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鹤荫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3
  • 好友关注人气: 6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读史小札 “黄犬”与“黄耳”

原创于: 2018-03-13 11:42:12

标签: 读史小札

   “黄犬”与“黄耳”

从小就爱读李白的诗,虽然年纪大了,我对他的一些诗句还未忘记。李白在《行路难》发概叹,“吾观自古贤达人,功成不退皆殒身”,他接着历数史实,其中有“陆机雄才岂自保,李斯税架苦不早。华亭鹤唳讵可闻,上蔡苍鹰何足道”之诗句。老来读到这几句诗,不免遥想到为李斯和陆机忠心耿耿的那两只犬来。

李斯,楚国上蔡人,早年追随荀卿学习帝王之术,学成,想到楚王不足以成大事而来到秦国,就投靠在吕不韦幕下为舍人,于是很快得到秦王嬴政的重用。李斯竭尽才智,辅佐秦王,他们君臣经过二十多年努力,最终吞灭六国,于公元前211年建立起统一的大秦帝国,嬴政为大秦帝国的皇帝,李斯成为大秦帝国的丞相。然而,随着秦始皇病逝,李斯的厄运来了。李斯被龌龊卑劣的宦官赵高裹挟,再为赵高陷害。公元前208年,李斯身陷囹圄。李斯身受最为惨毒的五刑,被腰斩咸阳市井示众。据《史记》和《资治通鉴》记载,李斯临刑前,与他的儿子说:“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其可得乎!”说罢,这对可怜的父子相望而哭,共赴砧锧。

大诗人李白的《行路难》,写李斯,写到了苍鹰,而没有写到黄犬,这就是诗歌与史籍的区别。李斯临死时才想到在老家上蔡闲适的逍遥生活,才想到那只黄犬与那只狡兔,这就是所谓的“天之道”所暗寓的警示吗?老子曰,“功遂身退,天之道”,李白的诗句阐述的就是这个道理。

李斯临死,想到了引黄犬逐猎狡兔的那一幕,而陆机临死前也想到了故乡华亭鹤唳的那一情景。陆机,其祖父陆逊,曾任东吴的丞相;其父陆抗,曾任东吴的大司马,他也曾是东吴的一员将官。陆机在二十岁的那一年,“金陵王气黯然收”,“一片降幡出石头”,东吴灭亡,从此他隐居十年,闭门勤学。陆机在少年时代就异才彰显,文章冠世,至此声誉满天下。故国已逝,天下变为一统天下,陆机还是按捺不住对建功立业的渴望,岂能尸居而龙现,渊默而雷声,他要建树祖父、父亲那样的功业,他要找回祖父、父亲那样的荣耀。他来到洛阳,几经周折,投靠在贾谧幕下,成为“二十四友”中的佼佼者。之后又成为八王之乱中的赵王司马伦的参军、中书郎,那个使用“貂不足狗尾续”伎俩而还是穷途末路的司马伦被诛之后,陆机再成为成都王司马颖的亲腹,为后将军、河北大都督。陆机受到司马颖的宠任,招来众人嫉妒。孰料在与长沙王司马乂作战中,陆机大败,陆机于是遭诬陷,获得个首鼠两端图谋不轨之罪。司马颖处斩陆机,陆机叹曰:“华亭鹤唳,岂可复闻乎!”

陆机遇害于军中,时年四十三岁。他临死前想到“华亭鹤唳”那美好一幕,更突显了那悲怆凄凉之情绪。鹤唳,鹤鸣也;鹤鸣之声,祥瑞之象也。华亭,坐落在陆机的故乡原东吴的一个郊野,那里有清泉茂林,景色幽美,陆机与他的弟弟陆云隐居十年,就共游于此。“鸣鹤在荫,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与尔靡之”,这是想要建树功业者铭记的一句话。如果不广泛接触社会,不培植纵横交错的人脉,岂能建功立业?如此看来,其子和之,吾与尔靡之,是不可不为的。然而也不能走向极端,去决性命之情而饕贵富。如果性命之情不保,有了富贵又怎样?如果性命不保,富贵又何在?一心要修复家世振兴家声的陆机,来到京师而不问青红皂白,结交这个又结交那个,最终踏进陷阱,而那往昔的故乡情景竟成为无奈的一声叹息!

遗憾的是,陆机到死也没有想到他的那只骏犬黄耳;而大诗人李白的诗中也没有提及,没有提及那只名字叫做黄耳的骏犬。

陆机初来京师,也曾有困顿时,思乡之情也在折磨着他,是他的那只骏犬黄耳,对他不离不弃,为他拂去黯然情绪,为他提振抖擞精神。晋书载:“陆机有骏犬,名黄耳,甚爱之。继而寄寓京师,久无家问,笑语犬曰:‘我家绝无书信,汝能齎书取消息否?’犬摇尾作声。机乃为书以竹筩盛之而系之颈,犬寻路南走,遂至其家,得报还洛。其后因以为常。”

陆机亏得把黄耳带到京师,而黄耳不负主人情意,竟成为忠诚的信使。它翻越高山峻岭,渡过大江大河,往来京师和故乡吴郡两地间,传递着遥隔万里的相互消息,骏犬黄耳可谓善解人意,黄耳与主人情意可谓超乎寻常。然而主人临终却没有提及它,而只提到华亭鹤鸣,这是因为什么?

这是一个无解的迷。但陆机将被他人结束生命时,黄耳的形象一定会在他脑海闪现。

从李斯的黄犬到陆机的黄耳,我们可以看出世事变迁之道。世事变迁之道,抑为有常?抑为无常?“一阴一阳之谓道,阴阳不测之谓神”,谁又能把“阴”与“阳”这两个字揣摩的精透呢?

                                                                                              2014、12、11          



又:说到犬,就想到2017年上半年在新华博客发展论坛发表的那篇小文《人与狗》来。发表时,新华博客可能出了故障,居然把《人与狗》发到其他博友的博园里,我发现后就在新浪博客上重发,而且添上《明史随笔》的标签。在《人与狗》中,也提到了李斯、陆机,但由于文章短小,语焉不详。

                                                                                               2018-3-13

鹤荫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5)| 阅读数 (202)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