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zhuopushitou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3
  • 好友关注人气: 12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再“辨误”

原创于: 2018-05-16 12:44:28

标签:

 再“辨误”

在我们的政治宣传和政治教育工作上始终为“两张皮”而犯愁,也为工作创新而大伤脑筋,问题究竟出在哪?

事实很简单。出在以名词解读名词,以文件宣读文件。

不信?

看一看事实就知道了。

政治工作的开展,并非是,更非仅仅是稳健的宣贯,更重要的是解读——工作实际中出现的新情况,解决新问题。比如:企业改革中由于制定政策和出制政策者的利益自享问题如何厘定?发展与享受的比例约定?等等问题。而这些问题是直接关系到改革成败的关键问题。农村的土地政策的时间约束与不公问题,等等。还有因国策的变更带来的后续独生子女老人的养老等问题,这也是工业政治工作者和农村政治工作者的宣传里焦点的不同点。但是,我们的政治工作者除了解读领导的讲话,政府的工作要点以外,还做了什么呢?

这一切,都是值得政治工作者加以研究,厘清,探讨的。但是不,而是一味的解读、深度解读。

“把统治思想通进行统治的个人分割开来,主要是同生产方式的一定阶段所产生的各种关系分割开来,并由此做出结论说,历史上始终是思想占统治地位,这样一来,就很容易从一些不同的思想中抽象出‘一般思想’、观念等等,而把它们当作历史上占统治地位的东西,从而把所有的这些个别的思想和概念说成是历史上发展着的‘概念’的‘自我规定’。在这种情况下,人们的一切关系都可能从人的观念、想象的人、人的本质、‘人’中引申出来,那就是十分自然的了。”我们的政治宣传工作不正是如此吗?

我们的大学教授,政治、哲学家们,吃饱了饭之后,不就是这么一件工作——领导如是说,再解如是说,深解如是说。有多少多提名词;有多少古典用语……,如此这般,夸夸其谈,但是,人们会问:“你联系了多少实际?”“你解决了几个实际问题?”他就会堂而皇之说:“领导如是说的!”所以,马克思说:“只要阶级的统治完全不再是社会制度的形式,也就是说,只要把那种特殊利益说成普遍利益,或者把‘普遍的东西’说成是统治阶级的东西的必要性消失了,那末。一定阶级的统治似乎只有某种思想的统治这种假象当然也就会完全自行消失。”

但是,我们的政治工作宣传者,其实就是一群宣讲团,除了文件,就是讲话,忘记了活生生的实际社会。人们在想什么?企业家在思考啥问题?改革的着眼点在哪?落脚点是啥?一概一窍不通。既不调查,也不研读,更不了解历史的形成过程,就是一味的实现“文件的指标。”律师不了解律例的由来与沿革,甚至连国策的变序都一无所知,就钦差大臣下车伊始夸夸其谈起来。这是规定,那是限期……

写到这里,大师们,大家们,就会振臂怒目,撸袖擦拳了。

“且慢,。事实不是如此吗?”

领导的讲话是“需要落实”的,国家的政策,是“需要落实”的,但是,它不仅仅需要“解读”,深度解读。其实文件很清楚,但是,经过大师们的解读、深度解读,似乎就不那么明了了。什么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的那些解读、深度解读对明白无误的讲话,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这就是要害所在。这是因为:

马克思说“第一,必须把统治的个人——而且是由于种种经验的根据,在经验条件下和作为物质的个人进行统治的个人——的思想同这些统治的个人本身分割开来,从而承认思想和幻想在历史上的统治。

第二,必须使这种思想统治具有某种秩序,必须证明,在一个承继着另一个的统治思想之间存在着某种神秘的联系。达到这一点的办法是:把这些思想看作是‘概念的自我规定’(所以能这样做,是因为这些思想由于他们都有经验的基础而彼此确实是联系在一起的,还因为它们既被仅仅当作思想来看待,因而就变成自我区别,变成由思维产生的区别)。

第三,为了消除这种‘自我规定着的概念’的神秘外观,便把它变成某种人物——‘自我意识’;或者,为了表明自己是真正的唯物主义者,又把它变成在历史上代表着‘概念’的许多人物

 ——‘思维着的人、‘哲学家’、思想家,而这些人又被规定为历史的创造者、‘监护人会议’、统治者。这样一来,就把一切唯物主义的因素从历史上消除了,于是就可以放心地解开缰绳,让自己的思辨之马自由奔驰了。’”

马克思对此无不嘲弄的说:“在日常生活中任何一个小店主都能精明的判别某人的假貌和真相,然而我们的历史编纂学却还没有达到这种水平的认识,不论每一个时代关于自己说了些什么和想了些什么,它都一概相信。”

看一下我们的政治宣传工作,我们又作何感想呢?政治宣传工作难创新难在哪里?——不就已经一目了然了嘛!

二〇一八年五月十五日

zhuopushitou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社会|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1854)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