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邓茜月

 
  • 关注好友人气: 217
  • 好友关注人气: 248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强者之家

原创于: 2018-03-22 16:54:48

标签:

 

 
强者之家




简序
   
    在一个夫妻恩爱的小家庭里,年轻漂亮的女主人沦为寡妇,与不满十个月的儿子艰难度日…… 母亲的生活,母亲的一言一行影响了孩子,成为了孩子认真学习的驱动力,使孩子在科学家的关怀、教育下,与好友合作,建成了以国、民利益为重的强者之家。
          
   
                  

   

           苏裔达在生产队上扶犁掌耙,赶牛耕田。
    干得汗流浃背之时,他干脆脱了衣服,光着膀子,干个爽快。有了这个习惯以后,他的皮肤早已晒成了古铜色。虽然时至春天,已经越过了一个远离夏天烈日的冬季,但他的皮肤还是没有恢复到正常的肤色。
    他中等身材,老实本分,一言一行给人以自然洒脱的印象。他不喜欢多言乱语,常常是讲几句话,把事情说清楚了,就做事去了。
    家务和种植自留地这些私事只能抽空做,要不,除了拿不到工分外,还有可能会受批评或挨批斗。好在他出身贫农家庭,可以撒撒娇,炫耀一下自己犹如贵人一般的家庭成份。
    在他的骨子里面,有三个坚定的信念,有三个家:上有国家,他一直认为只有国强才能民富,作为人民公社的一名社员,自己有职责种好队里的庄稼。如果队里的粮油不丰收,那拿什么交国家呢?就是交了,国家也会在青黄不接的时候返销回来;生产队是个大家;小家就是他和他的新婚妻子范小华两人的家。
    他有一件称作“铁道服”的蓝色“的确卡”罩衣,是他当新郎倌参加结婚仪式时穿的。搞劳动时,他舍不得穿这件高级的新衣。他把这件新衣洗净晒干以后,罩上防灰的薄膜,用衣架子挂在房间的墙壁上,留着有喜庆活动或逢年过节的时候穿。
    他耕田时,身上常常沾满烂泥。
    他用的一头特别能耕田的大黄牛为了驱赶牛蝇等虫子,尾巴有时像转风车一样甩动,把烂泥甩到他的身上。
    大黄牛不甩尾巴时,长长的尾巴拖在烂泥里,在拍打它身体上的牛蝇和其它的好多虫子时,尾巴就会重新带起田里的烂泥再一次次地甩出,直到把苏裔达甩成烂泥菩萨样的。有人建议他用绳子把长长的牛尾巴绑上去,这样,大黄牛就不会甩烂泥了。他自己是用双手驱赶牛蝇和虫子,而大黄牛是用尾巴驱赶,要是把牛尾巴绑上去了,就如同他把自己的一双手绑住了一样不能驱赶牛蝇等虫子了。他宁愿自己一身烂泥也不绑牛尾巴。
    傍晚时,他回到自己的小家,看到了心爱的妻子,自然而然地给了她一个甜甜的微笑,一个热烈的亲吻。他闲不住,就为妻子烧了一桶温水洗澡的,倒在桶里,再为妻子提到洗澡的地方,放好了,他又想起了有事情要做而急着外出干活。
    他的妻子范小华亲切地对他说:“别再外出了,你自己洗个澡吧。”
    “你洗,我还要去播种薯秧呢。”他说完就走了。
    范小华,偏高的身材,不胖也不瘦。
    她纯洁如荷花,高雅似菊花,脸色像桃花,帅哥们说她长成了一朵鲜花样的。
    她虽然只读了小学,但她熟读《幼学琼林》《增广贤文》等书,懂得礼节,为人谦和,是非分明,身有正气。
    她站在丈夫为她准备好的一块大木板上,脱了衣服,白皙的肌肤全部露出来了。这时,她习惯性地朝门边和窗口看了看,生怕有人在窥视她赤裸裸的身体。
    她刚脱下来和即将穿上去的衣服,从里到外,全都是他的丈夫为她新添制的。
    她认为自己走到了人生的黄金阶段,好比屹立于山峰之上,站到了顶点,今生要想再这样当上新娘子是不可能的了。她洗涤了身上的汗渍和污垢,洁净了自己的秀发和肌肤,穿上了得体舒适的衣服。这样,她的身体在丈夫面前自然会近距离地散发出沁人心脾的迷人幽香,让丈夫在一天的辛勤劳动以后得到应有的休息、享受,以便尽快地恢复体力,更好地为生产队上用牛耕田。
 
