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于都河

 
  • 关注好友人气: 129
  • 好友关注人气: 127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人应有什么理想?

原创于: 2018-05-21 21:16:19

标签: 高兴共产主义旗帜

最近,关于“腾讯没有理想”的争论引起关注。那位腾讯当家的在回应“腾讯没有理想”的说法时曾说,他的理想不是为赚钱。也就是说,腾讯不是没有理想,但理想一定不是赚钱,说得真轻巧啊,也很时尚、正能量,他为的是什么呢?人们还是要问的。

一个企业是不是应把赚钱当理想恐怕在改革开放后是出现过一段混乱时期的。那个时候把赚钱放在企业的第一位是很平常的事。于是乎就有了像三鹿奶粉那样不择手段赚钱的企业,也出现了像苏丹红那样使假赚钱的企业,甚至毒酒、毒食品也出现了。当然,作为企业它就是要赚钱,这没有错,所有的企业都要赚钱,否则它就得关门、或者破产,同样也就不能为社会服务,做出应有的贡献,它就不是办企业。而企业为赚钱进行谋划、扩张、发展、推出各种各样的企业发展的措施、政策,进行各种各样的竞争亦是无可厚非的。

不过,企业赚钱它都是有前提的,就是百姓们常说那个“良心”,叫不能昧着良心赚钱,这似乎是企业经营的最后底线,或者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而最后的评判则是社会。

至于那个腾讯的理想是不是不为赚钱恐怕也不是自己说了算,也应由社会来判定。

企业经营在这个底线和前提下,它还要公平竞争,还要为社会谋利益,为大众谋利益,为国家服务。不能对社会一无所用,不能对国家没有贡献,不能只是从大众身上赚钱。

且不论腾讯有没有理想,看腾讯与某舶来品超市联合禁止其它形式的支付进入这个超市恐怕涉嫌非公平竞争吧?而这为的是什么?如果不是为赚钱,为什么搞这种排他性的行径,或者说搞不正当、不公平的竞争。为什么不允许别的形式在超市支付呢?是怕别人与自己公平竞争吗?这肯定不是只损害了其它支付形式的利益,还损害了很多消费者的利益,这种排他行径、损害消费者利益的行径很难让人相信腾讯不是为赚钱。

也许我们能假定腾讯那位当家的说的理想不是为赚钱是实话、真心话,但腾讯的一些行为,特别是这种排他性的行为、搞不公平的竞争行为却实实在在是为赚钱吧?

对腾讯的不满恐怕不是仅仅在于那个没有理想的说法。记得有报道说某些家长对腾讯的游戏表达过不满。腾讯搞游戏不能说是不对的。但腾讯的这些个游戏是不是让很多孩子、学生过多的关注了?甚至让很多的成人也过多的关注了?中国有句古话,“业精于勤而荒于嬉”。“嬉”的解释可能很多,长期以来主流的解释就是不能贪玩啊。沉溺于游戏算不算是贪玩呢?也许腾讯会说,我有警示呀,我有前提要求呀,我有客观的限制措施。但这些警示、要求、措施从客观上来讲都无法改变游戏对孩子、学生和一些成人的负面影响和作用,说“腾讯没有理想”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意思呢?至少可以说腾讯的那些措施属于表面文章,或者说根本不到位吧?

当然,无论是谁,沉溺于游戏主要责任并不在游戏的开发者、组织者、推广者和提供、搭起这个平台的主儿。但让游戏充斥所有的闲暇时间是不是也有不妥之处呢?这恐怕不是玩游戏的责任而是搭平台的责任吧?建议,每个月来个停止游戏日如何?

其实,就社会整体讲,问题并不在“腾讯”有没有理想,也不在哪个企业有没有理想,哪个人有没有理想,一个企业有没有理想无关大局,一个人有没有理想也无关大局。问题在我国的企业有没有理想,各种各样的社会组织有没有理想,各阶层的大众有没有理想。说到腾讯没有理想,恐怕还有很多企业都能说它没有理想吧?

过去,大家都有理想是毫无疑问的,理想是什么也并不模糊。记得小时候,我们的父母都曾问过自己的孩子,长大了想干什么?或者说,长大后的理想是什么。

过去就社会整体、就人民大众而言,理想就是建设社会主义,就是做共产主义接班人。而接班人前面的答案是很广泛的。于是,孩子们前面的答案无论有什么科学家,工程师、教师、医生、工人等等,后面的内涵都是建设社会主义,都是做共产主义接班人,这是落脚点。也可以说理想是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大众。

如今的父母还是有这样的问题,长大后想干什么,或者说理想是什么,虽然回答可能是完全不同的,也可能是相同的,但如今的答案其内涵和过去的答案可能大不相同,其差别是在内涵上。

过去的家长们没有望子成龙的那种想法,觉得都是人才,人都一样。而现在家长们的理想似乎都抱有望子成龙的期望,自己飞不起来,不能让儿女们也飞不起来,自己不能成为富翁希望下代能成为富翁,而儿女们的理想也与家长们类似。显然这就是背后的内涵不同于过去。都说要当什么什么,但与过去还有相同的意义吗?肯定是没有的,或者说大多数是没有的。

    那么,这种理想算是什么呢?

