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闲散一石

 
  • 关注好友人气: 956
  • 好友关注人气: 568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错:不是将导师权力关进笼子的问题

原创于: 2018-04-09 12:49:56

标签:

 错:不是将导师权力关进笼子的问题

闲散一石

    今天有媒体发问,“谁来把导师的权力关进笼子?” 发问源于高校“精神压迫”学生事件频现,而且导致极其严重后果。两个多月前,北航长江学者陈小武性侵、西交大博士生杨宝德溺亡事件还历历在目的时候,两个多月后,又发生了两起校园悲剧——3月26日,武汉理工大学自动化学院在读研究生陶崇园在校坠楼身亡;清明节当天,北大多名校友实名举报北大原中文系教授、长江学者沈阳性侵女学生高岩并致其自杀。一些媒体认为,这完全是导师的错,以为是他们的权力没有关进笼子。事实上,这些涉事导师确实有错,但是在他们的之错的背后还有一些人犯了错,使得一些导师能够不害怕犯错。

    高校里发生的这些事件,确实是悲剧。悲就悲在,以育人为己任的高校却还存在“精神压迫”、性侵学生并导致学生死亡的极端事件。悲就悲在,本应该将未成才的学生培养成才的人才,然而却发生了将学生逼向了死亡之路的事情。悲就悲在,国家投入巨资,给予导师高薪,目的是让他们为国家培养人才,然而有的导师却是吃着国家的饭、干着损害国家利益的坏事。悲就悲在,尽管这样的事情频繁发生,却被当成了个别的偶发事件,并没有引起相关部门对高校权力机制的深入思考并进行改革,而是继续着昨天的故事,这与改革创新的时代极不相称。

    仅从这四起事件看,如果说,学生成为导师的“奴隶”并不过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新时代,实在太过分。美国硅谷华裔女学者罗茜茜在网上实名举报陈小武曾经对其进行性骚扰的经历,发生在12年前。这12年间,受到陈小武侵犯的女生高达7名。北大95级学生李悠悠,揭露北大中文系95级女生高岩被语言学教师沈阳诱骗后,施加身体和精神的双重侵害后自杀的情况。此外还有消息称,2018年1月12日,对外经贸大学一教授被指性侵一女大学生数月;2017年12月陶崇园,被其导师王攀长期要求为其提供送饭、找眼镜和叫醒起床等私人服务,并干预其出国读博、找工作等,更令人惊诧的是,王攀曾要求陶崇园叫他“爸爸”。陶崇园的姐姐称,陶崇园系因导师王攀“精神压迫致死”。西安交通大学在读博士研究生杨宝德,其导师周某经常安排他做PPT,打扫卫生,买东西……答应帮他联系出国,又未能兑现。“出国无望,学术无果,这直接导致他产生了巨大的精神压力而作出了轻生的行为。”杨宝德的女友如此说。这不是有意罗列事件,而是这些年高校发生的类似恶性事件,确实让人触目惊心。

    当然,即使发生这么多的恶性事件,也不能就此得出一个结论,认为高校如何如何,从总体上讲还不能说这是普遍现象,还应该说这是极少数缺乏师德教师所为,而且这些个体事件所在高校也处理了,似乎没有大的问题,公众也不应该挑刺找事。但是,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媒体问,“谁来把导师的权力关进笼子?”似乎是这些事都是导师们干的,与高校没有关系。错,大错特错。导师的胡作非为,恰恰是高校“放纵”的结果,或者说是高校该作为而没有作为的结果,甚至让人影影绰绰感到在这些事件上,相关高校不约而同地选择明罚暗放的策略,这等于暗中放纵。所以,不是将导师权力关进笼子的问题,而是如何撕开导师权力保护网的问题。导师恶行权力不受保护了,导师权力自然关进了笼子。是不是这样,看一看事实即可。

    20年前,沈阳对女学生做了什么事?现在似乎说不清楚了,当时死无对证,现在还是死无对证。但是,从北京大学的决定看,沈阳确实对女生有不当行为,要不怎么给他处分呢。如果按照现在对违反师德者零容忍的态度,当时沈阳是应该清理出教师队伍的。20年前不是这样,那个时候对于师德没有太多的要求,所以沈阳还留在北大当教师。但是,当时的处分是严格还是不严格呢,显然属于后者。这是不是有点暗中放水的意思?20年后,此事重提,涉事高校是否就严格了呢?那也不见得。北京大学自然已经是旧事,已经处理过了,没有必要重新处理的必要。华东师范大学态度坚决,事后立即辞退了这个兼职教授,算是零容忍,值得点赞。但是,南京大学的态度却值得研究了。文学院全体教师要求沈阳辞职,说明这些教师认识到师德的极端重要性,不能因为沈阳而败坏学院的声誉。原任院长公开道歉,承认当时引进沈阳时把关不严,没有事先调阅档案,没有发现沈阳受处分的问题,请求处分,这种敢于承担责任的精神值得称赞。作为高校之下的一个学院,也只能做到这些,因为他们无权对沈阳作出处理。但是,作为有权处理沈阳的南京大学却一直沉默不语,没有亮明态度,就有点让人难以理解了。