 
    晚上,万籁俱寂,他夫妻俩坐在房间里,范小华有好多贴心的话儿要向心爱的人儿诉说,但又不好从何启齿,一时说不上来。她在丈夫面前有一种骄傲感,她认定自己择偶的崇高理想已经如意实现,达到了心满意足的巅峰。她让自己想说的话儿,就像蜜糖一样深藏在心底里面。
    她二十多岁的年龄,涉世虽浅,但也看了一本本的书籍,目睹了一桩桩的感人事迹,窥见了不少的生活沉淀和渣滓。好多的话儿都无需表白,沉默是金。让不少的时候,在不言之中渡过,让家庭的温馨在不言之中一阵一阵地散发出来,保存在记忆里面,留着一个人在静静的回忆往事的时候,再慢慢地咀嚼,品味其中的芳香。
    她刚刚领到结婚证时的那种羞羞答答地坐在这个房间里的神态已经荡然无存,她亲切地对丈夫说:
    “睡吧?”
    ……
    又是一个静静的夜晚。
    他俩躺在床上,一动不动,默不作声。
    突然,范小华小声地问着丈夫:“达,我对你好吗?”
    苏裔达一个大男人,竟然嗲声嗲气地回答她说:“你对我啊,不,好——”
    “哪不好啊?你说出来,我好改进。”
    苏裔达挠着她的痒痒说:“这里不好。”
    范小华最怕挠痒痒,她紧缩着身子,算是向丈夫投降了。
    稍后,范小华高高兴兴地问着丈夫:“达,你是要我生男孩还是生女孩呢?”
    苏裔达高兴地说:
    “我就要你生的孩子!”
    范小华又问:
    “那要是我生了女孩,你会喜欢吗?”
    在苏裔达的心里,女孩男孩都是自己的好孩子,他反问着她:
     “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喜欢女孩子呢?”
     范小华笑眯眯地说:
    “我要生你喜欢的。”
     苏裔达也笑眯眯地回答她:
     “自己的亲生骨肉,男孩女孩我都喜欢。”
    两个月以后,范小华喜气洋洋地告诉自己的丈夫说:
    “我怀孕了!”
    苏裔达听了,就像吃了蜜糖一样,甜甜地笑着、说着。他感觉到自己无论怎么说,都表达不了对妻子的心满意足和深情厚意,只好把千言万语统统地收藏起来再化作了一个深深的亲吻,无比亲切地吻在了妻子的脸上,不愿松开。
    范小华对丈夫的亲吻,首先似乎感受到了一点酸麻,这感受在她的大脑里面,立即化成了无比舒适的喜悦和热量,传遍了她的全身各处。
    喜悦和幸福弥漫在他们的家庭之中。
 

 
 
 
 
 
 
