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关中卿人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10
  • 好友关注人气: 2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手机趣事(原创小说)

原创于: 2018-04-10 18:42:03

标签:

  手机趣事

 

(原创小说)

 

那年,黑娃给媳妇买了手机。

 

因为在人多的地方,他看旁边的男人,手捉手机,盖在耳朵上,亲密的和手机里面的人说话,眉眼全是喜,最后,嘱咐:“哦,我知道,那你也要知道啊,哦,那就对了,就说这些,挂了!”男人往裤腰那儿塞手机,嘴咂巴,好像嘴唇抹了蜂蜜。听口气,听用语,对方是一个最最知心的人,最最知心的人,能是谁呢?还不是媳妇,老婆,妻子。

妻子叫猪女,名字真不好听,但人却长的出特,月牙眉,杏核眼,樱桃嘴,杨柳腰,你谁见她一眼,你谁的心就跳,跳动加速,步子也挪不动了,要等好半晌,才能清醒过来。起步,要撞上人;骑车,骑到了阳沟边。

黑娃羡慕别人,觉自己,也差不了多少。谁不知道爱媳妇吗?老婆又没多的,你别人能在外面,傲里傲气拿手机说话,我黑娃,难道不会说吗?难道我不知道,在两个地方,通过手机说话,像在跟前一样有意思吗?

手机买回来了,猪女接过去,看了看,指头捻了捻,冷冰冰地说,“你买,你用去,我不用。”说着,把手机又塞给黑娃

“我用两个吗?”黑娃说

“我不管。”猪女说

“你才是个瓜熊 !”

“你是个灵熊!”

“我村里数了数,长的漂亮的女人里面,就你一个没手机。”

“要手机做啥呢?”

黑娃想说“和你说话呢。”但立刻儿觉得,在一块都没说的什么了,就说:“你这人,难道还不明白,我出去了,猛然有一个事要告诉你,我往回飞呀?就飞,一时半会也飞不回来。”

猪女沉吟半晌,手伸出去,接了手机,说:“你这么说,这手机还有用。我还以为你看见人家,学样样,学阔气。”

“看你说的,我是娃娃?”

“我看你有时就像娃娃,别人有个啥,你看见了,你也就想买。”

“还不是为了你吗。”黑娃傻样的笑了笑。

 

也真是的,有手机,就是方便。不去外面,一个在地里,一个在家里,想了,手机响了,这边一看:黑娃;那边一看:猪女。

“你准备做啥饭呢?”

“你得是饥了?”

“不饥。”

“一会儿你回来。”

“我想,你如果做面,你给咱做清汤面。”

“知道。”

“今上午我渴了,我想多喝。”

“知道。”

“就这些。”

“还有啥呢?”

“没了。”

猪女不啃声,仔细听,没声音了。

黑娃不啃声,仔细听,没声音了。

关了手机。

黑娃脸黑,人缘特好,朋友也多。听说给猪女买了手机,朋友就闹嚷嚷的要黑娃请客。

黑娃说,“社火过了法门寺,庆贺已没意思了。”

“谁说没意思,不论添置个啥东西,请客,是不用讲的。”

“到哪儿吃呢?”

“就在你家里。”

“家里吃啥?”

“叫猪女做臊子面,你去街上,弄点牛肉,猪头肉,再买一条鱼,再弄点粉丝,香菇,豆芽,莲菜,豆腐,反正,你多弄点,弄丰盛,甭寒酸。”

院里摩托车一下子放满了,没地方了,有几辆放在门上,让村里孤陋寡闻的人好羡慕。

一天下来。黑娃忙的满头大汗,等把朋友送走,都夜深了。桌子、板凳,擦干抹净,归了地方,人累得,就想栽倒就睡。

这时猪女的手机响了。

猪女取出来看,出现的号码不知道,着急的想,谁这么快,就知道我有手机了。搁在耳朵上,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先是叫她姑,后嘿嘿的笑,说,“你们请客,也不给侄子说。”

猪女一急,说,“谁请客来?”