也就是说,不是仅有理想就没事了,还要看这个理想究竟指的是什么,内涵是什么。

当然,这里面有个不同的社会环境的影响。过去的说法是只有分工不同,没有贵贱之分。因那时没有挣多挣少之分,或者说差别不大,大多数人的收入差别不大,几乎各行各业的岗位都有人愿意去做,大家都是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大众。

现在则明显不同了。人们不再认可分工不同,不再认可没有贵贱之分,这使理想产生出很大的分歧。不同的人说的理想大概都不一样,是不是很多人、很多的社会组织、很多的企业不再把理想定在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大众上?

社会客观上的一些变化必然导致人们的认识变化。实际收入差距的不断拉大,让社会各阶层的人有了富与穷的区别,让百姓们也有富与穷的区别,特别是那只黑猫的吸引力太大了。你说,谁不想富、谁不愿意富呢?于是,人们的向往,追求或者说理想更多地注重在收入的多少上,或者说更注重如何富起来上,提倡先富嘛。

在人们的概念中,社会仍然是有分工的,但这种分工结果是贫富的不同,自然也就产生出贵贱之分。这种客观现实让国家、社会、人民大众渐渐淡出很多人、很多社会组织、很多企业的视野。记得改革开放后一段时间内,就有人鼓吹过一种观点,理想要现实些,把为国家、为社会、为集体、为大众视为不现实,为自己才是一种现实的理想。

于是,职业选择上就更多地瞄着收入高的,都是想着自己。似乎只有没有理想的人才会去干多数人不愿干的工作,收入低的工作如果不是无奈那是不能干的。共同点是很少再提到什么建设社会主义,做共产主义接班人,很少提到为国家、为社会、为集体、为人民服务、为他人。当然,国家的主旋律并没有变,国家要求的正能量没有变,可人们的内心是不是没变呢?人们心目中的理想是不是没变呢?

在这种情况下,当理想的内涵变化后,这算是有理想吗?争着先富发财算是有理想吗?

之所以出现“腾讯没有理想”的说法,不知原意是什么,可能指的是没有理想的现象多了,或者说像腾讯那样赚钱不是一种理想,或者说争着先富不是一种理想,或者说不考虑国家、社会、集体、他人就不算是有理想。

换言之,如今很多的企业、很多的人不是说他有没有理想,而是说他的理想与主旋律要求的理想不一致,与正能量要求的理想不一致。

那些贪官们有理想吗?他们的贪腐不算是理想,但在他们内心恐怕理想就是无穷尽的贪吧。否则,受贿干什么?否则越贪越多为什么?那一捆捆的钞票,几千万、上亿的钞票压在床底下,冰箱内,甚至埋起来干什么?

可见,更大的问题不是人们有没有理想,但一定在理想的完全不同上。在很多人的心目中,理想的内涵是完全不一样的。很多人理想的落脚点都放在了个人身上,无论是奋斗也好,努力也好,都是在为自己的先富,为自己的发财,而不是为国家、为社会,为集体、为他人。

问题还在于,个人有自己与主旋律不一致的理想不行吗?过去这大概不是问题,现在要说也不是问题,谁都可以有个人的不同于主旋律的理想,但我们不能提倡它吧?现在似乎非常崇拜个人的努力奋斗为自己带来的一切,而不是为社会、为国家做贡献,这不是正能量!

如今,在理想的问题上似乎有两种不同的现象影响着人们。

一种是把理想看成是很高大上的东西,是一般人不大能顾及的概念,忙着赚钱呢。理想是国家的事,是社会的事,不是个人的事,不是企业的事。个人有没有理想无所谓。同样,一些社会组织、一些企业也有这种现象。然理想并不应是高大上的,它应是每一个人、每一个企业、每一个社会组织都应考虑的,都应有的。正是这种把理想抬到高大上地位上的现象,让它显得高不可攀,显得像是天方夜谭。使很多人、很多企业、很多社会组织丢掉了理想,或者是缺失了理想的概念,真的就是没有理想。

另一种是不大正确的理想,或也能说成是与主旋律、正能量不一致的理想。把理想降低到一般的生存需求上了,把理想完全放到很低的位置上。把追求金钱,地位、先富当成是理想,把理想降格到一味地追求物质享受上,理想就是要赚钱,理想就是要发财,理想就是要成为人上人,理想就是要成为富翁,理想就是要个人享受。

看看那些富翁们的享受,看看他们的炫富,这些羡慕的人也要当富翁啊,先富不成后富也成啊,能富才是英雄,将相宁有种乎?项羽看到秦皇的心态油然而生啊,真是又想到黑猫了。

对个人来讲,这不能算是错,但不能算是有理想是无疑的,或者说不能算是有正确的理想。

从某种意义上讲,理想是人的精神支柱,是人生之魂。没有理想就如同人没有灵魂,没有精神支柱,而不正确的理想作为他的灵魂和支柱会怎样呢?是不是会有很多的不理想的名堂出现在社会上?

屈原那句话怎么说的?“归去来兮”。为国家、为民族、为社会、为集体、为社会主义,为共产主义的理想还是应成为大家的追求吧。

于都河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73)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