    范小华足足怀胎十个月,才把孩子生了下来。苏裔达为宝宝取名为苏然义,乳名叫然然。然然出生以后,才九个月就会叫爸爸妈妈了。
    七六年正月的一天,苏裔达到亲戚家里拜年。进午餐时,主人敬酒,敬到苏裔达时,满桌的客人你一言,我一语,羡慕苏裔达不但有贤妻,还得了贵子。这一些话儿说得苏裔达高高兴兴地陪着大家喝了一杯又一杯。
    散席以后,他走起路来踉踉跄跄。在回家的路上,他不幸被车子撞了。次日在医院奄奄一息之时,范小华哭得死去活来,说丈夫如有不测,自己也要跟着他去。医师听了,冷静地对她说:“那你的孩子怎么办?”
    她伤心地问着自己的老公:“达,我怎么办啊!”
    “带好孩子,别无选择!”病房里响起了一个坚定有力的声音。
    范小华看到本来纹丝不动的丈夫点了点头,这让她在失望中产生了一线希望,她激动地恳求着丈夫:“达,你说话呀,你快回答我呀!”
    苏裔达再也没动,再也没说话了。   
    ……
    范小华为苏裔达沐浴,穿好寿衣以后,郑重地向他说:
    “达,你放心地去吧,一路走好。我范小华永远是你的人,我带好然然以后,再来陪你。”
    小小的然然,一双蓝蓝的眼睛,水灵灵的。他还未满十个月,就没有了父亲。这天大的不幸,本来会让他悲伤至极,承受不起。可小然然像条虫子一样,母子俩的不幸,全部由范小华一个人承担。
    范小华一个弱女子,结婚不到一年,这突如其来的痛失夫君的现实告诉她:自己只有跟丈夫一起走了才能一走了之,才可以免却难以忍受的孤独和寂寞。可这病房里刚才响起的铿锵之声和丈夫的点头成了她接到的“圣旨”,她将在漫长的岁月中不折不扣地执行这个“圣旨”的旨意,直到圆满地完成任务。
 



    在她一次次地想起刚刚失去的美满幸福生活而痛哭流泪时,鼻涕也流出来,她用手帕擦了一把眼泪,又擦一把鼻涕,这样重复了一次又一次。她感觉到以后的生活非常渺茫、可怕。在她悲痛万分的时候,有止不住的眼泪和挥不去的伤心难过。这时,她只要听到了然然的声音,不管是笑声还是哭声,或是从然然那里发出来的其它什么声音,都可以使她像触电一般,立即停止哭泣,挺直身子,马上走到然然的面前,端详着可爱的宝宝。她认为然然既是他自己,也是小达达。确切地说,她认为然然是苏裔达的再生体。这种心念无数次地驱动着她和她的这个非常不幸的小家庭生机复原。每每到了这个时候,家里的空气就像增加了氧气一样让她感到舒适,野外的景色也随着她愉悦的心情而显得与以前苏裔达在世时那样美丽、可爱。
    生产队上安排她母子俩的家庭为五保户。大家只要她带好然然,并照顾好自己,不要她参加集体生产劳动,照样给她母子俩口粮、食油等分配,邻居和亲戚朋友们也都为他母子俩接济一点。
    然然还是叫着爸爸妈妈,尽管他在叫爸爸时,妈妈会流着眼泪来代替爸爸喜欢他,但因长期看不到爸爸,慢慢地,他就只叫妈妈了。小生命富有灵感,当妈妈哭泣时,他呆若木鸡地坐着不动;当妈妈和他说话时,他会从小小的口腔里发出“哟”的声音,他用“哟”或“哟哟”,或接近拼音从第一声到第四声的节律而富有变化地发出“哟哟哟哟”的声音来回答妈妈。妈妈听到他的回答,只要没急事,就会高高兴兴地唱歌儿给他听:

     小燕子,穿花衣,
    年年春天到这里。
    ……
    小然然一次次地听了妈妈唱的歌儿,听得入迷,听得多了,也小声地跟着妈妈唱:“哈呀啊——”
    妈妈听了就更高兴了,带着然然再唱:“穿花衣——”
    妈妈带唱了几次以后,然然也唱了:“哎哎哎——”
    进而又唱:“哎呀哎——”
 




