪她。但她自己又实在舍不得花钱,但为了争一口气,她还是忍痛拿钱买了很大的一个苹果,也得意地在她们面前炫耀。并说主人家买了好多水果,随她每天怎么吃。其实她就买了那一个,而且这一个也是好不容易才下决心花钱买的呢。为了使她们相信她的话,她就想了一个办法,每天见面后,玩一会儿,她就把苹果拿出来咬一口,然后找借口带着小孩离去了。其实,她每天就咬那么一口就将苹果藏了。第二天见面时,她用手将咬的地方捂住,再在别的地方咬一口。小红小芳还真以为她每天都有大苹果吃呢,因此羡慕得不得了。

其实呢,就是那一个苹果。可能小红小芳到现在还没发觉这个秘密呢。

想到这里,兰妹突然觉得自己是在欺负小红和小芳了。小小的年纪,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呢。自已何必要这样做呢。

不知小红和小芳的家乡是不是现在读书也不收学费了?小红和小芳说不定也是和自己的景况一样,是迫不得已才出来的呢。如果她们那里也不收学费了,而且她们家人也告诉了她们,她们也回家读书了该多好呀!

说不定从此以后再也联系不上小红和小芳了。这样一想,兰妹子鼻子一酸,泪水莹莹地溢满眼眶……

“呜——”突然汽笛一声长鸣,使沉思中的兰妹子骤然清醒过来。兰妹子一抬头,发现即将靠岸的码头以及码头旁的A市已近在眼前。码头上的繁忙与城市里的喧哗已迎面扑来。此时,乘客们已纷纷进入船舱内整理或拿上自己的行李了。兰妹子忙跑进船舱,拎起行李又急不可待地挤向出口处。

毕竟还是小孩子,刚才的思念和伤感被回家的喜悦一扫而光。她终于费力地挤在了出口人群的最前面,心口突突地猛跳着,小脸胀得通红。那明显不得体的白衬衫,那和白衬衫的色彩有些不协调的灰青裤,还有城市里很少见的羊角辫,使立于出口前端的兰妹子在A市这座文明城市面前显得特别的扎眼、醒目……


(原载2016年5月10日《中国作家网》,《海外文摘》2017年第10期转载)

辛己丑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714)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