又是嘿嘿一笑:“你和我姑父,还瞒藏我。”又嘿嘿一笑。

猪女知道话说错了,赶紧解释:“龙龙,”她叫着,龙龙是她娘家侄子,“你听姑说,你姑父朋友多,想吃了,就结伙来了,没请客,真的没请客!”

猪女手机还没断,黑娃手机响了,黑娃不想回,但看号码,不得不回。

“喂,表哥,咦,错了,错了,没请客,没请客。看你说的,咱弟兄啥关系吗?咱是铁哥儿关系,咱的关系,比朋友关系还要铁,你放心,真正请客,还能忘了你吗?再说,你想,买一个手机,前几年,请客吃饭,人还相信,这阵,你相信吗?人身上都有了手机,请客吃饭,不是被人笑了。”

黑娃简短的说毕,赶紧把手机关了,因为一个号码又打过来了。

猪女的手机,很平静,不过,她还是关了,因为她有一个姐姐,如果姐姐打过来,问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交待呢?

总算静下来了。

气的猪女上炕踢了黑娃一脚,黑娃顺势把脚连同人拽到怀里。

“你到街上,和你的朋友吃一顿饭,不就对了,却要在家里,弄的响声大的。”

“这有啥吗?又没有做贼,偷人。”

“你不乏吗?”猪女有点讨厌黑娃了。但黑娃抱着猪女,一声不吭,呼呼大睡了。

 

手机麻烦就开始了。

猪女的手机总是响,拿起一看,是一个生号码,回吗?打过来了,怕要回;不回,万一有要紧事呢?

键点了一下,声音出来了:

“猪女。”

她不由“嗯”了一声。

“你不认识我,我认识你。”

“你是谁吗?”

“我是谁,不要紧,我认识你。”

猪女挖空心思想这声音,想不出来。

这声音又说:“我认识你,因为你是美女,你美,你看不见,可我看见了。”

“讨厌!”

猪女手指头一点,关了机。

又响起来。

猪女又打开。

“喂,喂。好我的美女,手机都不接了。”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像熟人,但凭声音,记不起来。

“你是谁?”

“我是最崇拜你的人。”

“ 我不认识你。”

“我认识你。”

“你是哪里人?”

“我是你最近的人。”

“你有啥事吗?”

“没啥事。”

“没啥事?”猪女不知道问什么了,“没啥事,你打手机做啥呢?”

“我就是想给你打手机。”

“你想说啥呢?”

“我也不知道说啥。”

手机里面嗡嗡,咯吱,咯吱。

猪女心想:“这人怪的。”

这男人就怪,停下,竟自动挂了。

黑娃回来,猪女把手机给黑娃看,黑娃查了,光看见号码,,也不知道是谁,就问:“打来说了啥?”

“夸我。”

“夸你啥?”

“夸我是美女。”

“还说啥?”

“再没话了。”

黑娃望了猪女一眼,说:“美女还叫他说呢?”

“人家要这么说。”

“他不说,你就不美了?”

“人家要这么说呢。”

黑娃又查看手机,查不出什么,把手机给了猪女。

猪女不想接,说:“我不带了。”

黑娃说:“吓死了。”

猪女说:“我就知道,有了手机,麻烦多的很。”

“吓死了!”

“那我装上。”

 

这一天,黑娃回来,猪女把手机给了黑娃。

“你看上面。”

黑娃点了信息键,第一条短信,落在眼中。

“亲爱的,你好,我想你!”

翻出第二条短信:“你好,亲爱的,我想你”

第三条短信:“亲你!”

太肉麻了。

黑娃不往下翻了。

怎么胡说呢?

是谁?

他的脑子快速的旋转,奔着找人。

他认识的人里面,没这样的人,那是谁呢?

脑子又快速的旋转。

手机托在手心,又往下翻。还有:

“你白净,像天上的月亮。”

“你美丽,像地上鲜花。”

“你为什么不啃声呢?”

“你为什么不好好再打扮打扮你呢?”