         
    五岁的小然然,匀称的身材,微胖的体貌,乌黑的头发,红润的脸蛋,幼稚的眼神,活蹦乱跳的,十分可爱。范小华把他的开裆裤子换成了满裆裤子,送他去了幼儿园,让他参加集体活动,接受幼年时期的正规教育。
    然然六岁时,一百的数字数得滚瓜烂熟。这时,生产队改为村民小组,已分田到户。他和妈妈的小家庭虽然是五保户,但也分得了田地。范小华白天在田地里搞生产劳动,晚上有然然让她开心,加上组上和亲戚朋友的关怀,日子过得也还算是可以。
    然然七岁上小学,十三岁高小毕业去乡上中学寄宿读初中。然然读书去了,范小华的生活变得孤单寂寞。渐渐地,她的身体也不如以前了,视力下降,精神萎靡不振,后来又患了腰椎间盘突出的疾病,只好把稻田租给他人耕种,自己进点儿租粮。
    在然然读初二的时候,一天,她挖蚯蚓喂鸭子,一锄头挖下去,竟然把一个喂鸭子的青色瓷碗挖烂了,几天后还挖死了一只鸭子。她去医院检查时,医生要她保持乐观的生活情绪,好好休息,加强锻炼。她问医生说:戴眼镜可以增强视力吗?医生说不能。她又问:难道就没治了吗?医生说治愈的几率不大,且费用高昂。
    日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她在心里问着自己,怎么办呢?找到的答案只有一个:无论如何要让孩子好好读书,发育健全。除此以外,一切都不重要了,包括自己的生命。
    她家里的粮食一贫如洗,借粮食就必须还粮食,可她没有粮食还给人家。为了让孩子在学校有饭吃,她决定到十里以外的邻省区域去讨米。在星期一的清早,她悄悄地出发了,到了满是陌生人的地方,开始了她的乞讨生涯。分田到户以后,地方的粮食充足了,打发她的人比较大方,有的人一次就给她一升上好的大米。但情况不一,有给早稻米的,有给晚稻米的,有给碎米的,有用玉米打发她的,也有人给她一元二元的,有一个男人给了她五十元。在就餐的时候,人们叫她上桌吃饭;到了傍晚,每天有女人留她住宿。一天,几头大狗追来,她被一头恶狗咬了,仅在伤口上摸了点当地的茶油。到了星期五的中午,她心满意足地带着首先意想不到的收获坐公交回家了。
    然然一直被妈妈宠爱着。
    这天星期五,他从学校回到了妈妈的身边,看到家里还是和往常一样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心里感到很舒适。晚上,他梦见一个黑皮肤的青年男子,亲切地向他说:
    “然然,你长大了,你要帮妈妈做饭炒菜。”
    然然听了,好奇地问道:
    “你是谁?”
    “我是你爸爸。”
    然然醒来时,问妈妈说:
    “妈,您说爸爸的皮肤很黑,是真的吗?”
    妈妈亲切地反问着他说:
    “你看到哪个做妈妈的人会骗自己的孩子呢?”
    “妈妈,我长大了,能帮您多做点事了。”
    妈妈高兴地问他:
    “你能吗?”
    “我遇上了不会做的事情,您就教我做呗。”
    从这个时候开始,然然回来,做饭炒菜都归他了。有一次,他说妈妈呆头呆脑,像个瞎子。他的妈妈回答他说,年纪大了,自然不如以前了。
    聪明的然然听了妈妈的话儿,知道妈妈隐瞒病情是怕影响他的学习,他深受感动,眼泪也流出来了,他说:
    “我知道您的眼睛看不清楚。”
    “我年纪大了,视力退了,做事也没力气了,哪能像以前那样好呢?”
    然然边哭边说:
    “妈,我,我知道您——有病了。”
    “傻孩子,妈没病。”
    星期天的下午,母子俩坐上邻居家的车子去了学校,学校的事务长称她的大米时,看到有各种各样的米,要她下次要么送早稻米,要么送晚稻米,不能送混合米。她口里说着好,心里想,有这点米已是万幸了,您就可怜可怜我母子俩吧。
    又一次去学校交米,她怕万一,要孩子去了宿舍,自己一个人去食堂交米。结果又被事务长发现了米质不好,他说:
    “又是这样的米,我不要!”
     她双膝跪地,恳求着说:
     “您就收下吧,这米是我讨来的,要是您不要的话,我就没有米交了”
    接着,她又说:
    “请您为我保密,千万不要让我的孩子知道这米是我讨来的。要不,影响到孩子不能好好读书,我就没路走了!”
    她的话,被刚刚进来的校长在门边听到了。校长了解了一下情况,看到了眼前的情景,想到了苏然义同学一直保持全班第一名的学习成绩,便赶忙把范小华扶起来了,亲切地对她说:
    “然义妈妈,您是一个了不起的母亲,我们感谢您,我们不收您的大米。从今天起,苏然义同学在校的一切费用全部由学校负责。”
    她热泪盈眶地回答说:
    “谢谢,谢谢!”
    学校起到了雪中送炭的作用,不但给她母子俩解决了燃眉之急,而且给了她精神上的极大安慰。她再也不要去讨米了,这让她对自己的生活有了新的看法和希望。她从享受这个社会大家庭给予她的重大关爱和帮助中感受到了温暖,她暗暗地告诫自己:也应该知足了。
 



