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鹤荫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3
  • 好友关注人气: 6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晋书》随笔 批评时政世风的孙楚孙绰祖孙

原创于: 2018-04-27 13:32:25

标签: 《晋书》随笔

 批评时政世风的孙楚孙绰祖孙


孙楚、孙绰祖孙,才气浩大,趣事流传下来的很多。他们倜傥不羁,各标风貌,引领世风,这对祖孙是一代大名士。

孙楚,字子荆,《晋书.孙楚传》说他“才藻卓绝,爽迈不群,多所凌傲,缺乡曲之誉”。

“多所凌傲”,所对的是哪些人?当然是瞧不起的人。

不需要沽名钓誉,不需要得到乡曲来捧红,可还是成为一代标新立异的大人物,这就是孙楚。在那个门阀士族占统治地位的年代,孙楚大有离经叛道之嫌,竟然如此令人匪夷所思!

孙楚动人之处大概就在于此:孙楚想要隐居,他对那些卫道士那些色仁而行违的人很是看不惯,于是与友人王济道衷肠。孙楚想要说的是“当欲枕石漱流”,而脱口误为“当欲漱石枕流”。

王济不赞同孙楚隐居,劝他还是要与世俯仰,身处朝堂。王济于是紧紧抓住孙楚“当欲枕石漱流”这一口误,说道:“流非可枕,石非可漱。”

孙楚就是与人不同。他发现自己出现口误,于是顺势而下,曰:“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厉其齿。”

枕流,是为了把耳朵洗干净,来听得广泛听得真切;漱石是为了把牙齿打磨得尖利,伶牙俐齿,让那些丑恶现象无处藏身;孙楚就是标新立异,柳暗花明,与众不同。

反应如此神速,思维如此敏捷,孙楚、王济各是好才思!

孙楚与王济友善,与日俱增。王济英年早逝,及其将葬,时贤毕至。孙楚最后来,而哭之甚哀。他边哭边说:“卿常好我作驴鸣,我为卿作之。”孙楚说罢,就一边作起驴的鸣叫一边作起驴的形态,体似声真,宾客无不笑,大笑孙楚不谙世事太伤风雅。

孙楚不为所动,依然作着驴鸣作着驴态。事毕,他环顾众人,悻悻地说道:“诸君不死,而令王济死乎?”

孙楚之倜傥不群,若此类也。以此来缅怀友人,孙楚出自真性情。

孙楚之孙是孙绰,孙绰字兴公。《晋书.王羲之传》收载王羲之的《兰亭集序》,说王羲之曾同一代名士游览会稽美景,在这些志同道合“文义冠世”的友人中,就有一位孙绰。于是便产生王羲之那名冠古今的《兰亭集序》其文墨来。

《晋书》记下一个故事,说孙绰曾与好友习凿齿同行,孙绰在前,习凿齿在后。孙绰开始打趣习凿齿,回过头对凿齿说:“沙之汰之,瓦石在后。”习凿齿不假思索,出口对曰:“簸之扬之,糠秕在前。”

“沙之汰之,瓦石在后”,“簸之扬之,糠秕在前”,

其所对之工,所寓之深,是在看似调侃间脱口而出,却毫无半点雕琢之嫌,他们的文思才情令人赞叹。

他们或许是在抨击时政世风。我们知道,瓦石糠秕之类常来比喻那些为官为宦的劣质之材。“黄钟毁弃,瓦釜齐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屈原在《卜居》中曾这样呐喊,把瓦石之类说了出来。

《晋书.刘惔传》说刘惔尤好老庄,任性自然情趣,他为官清整,被人敬重,而三十六岁就病逝。孙绰前去吊祭,为之写下诔文曰:“居官无官官之事,处世无事事之心”。

前一些时日,我在网上发现还有人把这句话拿出来说给大家听,虽然距离孙绰生活的那个时代已经那么遥远了,还有人提及此联。

何谓官官之事?何谓事事之心?“居官无官官之事,处世无事事之心”,该当如何解读?孙绰在褒扬好友刘惔,亦在抒发胸臆,他是站在“为官轻整”这一边来解读,于是乎就可以看出他说的仍是官场世风。

孙楚四十多岁才出仕,在石苞(是那位争豪斗富的石崇之父)将军幕下为参赞军事。孙楚对石苞很不敬重,为石苞不容,遂湮废积年。晋惠帝初年,孙楚官为冯翊太守。孙绰曾在征西将军虞亮手下为参军,还曾被会稽内史王羲之引为右军长史,还做过永嘉太守。桓温跋扈,朝廷畏葸,莫敢谏之,孙绰先行上疏批评桓温,桓温虽大不悦,亦包容之。

孙楚所作《与孙晧书》,其洋洋洒洒,极具文采哲思,且有如干戈,尽露锋芒,极具声势,《晋书》载之。孙绰有“于时才笔之士,绰为其冠”之誉,《昭明文选》收其《游天台山赋》。

“沙之汰之,瓦石在后”,“簸之扬之,糠秕在前”,如果一个社会一个朝代的官员队伍成如此现象,前后皆是瓦石与糠秕,有责任感的人该何如对待?“所以枕流,欲洗其耳;所以漱石,欲厉其齿”,还是应该这样,来个洗耳厉齿,来个批评时弊。孙楚、孙绰祖孙在举止言行甚或谈谑中表达了对社会的忧虑,对社会不良风气的批评,他们是有责任感的大名士。



鹤荫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10)| 阅读数 (375)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