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闲散一石

 
  • 关注好友人气: 961
  • 好友关注人气: 573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跨省抓捕”即使合法,也要及时释疑解惑

原创于: 2018-04-15 21:25:49

标签:

 “跨省抓捕”即使合法,也要及时释疑解惑

闲散一石

    

    本人有些孤陋寡闻,这两天才知道有一个“鸿茅药酒”。不知道这酒厉害不厉害,但是从报道看,这家酒厂的确厉害,居然能够通过法律手段,将远在千里之外的居民抓获归案,不得不服。


  2017年12月,拥有麻醉医学硕士学位的广东医生谭秦东,发了个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网帖,从心肌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想说明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鸿毛药酒”认为他恶意抹黑,并造成自身140万元经济损失,将其告到警局。当地的凉城警局以“损害商品声誉罪”将谭秦东跨省抓捕了,至少已经4个月。


  暂且不论警局的跨省抓捕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是否符合办案程序,也不论谭秦东是否真的构成“损害商品声誉罪”,因为这些都是法院的事,不用说咱一介布衣,即使办案警局也说了不算,因为罪由法定,法院具有最终裁定权。需要说的是,即使依法办案,当一个案件成为舆论焦点时,警局也有义务采取普法的办法释疑解惑,及时回应公众关切。


    有的报道称,谭秦东的妻子刘某说,今年1月,几名自称是凉城县警方的便衣警察,将谭秦东从广州的家中带走。在抓捕时,警察未能提供逮捕通知书等有效的证明文件。“当时我在家里没有看到我老公被抓到的过程,等我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在二楼被几个人按在了地上。” 刘某回忆称,“其中有一个人出来和我讲,‘现在要找你老公去问话’。我问是什么罪,他们也没说,就说‘我不方便说,你先回去’,叫我等着,之后会电话通知。”


    刘某说,1月10日谭秦东被带走后,她和律师前后三次前往凉城县与警方沟通,直到到了当地,才了解谭秦东被捕的原因,而且是“我们也是律师见到警察之后,才拿到了逮捕通知书。”刘某讲述,谭秦东在与律师的会面中告诉律师,抓捕他的人当中有鸿茅药酒的人,“律师去见他的时候,他告诉了律师里面有鸿茅药酒的人,因为那个人主动站出来说‘我是鸿茅药酒的’。”


    这个案件太小了,也太普遍了,警察办案应该首先出具法定证件,亮明自己的真实身份,然后出示法律文书,公事公办,有板有眼,用不着秘密抓捕。刘某的说法一经报道,公众想不明白,刘某的说法是真是假?如果她说的是真,那么前去办案的警察为何如此不按法律规定行事?如果警察如此随意,公众的人身自由权力又如何保证?因此,公众对刘某所说的这些细节极为关注。对于这样的事情,办案警局有义务进行说明,一是以正视听,以免公众不明真相,二是维护形象,以免自己的合法行为被误解。可是让人有些意外,凉城县的办案民警只是说,“我们去了4个民警,包括我们派出所和市局的人。”只是间接否定了“鸿茅药酒人员带警察去抓人”的情况,并没有说明四个人的具体情况。


    更加让人不解的是,对于谭秦东的妻子刘某关于逮捕当时未能提供逮捕通知书、当时没有告诉抓捕的罪名、律师三次见到警察之后才拿到逮捕通知书等情况(从网上的逮捕通知书标注的日期是1月25日,证明刘某所言属实),却是避而不答,表示更多的细节无法透露,需要记者去当地详谈。不就是抓捕一个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的人吗,“细节”还有什么需要保密的,还有什么不可以公开说明的情况呢?


    还有网友指出,警察到外地抓捕犯罪嫌疑人,应该由当地警察实施或是与当地警察一起办理,然后移交给前去办案的外地警察。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么凉城县警方的警察,穿着便衣,既没有出示法定文书,又没有当地警察在场,就将谭秦东从家中带走,在程序中确实存在问题。网友说得对不对,凉城警方也有必要进行说明,公开回应公众的关切。毕竟,现在是依法治国的时代,任何人都应该依法办事,警察更不能例外。


    此案并不复杂,不过是一篇文章的事,可是从立案到移送检察机关,前后足足用了4个多月的时间,确实让人惊讶。按照警方的说法,2017年12月22日“鸿茅药酒”报案,2018年1月2日立案侦查,1月10日抓捕嫌疑人谭秦东,1月25日经检察机关批准对其逮捕(这也证明抓捕时并没有逮捕批准文书),目前案件已依法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从立案到逮捕,只用了23天时间,移送检察机关却用了将近3个月的时间,如果不是被媒体报道出来,估计移送的时间更长。此案在办理过程中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得而知,但是可以断定一定有难言之隐,否则如此简单的案件不可能拖上这么久的时间。


    “鸿茅药酒”跨省抓捕案,一经公开报道,已经不断发酵,引发了医学圈、法学界、媒体和公众的热议,成为一个舆论焦点。“鸿茅药酒”跨省抓捕案有太多的疑点需要被正视和解答,以解公众之惑。面对这样的舆情,办案警方应该勇敢的站出来,对各方面的各种质疑进行说明。这既是警方的义务所在,也是接受公众监督的要求所在,还是以案普法的需要。质疑不要紧,只要把问题说清楚即可。

闲散一石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社会| 所属自分类: 社会 | 评论数 (0)| 阅读数 (7070)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