没有注明发信人,短信出自几个人的手。

黑娃哑巴了,把手机丢给猪女,说:

“你人缘太好了,手机买下时间不长,就这么多的人给你发短信,你以后红的就说不成了。”

“都怪你惹的。”

 

猪女把手机没装。

手机躺在炕上。

黑娃在街上碰上一个人,说起一件事,要问猪女,手机打回来,没人接。

这人说这事还紧的,叫黑娃再打。

黑娃再打,手机里面也响,就是没人接。

这人就怀疑地嘲笑黑娃:“你给媳妇没买手机?”

黑娃说:“没买,我打啥呢?”

“我想你是装样子。”

“我还装样子?”黑娃有笑了,“我有装的啥样子?”他问这人。

这人说:“你媳妇漂亮,听人说,你不叫她和人打交道?”

黑娃又笑,呐喊起来:“我啥时候还这么独裁啊?”

“我听人家都这么说。”

“你耳朵怕不好,听岔了。”

“我耳朵亮的很。”

“那就是你脑子有问题。”

“我脑子亮清的很。”

“头在你肩上,又没有在我肩上,那我也就不知道了。”

回去,黑娃把猪女狠狠的训了。

“你把手机呢?”

“手机在炕上。”

“你怎么不装呢?”

“我看你不高兴。”

“我怎么不高兴?”

“你模样像黑风,我怕你。”

“你看你,我在街上,碰上个人,有紧要话问你,可给你就是打不通。”

猪女赶紧把手机拾了起来,点了下键,黑娃号码显示出来了,连续三个,四个。

她微微有些不安,说:“那我可就装上。”就装在了裤子兜兜。

“谁又没叫你甭装。”黑娃生气的说。

猪女等黑娃离开,把手机掏出来,开机又看,又是许多的短信:

“亲爱的,你好!”

“可以说说话吗?特想听你的声音。”

“我看见你的眸子,你的碎嘴,你知道我多幸福吗?”

猪女关机了。

静静的想了一会,觉得有笑:我的嘴怎么?还不是吃饭的一张嘴么。我的眼睛,还叫眸子,叫的洋气的,我怎么能知道你的幸福呢?你想听我的声音,你在哪个地方?我不知道。你远了,我声音再大,你也听不见;你近了,你不是就听见了。亲爱的,胡叫啥呢吗?…….正想着,手机响了,点一下,就听,不见声音,很恼火,厉声问:

“你是谁?”

“我是你姐。”

“啊,姐!”

“你跟谁生气呢?”

“我没生气,我以为是别的谁打呢?”

“别的谁打,也不能用这声口。”

“我,”嘻嘻,猪女赶紧笑了,“姐,没事,你说。”

“我没说的啥,你这女子,姐想你了,你以前没手机,没方子通话,现在你有手机了,你也给姐不打,你心上就没姐么?”

“不是,姐,我就是想给你打,手机刚拿在手里,你却打在我头里了。”

“你这个妹子,学鬼了,会说话了,我不打,谁知道你啥时候,才能记起我。通话费钱,你也划不来。”

姐说了一阵笑,又说了几句正事,把手机就关了。

猪女冷了半晌,手机又响了。

这会,她长吸了一口气,又长吁出去,静了静心,把手机打开,她静静的听。

“喂,”是陌生男人的声音。

“你是谁?”她想到姐的话,声音软和的问。

对方支支吾吾。

“你是谁吗?”她不由语气加重了。“你说话,我听不见你是谁吗?”

“嘟——嘟——嘟——”声音短了

“你看,”猪女叹息着装了手机。

 

短信特多,问候特多,夸奖特多

手机像一个勤人,整天忙活。猪女把彩铃改成了震动,在大腿那儿震动起来,她就赶紧掏出来。有时没声音,问半天,也没声音,就说:“你没啥了,就不要打了,”

还说,“你连个话都不会说。”

一条短信发过来:“我不敢跟你说。”

猪女不会发短信,心里却说:“你胆子就么小?”

一条短信又发过来:“我胆子特小。”

猪女心说:“你胆子小,你还胡发短信呢?”