    然然十六岁,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县里的第一所高级中学,按照国家优惠五保户子弟读书的政策和学校奖励尖子学生的惯例,高中学校免收然然的一切费用。然然不辜负母亲、学校和国家的期望,于一九九五年,考入了国家重点大学——武汉大学。他的妈妈语重心长地对他说:
    “我们家的人一直读不起书,你能上大学,是我们家里的福气,你一定要好好珍惜。你要知道,妈妈和你两个人的家庭,只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家,真正的家是国家,要是没有国家,没有社会主义制度,就不会有我们现在的小家,那你不但读不上大学,而且连小学也读不上。”
    母亲的话儿让然然感动得热泪盈眶,他用笔挺的身子和坚定的语音,犹如宣誓一般地回答母亲说:
    “妈,我大学毕业以后,还要继续读书。我不但要好好报效祖国,我还要为您治好眼疾,让您过上好日子。”
    妈妈高兴地说:
    “我的眼睛没病,视力差点是年纪大了的正常现象。你能考上国家重点大学就是让妈妈享受到了人生最大的幸福,要是你爸爸还在,那不知他会有多高兴呢。”
    “有一次我梦到爸爸了,他的皮肤好黑的,就是他要我在家里做饭炒菜的。”
    然然的这一句话,让妈妈感动得扑簌簌地流下了眼泪,她抽泣、哽咽着说:
    “你——你爸在世的时——候,不单——对我好,他还——非常喜欢你。明天,你去烧,烧点纸钱给他。告,告诉他,你——考上了,国家——重点大学,让他——在九泉之下,也,也——也高兴高兴。”
    第二天上午,然然带着祭品、锄头和镰刀,一个人来到了父亲的墓地。他在整理了父亲的坟墓以后,跪在墓前,向地下的父亲大人说了一阵子的话儿。他含着眼泪把母亲大人为了培育自己而吃尽了苦头的一些事实向爸爸哭诉了,这是他从来不向任何人说的,唯一向地下的父亲大人说出了自己一直深藏在心底里的肺腑之言。他越说越感到难过,越说越哭得伤心,当他说到母亲的视力接近盲人,走投无路,只好去讨米给他在学校买餐票,且一直瞒着他,目的是怕影响他的学业时,他号啕大哭。他的哭泣和言语感动了天地,看:天上的朵朵积云向他头顶的上空聚来,为他遮阳止汗;瞧:阵阵的凉风吹来,高大的树木也向他致礼,让他散热清心;听,风声伴着鸟鸣就如同钢琴家为他弹奏,歌唱家为他高歌一般的鼓励他不可辜负母亲大人的一片苦心,好好学习,茁壮成长!当他说到自己不好好学习就会使妈妈失望时,他停止了哭泣,挺直了腰身。
    在暑假中,然然哪里也没去,天天在家孝敬母亲,哪怕是能让母亲大人轻松一天,享受一会儿,都是然然求之不得的。组长来祝贺他考上了重点大学时,他单独向组长说,母亲的视力很差,他上大学以后,请组上关照他的母亲。
    然然报考的是生物专业,他一帆风顺地在大学报到了。第一次大集合时学院领导向同学们致欢迎词说:
    “……同学们,有了国家才有小家,你们必须以中华人民共和国为家,必须以建设祖国和服务人民为己任,必须以孝敬父母和教育好下一代为应尽的德行。只有动机纯正的学生,才能圆满地学好大学的课程,并在一生之中,为国家为人民做出辉煌的成就。”
    大学的主要生物课程是让学生掌握如何利用各种动植物的科研成果建设我们伟大的祖国和改善人民生活水平的多门学科。老师说,要不是古人培植了野生的水稻、麦子等粮食作物,我们就没有饭吃;要不是训养了野牛,我们就没有耕地的水牛和黄牛;要不是训养了野猪,市场上就不会有这么多的肉食供应。老师还说不了解鸟类的飞行,就造不出飞机;不了解锯齿草就造不出锯子;不了解蝙蝠就造不出雷达,不了解长颈鹿就造不出宇航服;不了解萤火虫就不会有普及冷光的希望。老师还说学生物学的目的,是要在现有的生物学知识和成就上有所发展,有所创新。
    同学们上课时认真学习,节假日尽情玩耍。
    三月的中旬,武大的樱花盛开了,游客们从四面八方赶来观赏。有的樱花含苞待放,挺立枝头;大多数的樱花刚刚绽放,好像婴儿的笑脸,甜美纯洁,惹人喜欢;一朵朵,一树树,一排排,一块块地盛开着的樱花,就像一群群的数不清的娃娃,组成了一个丰富饱满的欢乐天堂,年复一年,生生不息;又像一个个亭亭玉立的少女在枝头劲舞,婀娜多姿,让赏花的人们眼界大开,欣喜若狂。   
    然义等同学们有一次赏花时,一个穿西服结领带的英俊同学,用陌生的目光扫了然义几眼,好像是个怕羞的少女,欲言又止。然义向他身边走去,主动与他打招呼,问他是哪里来的,他说是浙江杭州来的,名叫李友贵,也读生物专业。他俩初次相见,话语投缘,到了进餐的时候,李友贵提议说:
    “我们难得在一起,到外面吃点午餐吧?”
         