    再说北航的陈小武。被美国硅谷华裔女学者罗茜茜在网上实名举报12年前的性骚扰后,北航立即作出了处理,可是结果却让人意外,只是停止教师资格,并没有清理出学校,甚至最近还曝出陈小武出现在申诉国家课程的名单当中。按照现在的要求,对于师德有问题的人应该是零容忍的,可是北航并不是零容忍,而是能容忍,要不是公众眼尖,陈小武说不定又申报到国家课题了。为何出现这种不应该出现的现象,不得而知。但是,公众有理由认为,北航有意罩着陈小武这个存在师德问题的教师。问题都查实了,又是在目前对师德要求零容忍的态度,北航还是不清理陈小武,公众确实不能理解。

    再说西安交大和武汉理工大学的两件事。一名博士生被逼自杀了,面对如此后果,西安交大只是停止导师的招生资格,并没有作出进一步处理。也就是说,导致学生死亡的教授还是教授,还是当她的教师,这是在师德方面零容忍?公众有公众的判断,西安交大也有自己的判断,这很正常,但是学校的判断与公众的判断相差太远,也可以认为学校对教师师德不是零容忍,而是能忍则忍。武汉理工大学的学生出事之后,学校对教师的处理与西安交大的手法相似。

    这里有几个细节值得研究。第一个细节是,为何事隔多年之后,而且是在国外生活之后,受害者或是受害者的见证人才公开揭露一些教授的丑事。比如,事隔12年之后,远在美国硅谷华裔女学者罗茜茜,在网上实名举报北航陈小武曾经对其进行性骚扰的经历。比如,事隔20年之后,又是远在美国的北京大学社会学系95级校友李悠悠,在豆瓣发文《北京大学李悠悠实名揭发长江学者沈阳教授》,以此纪念高岩离开20周年,并按照高岩父母的意愿谴责原北大教授沈阳20年前对95级中文系女学生高岩性侵,并最终导致高岩自杀,希望沈阳能出面道歉。同时,北京大学95级校友徐芃、王敖也发文纪念高岩同学,希望长江学者、南京大学文学院语言系主任沈阳出面道歉。为何是多年之后揭露老师的丑行。一种解释是,当时的环境不利于学生,即使揭露了又怎么样?不仅得不到公平处理,反而给自己造成被动。现在情况不同了,他们于是不再沉默。这说明,在类似问题上,高校的首选是息事宁人,而不是主持正义,这是不是在庇护有劣行的教授,或是暗中纵容教授的劣行。

    第二个细节是,陈小武的事件曝光之后,罗茜茜说自己刚开始联系上北航校方时,有老师还说,学校欠你们这些女生一个道歉,没有保护好你们。可是后来呢,没有下文,校方还是保持沉默。他们只是撤销了陈小武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职务,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撤销其教师职务。还是留在学校任职,还是由人民养着,这公平吗?这是零容忍还是能容忍?

    第三个细节是,陈小武的事件曝光之后,教育部虽然没有沉默,立即撤销陈小武的“长江学者”称号,停发并追回已发放的奖金,并责成学校解除与陈小武签定的“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聘任合同。仅此如已。当然,北航不归教育部管,但是北航的上级机关呢,为何不能督促北航严肃处理陈小武,为何没有启动相关的责任机制,难道北航对陈小武没有管理之责吗?这是中国的悲哀,对高校类似是教育部管不了,当地机关管不着。党政系统发生什么事情,一经网上举报,往往能够立即处理,而到了高校,总让人觉得有一张无形的大网在罩着,只要高校领导不出手,谁也拿有丑行的教授没有办法。

    这些年,高校发生了不少事情,也出现了一些臭名在外的教授,最终给人的印象是,不了了之。实际上,高校已经形成了一个习惯,只要是不光彩的事,高校领导本能地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不是选择主持公平正义。正是因为这样,一些高校丑事的处理最后几乎都成了“烂尾”。校方的理由多得很,为了学校的声誉,为了学生的未来,为了校园的平静,等等。所以,只要一出事,高校领导就将大量的时间用在做受害者的思想工作上,那怕花再多的钱。正是因为如此,使得少数师德缺乏的教师有恃无恐,因为他们知道有学校这张无形的大网罩着,没有大不了的事。所以,媒体问“谁来把导师的权力关进笼子?”是搞错了对象,问错了问题,应该这样问,高校何时才能与正风肃纪的要求接轨?这些年,正风肃纪的要求是极其严格的,可是给人的印象是,这些要求进不了大学校园,大学校园成为了正风肃纪的的盲区或是角落。这个问题不解决,导师的权力是关不进笼子的,而且还会相反,一些教师的丑行还会受到学校的庇护,使有劣行的教师变得更加安全。因为有了高校这个外面的笼子罩着,谁也使有劣行的教师没有办法。

闲散一石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杂谈| 所属自分类: 杂谈 | 评论数 (0)| 阅读数 (59)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