一条短信发过来:“但我爱你!”

猪女心说:“胆子太大了!”

一条短信发过来:“我爱你,胆子就大了。”

猪女心说:“我是个瓜妇女,不知道个啥,爱我啥呢?”

短信不断的发过来:

“你性子太柔和了!”

“你脾气太好了!”

“你通情达理!”

“你勤快的很!”

猪女心想:“我漂亮,我美,怎么不说了?”

一条短信发过来:“你的美,是次要的;你的漂亮,也是次要的。”

这个男人短信发的有意思。猪女笑了。

“我知道你会笑我,我就是逗你笑的。”

全程快速,猪女想到那儿,短信思路跟到那儿。有点奇了。

她想给黑娃说,也就给黑娃说了。

黑娃以为耍呢,说虚话。猪女把手机给了他。

黑娃翻开,短信条条,相互衔接,天衣无缝。

黑娃念叨:“我不敢跟你说——我胆子特小——但我爱你——我爱你,胆子就大了——你性子太柔和了——你脾气太好了——你通情达理——你勤快的很——你的美,是次要的。你的漂亮,也是次要的——我知道你会笑我,我就是逗你笑来的。”

黑娃看着看着,脸上转了色,哗哗,把短信全删了,最后手机屏幕上,成了片空白。黑娃把手机给了猪女,黑着脸说:“谁没事,说那些闲话做啥呢!”

“我也这么说呢。”

“你不会发短信?”黑娃明知故问,“你发个短信,就说,你闲了打麻将去,瞟三叶去,有时,手气好了,还能赢几个钱呢。发短信,一条一毛,你看他,发了多少,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呀,整整十个,一块钱,还劳心费神的。”

“人家怕钱多么?”

“钱多,也不能这么花。”

“我也这么想。”

 

猪女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多美。

一出门,碰上人特多,也不知道从那个地方出来。和她和蔼说话,问她吃了没有,吃的啥?这阵做啥去?

“昨天,我一天了,还没见你?”

猪女说:“昨天,我在地里,后又回到家里,也是胡打转转。”

“黑娃能舍得让你劳动吗?”

“不劳动,吃啥呢?”

“听说给你买了手机?”

“哦。”

“你是多少号数,我记下,我想和你说话,我就直接打到你的手机上。”

猪女把手机掏出来,也不是炫耀,只是摸了摸,说:“你没事了,你就不要给我打了。”

“啊呀呀,我还没有给你打,你就叫我不给你打了。你不想和我燃(接触)了?”

“和你怎么不燃吗?”

“我又不是男的,你怕什么?”

“你瓷透了(不知羞)。”

“快把号码给我,我晚上,给你打。“

说话的是最痒的女人,什么话都说,记了号码,离开猪女几十步,立即用她的手机偷偷打过来,猪女手机响了。

猪女打开,压在耳朵上。

痒女人说话了,装出男人胆小压低的声音:“我想你!”

猪女脸扑的红了,左右看了看,跟前没人。

“我太想你了!”男人的泪声。

“你救救我吧!”

猪女把手机关了。

痒女人格格笑,摇着手机,走了过来。

猪女看着,猛然觉出手机里面的男人,不像男人,是装出来的男人的声音。她明白了。扬手打痒女人。

痒女人用手架住,又拉了一把,把猪女拉在怀里,在脸上亲了一口,掀开,不停就说:

“你是真正的美女,把我爱死了!”

一个男的走过来。

“你看你两个。”

“我两个怎么?”

“你两个好。”

“怎么好?”

“就那么好吗?”

“你吃不吃醋呢?”

“我吃的什么醋?”男人撇起了洋腔。

“你看我两个那么了一下,你今儿一天,就不好好劳动了。”

男人赶紧走了。

猪女回去给黑娃说,痒女人太痒了。

黑娃说:“那是烂嘴。”

猪女说:“装男人装的像的,吓了我一跳。”

黑娃说:“,你胆子也太小了,手机里的声音,把人还能吃了。”

“看你说的,在街道,那是啥话吗?”