 

 
    五个生物系的学生,有两个是女生。这两个女生,一个与苏然义谈得来,她明眸皓齿,绰约多姿;一个与李友贵要好,生得亭亭玉立,端庄秀丽。另一男生,家有青梅竹马的女友。
    他们说说笑笑,出了校门,朝酒馆走去,李友贵先到,他点了一大碗红烧肉,一条鱼,一碟青菜以后,问然义他们还要什么菜?然义说随便。还有三人,分别要了泥鳅、豆腐和青瓜。李友贵又要了鸡丁、红酒和饮料。五个年青人坐在一起,吃了个足,喝了个够。
    过了几天,李友贵的父亲来了,李友贵邀请了然义去酒馆陪他的父亲。他父亲穿着阔绰,谈吐中透出几分傲气,用目光看人的时候似乎是鄙视一切似的。然义看此人非凡,认定其事业有成,是一个有钱的大老板。这老板用方言与儿子谈话时,唧唧喳喳,然义不知他俩在说些什么。这老板与然义谈话时,用的是不标准的普通话。然义回答他的问题时,言行举止文质彬彬,谈起话来,像他的父亲一样,简明扼要,清清楚楚。老板听了,微笑着叫他吃菜,要他别客气。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尽管吃,尽管喝就是。
    次年过了端午节以后,李老板又来了,友贵依然邀请了然义去馆子相陪。他们边吃边聊,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无拘无束。老板很高兴,喝了一杯杯的葡萄酒,说了很多的话儿,说着说着,他随便地问着然义:
    “假设一个企业,形成了一定的气候,现在,要使这个企业长期立于不败之地,达到稳产高收的目的。小苏,你认为主要靠什么?”
    然义脸带微笑,语气轻松随和,声音温柔而又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回答了他:
    “两个字:用人。”
    “用什么样的人为好呢?”
    “用脚踏实地地讲诚信的人为领导,让所有员工对企业产生依赖性,并对企业深信不疑而心向企业,齐心合力来办好企业,这样的企业所向披靡,无往而不胜。可有的时候,有的人再有诚信也难以一时取信于人,事倍功半而令人惋惜;有的人言行举止稳如泰山,善于沟通,很有亲和力,容易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有的人表面上不讲好不好,德不德的,而实际上的品行很好,一般人望尘莫及。在这三种人中,前者虽然可以信任,但不可委以重任;中者可用;后者十分可靠,但不善于争取他人。”
    然义的话,打动了老板的心思,他简要地说明了自己从实践中得来的经验与然义所言是相吻合的。还说然义毕业以后,如果能放弃国家的工作分配,愿意去他公司上班,他随时欢迎。只要他去了,一切好说。只要有心在他公司,他决不亏待任何人。言毕,他从衣袋里掏出二千元百元大钞,送给了然义。然义起身,双手收下,感激不尽。
    然义有了钱,便在星期六上午给母亲写信说:

    妈妈:
        您好!
        好久没看到您了,您近来好吗?
        这钱是好心人送给我们的,我把它寄给您,希望    您用这钱治好目疾,改善一下生活。
        儿在学校一切都好,请您放心。
                            您的儿子然然敬上
                          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九日

    信文放在床上,被悄悄地来到他身边的李友贵看到了。友贵深受感动地说两千块钱既要治目疾,还要改善生活,那太少了。他随即去自己的行李箱里又拿来三千块,交给了然义,要他一起给他的母亲寄去。然义有些不好意思地再次收下了他家的钱,连说谢谢,谢谢。
    双休日没事,然义去争取了两份家教。从此以后,他的每个双休日都是去教他的学生。他把做家教赚来的钱全部寄给了母亲。
    由于苏然义、李友贵和他们的女友能够圆满地学好大学的专业课程,都考上了生物博士导师贺祖强老师的研究生。后来又一齐考上了这个贺老师的博士生。这贺老师,是攻克了几道科学难关的当代科学家。他年近六十岁,中等身材,既没有咄咄逼人的目光,又没有西装革履的打扮,短短的白头发向上竖起,身上浅白色的休闲外衣是棉织品的,虽然得体,但有些发旧。棉料的裤子颜色稍微深一点。脚上穿一双灯芯绒布鞋。看上去,除了有白色衬衣打底显得洁净以外,活像个种田的老头。贺老师与然义等学生第一次见面时说我国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他希望自己的学生用所学之长重视农业,扎根农村,为发展我国农业生产奉献自己勤劳的一生。
    然义、友贵和女友读博快毕业时,贺老师说他们四人仅一个家庭有钱,要是四个家庭都有钱的话,他想以学校和自己的名义帮他们在神龙架地区兴建一个生物研究基地,养殖大熊猫、金丝猴、穿山甲、眼镜王蛇等珍稀动物,还要种植名贵的花卉和药材,并在基地内让野生人参空前地生长繁殖。办此基地要报国务院批准占用一千亩以上的林地,要一千万元以上的资金,还要一定数量的科技人才和劳动力,且要三年以后才能逐步有收入。就贺老师掌握的生物知识和有关市场价格的情况来看,三年以后,要想发财就易于反掌了。他说:
    “万事开头难,不知你们能筹集到这一笔办基地的资金不?如果能筹集到,我资助你们一百万元人民币。”
    四个同窗的博士生听了老师的话儿,心情兴奋,憧憬着未来的事业。但要筹集一笔巨额资金,很不容易。他们认真地回答了老师:
    “谢谢老师的信任,请容许我们在考虑好了以后再回复您。”
    贺老师听了,用微笑表示了默许。
   