“你胆子放正。”

“我就不想要这手机。”

“讨厌了?”

“日眼的很。”

“不要,就有许多不方便。你想,麻烦才多。”

“我不要了。”

猪女真的扔了手机,想想街道一幕,真有点惊心动魄,这阵人啥话,在手机上都说,我扔了,看还说什么。

不过,一摔开,忽然停了,比原先的不方便更多。

黑娃歪猪女:“你这人真是的!”

猪女说:“我怎么? 惹你了?”

“你真是的!”

黑娃也不好说,骚扰电话,是公众反感的事情,一个人本事大了,难免有骚扰,一个女人,太迷人了,难免有骚扰。怎么对付呢?

他苦思冥想,没办法。

猪女看他愁场,突然畅快的说:“我有办法,你甭怕!我用手机,这么好的东西,扔了可惜。”她把手机又拾起来。

 

“喂,猪女。”

“你说。”

“你说话怎么生硬的?”

“我没生硬么。“

“你怎么不到街上来了?”

“去街上做啥?”

“你不买香皂了?”

又说,“你不买洗衣粉?你不买盐?不买吃货?”

“我不买。”

“你还节省的?”

“嗯。”

 

“喂!”

“喂。”猪女跟着。

“你能听来我的声音?”

“我听不来。”

“我就是爱你的人。”

“你住在啥地方吗?”

“这个我不告诉你。”

“那为啥呢?”

“我不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你泥?”

“告诉你,就瞎了。”

“眼睛瞎了,还是人瞎了?”

“你,唉!”对方的声音,忽然燥了,“你不懂人!”

猪女不回声。

对方又说:“把心掏出来,你也不懂人!”

猪女不出声。

“你到底不懂人吗?”

猪女不出声。

“喂,你拿没拿手机?”

猪女不出声。

“这人,”对方真正的气恼了,没耐心了,“不跟你说了!”挂了手机。

猪女方才笑出了声:“嘻,你打呢么?怎么不打了,你有钱,你尽管打,我就听,你不是爱我么,爱人,谁还不愿意吗?是好事,可却不打了,看来,也没多大本事!”

猪女嘲笑了那人。

可那人好像知道了,还有许多喜欢给她打手机的人都知道了,手机都打了过来。

第一个打来的。是这样说:

“你看不起我?”

第二个打来的,这样说:

“你眼睛怕有点太高了吧?”

第三个打来,这样说:

“实在想不出,你非常傲气!”

还有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猪女一气接了十个,猪女想:“豁出去了,今天专门接,看有多少电话,不就是爱我吗?爱我,我都喜欢,可我有黑娃呢么?我和你不能说的太多。我要管娃娃,娃娃要上学念书,我家有六亩地,要和黑娃种庄稼,要想吃穿。你都就没个执事了?没媳妇?没老婆了?不管媳妇老婆了?是个光棍?总有爹有妈?就是啥都没有,你还有你呢么。你不值钱吗?你不贵重吗?”

猪女底气足的很,怪道黑娃对她放心,跟了一个人,就铁了心了,以后要饭,也要跟他,手机骚扰怕死了,才不怕呢?打的越多,说明人缘越好。说明才要这么做下去。

猪女最后对所有打电话的人说:“

“其实,手机上说话,也说不清,有时,蛮误会人,你不忙了,你就来,当面说,说的清,让我也能看清,是真的爱我,还是假的爱我。”

这么一说以后,猪女的手机,就清闲了。十天半月,接不上一个陌生电话。

她还有点怪寂寞,对黑娃说:“这手机用场太少。”

黑娃说:“一月,就是交交费,身上响响,耳朵上扣扣,再你还要怎么?”

猪女“呀”了一声,说她都忘了,她姐给她打电话,叫她操一个心呢,她那几天,被手机搅的,忘的光光净净。她麻利从身上掏出手机,就给姐打。黑娃看见她扭腰忙乱的劲儿,忍不住,都笑了。

 

二零一二年八月

关中卿人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生活|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99)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