    端午节的中山公园里面,阳光灿烂,鲜花开放,喜鹊在高大茂盛的树梢上喳喳鸣叫。三三两两的人们谈笑风生,优雅潇洒。风华正茂的苏然义、李友贵和女友也来到了这个公园里面,赏花观景,享受节日的悠闲,谈论兴建生物研究基地的大事,他们最后商定先征得李友贵的父亲同意以后再说。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李友贵的父亲盼来了。李老板看到儿子、然义和两个漂亮的女生一起来陪他,非常高兴。他们五个人商量了好一阵子,并到了贺老师的家里,最后由李老板拍定由他出资,由贺老师掌“舵”,在他们四人博士毕业以后,立即在神农架人烟罕至的地区选址兴建生物研究基地。商定以后,大家沉浸在未来的科研工作之中。
    他们博士毕业了,这时的苏然义,身高一米八五,胖瘦合适,英俊潇洒,富有朝气。让人不可置信的是他博士毕业以后,居然不要戴眼镜。现在,他回想读书时的一些经历是那么缤纷绚丽,而成长的追逐,已成为过去,世事的尘嚣,似已沉寂。然而,他的事业,正处于创业的准备阶段,哪怕是在今后遇上了狂风暴雨,他也要像雄鹰一样展翅高飞,翱翔于我们伟大祖国的天空之上。
    贺老师带领四个心爱的学生在神农架人迹罕至的地区选定地址以后,取得了学院的同意和支持,并在当地国土、林业部门的支持下,办好了将集体土地转为国有土地的相关手续,由贺老师亲自写出报告到国务院请求审核批准。国务院办公厅的首长按程序对他们的报告进行了审核以后,依据国家支持科研工作的相关政策,批准了他们占用一千亩林地的请求。
    把款子付给了土地权属人以后,施工队为自己搭起了工棚。一部部的推土机开到了林地上,按照贺老师的规划,轰轰烈烈地开始了建设基地厂房的第一部整平地基的工程。接着就搞基地房屋、科研设施和围墙建设,从开始到竣工,然义和友贵几乎天天在工地上,整整花去了他俩一年多的时间。基地设施全部就绪以后,他们经政府部门批准挂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强生物研究基地”,由贺祖强等生物老师培养的多名博士毕业的兽医分别担任各种珍稀动物的防病治病的科研工作,由武大生物系培养的博士生担任珍稀动物专业养殖员。具备了一切优越的条件以后,他们又经政府部门批准引进了大熊猫和金丝猴等珍稀生物种源。大家满怀报国之志,同学之情,称然义为大哥,称友贵为二哥,以基地为家,开始了艰难的创业。首先几年,尽管没有收入而又花销很大,但然义和友贵总是按时足额地发放了职工的工资和奖金。
    春天,树木和花草一齐长出了新的枝叶,展示了勃勃生机。
    然义把自己的母亲接到基地上来了,并带她到湖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治好了目疾。还劝说她再次择偶,希望她重新过上美满的婚姻家庭生活,可她坚持不再择偶,笑眯眯地说:
    “看到你和友贵带领大家办起了生物基地,我非常满意。”
    基地上的科研工作正式运作以后,从基地的家属宿舍到达基地上,只有一条小道通行,汽车、摩托车、闲杂人员等一律不允许到基地上惊扰珍稀动物的正常繁殖和生长。
    有一天,然义正陪着母亲在医院检查身体,他的电话突然响了,是基地的兽医打来的,说是唯一的一只雄性大熊猫的粪便接近拉稀的状态,经检测有病菌感染,还说他们虽然有把握治好,但事关重大,怕有万一,特意告知大哥。然义安顿了一下母亲以后,赶快回到了基地宿舍,和友贵一起带上基地自制的自卫器,骑电动车连夜赶到了基地。他们了解了实际情况以后,与基地上的工作人员共同研究决定采用一个最佳的“绿色”治疗方案,直到大熊猫在第二天排便恢复正常以后,他俩才离开大熊猫。
    几年以后,他们在距基地三十里以外,建好了一栋栋的舒适别墅,供职工和家属免费居住。
    对生活环境要求相当高,生育率低的大熊猫在这个科研基地上频频繁殖,生长良好;金丝猴、穿山甲的生长和繁殖在这里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简直是无人敢养的莽山烙铁头蛇,眼镜王蛇和五步蛇也在这里获得了非常成功的养殖;基地上的珍稀植物长势喜人。
    贺祖强老师等科学家带领学生在基地上获得了多项生物科研成果,这些成果有的用于保家卫国;有的用于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有的用于提升炎黄子孙的感知能力和工作能力;有的用于医疗事业,为人民大众的身心健康服务。
    二零一七年暑假刚刚到来之时,武大生物系的老师在贺祖强博士导师的陪同下,来到了基地参观。他们看到天空上布满了薄薄的白色云层,太阳透过薄云照射下来,明亮而又柔和,既协调了大自然在阴天给予人们色温饱和的自然景观,又摆脱了太阳的耀眼光芒与过高的温度,让基地上的工作人员以愉快的心情进行工作,久而不倦;让基地上的大熊猫等珍稀动、植物生机盎然。
 
,
,

邓茜月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生活|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185)| 阅读数 (57554)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