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鹤荫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3
  • 好友关注人气: 6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读史小札 读《随园诗话)

原创于: 2018-06-13 15:35:47

标签: 读史小札

 读《随园诗话》

我最早读到《诗话》《词话》之类的书,是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那时读到王力先生的的一本小册子,读了这本讲诗词格律的小册子,由此及彼,就去找读《诗话》《词话》的书来读,虽然有很多地方读不懂,还是读得津津有味,那个年代没有浮躁,是读书的年代。

一九七八年(一九七九年?)我买到丁福保所彙辑的《清诗话》,《清诗话》是规模的诗话丛书,收集了几乎所有清代诗话著作。郭绍虞先生评价曰,《清诗话》“系统性、专门性和正确性,比以前各时代的诗话,可说更广更深,而成就也更高”。当年买到这部《清诗话》很不容易,如果不和新华书店的负责人走后门是不会“分配”给我的。与买到《清诗话》同时,还买到《诗人玉屑》一部。那时候工资少,一双儿女小,这样的花销够是慷慨奢侈的了,好在妻子没有责怪我。有了这些书的帮助,于是对读诗词更有兴趣了,读诗词读它们是工作之余最好的消遣了。

说道中国传统文化,是绕不开中国古典诗词的。无论你是否喜欢中国古典诗词。近来看一些网友纷纷写诗词,于是引发兴趣来重读诗话词话,来怡悦情志。

《艺概》,是清末刘熙载所著。刘熙载,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进士,晚年在上海龙门书院主讲。刘熙载“精通声韵和算术,旁及子、史、诗、赋、词曲、书法,也无不通晓”。他生活年代离我们较近,我们先聆听一下他对诗词写作的看法。

读诗话、词话,都会读到关于一个“錬”字。刘熙载也不例外,刘熙载在《艺概.文概》中说道:

“文以錬神錬气为上半截事,以錬句錬字为下半截事。”

錬,锤錬。锤錬需要从哪些地方入手?刘熙载讲得很清楚,尽管他有上半截下半截之分(他还有补充之说,不录)。

文章如此,通常比文章短小比文章文字少得多的的诗词则更需要锤錬。刘熙载在《艺概.诗概》强调,他强调对诗词之锤錬,说道:

“錬篇、錬章、錬句、錬字,总之所贵乎錬者,是往活处錬,非往死处錬也。”

如果不錬,当然不会有精气神,或精气神不充沛,所以他说“是往活处錬。这是诗文为什么要锤錬的终极目的。

最近读到一些诗,读到一位诗作者在诗后标注道此诗“历时1分钟”,还读到“历时某某分钟”时,于是很惊讶。锤錬、精錬,是诗词写作的箴言妙理,灵感不总对你随行随影,在一分钟时间内就写成一首诗,可谓空前绝后?


因为《清诗话》没有收录《艺概》和《随园诗话》,一九八三年初夏买到《艺概》《随园诗话》,很喜欢读。《随园诗话》是袁枚撰著,袁枚,也是清代人,他生活年代先于刘熙载。他的名声可能大于刘熙载,按照现代时髦的话来说,他是大明星,粉丝多,尤其是娇女步春那样的粉丝弟子多,不过,他的的确十分有才。袁枚论诗,高扬性灵大旗,标举独帜。下面择取几则袁枚的《随园诗话》。

其一:“凡作人贵直,而作诗文贵曲。”

袁枚所谓“而作诗文贵曲”,与刘熙载所说的“山之精神写不出,以烟霞写之;春之精神写不出,以草树写之。故诗无气象,则精神亦无所寓矣”一脉相通。


其二:“诗文用字,有意同而字面整碎不同死活不同者,不可不知。”

袁枚先生提醒我们,诗词更需用字精炼。袁枚先生在此提醒錬字之途径。


其三:“诗者,人之精神也;人老则精神衰葸,往往多浮泛颓唐之词。香山、放翁尚且不免,而况后人乎?故余有句云:‘鶯老莫调舌,人老莫作诗’。”

随园先生所谓“鶯老莫调舌,人老莫作诗”,是自嘲耳。我们大可不去较真。

随园先生在此还是强调“垂錬”二字,老来作诗,更需戒除芜杂。随园先生并不赞成老来掷笔不再与诗词结缘,因为他也在老来吟诵之列,而且精美之句不断涌出。


诗词之旋律鼓荡人心,那才是好诗。味同嚼蜡,却自诩而标榜,对己对人毫无怡情悦志之作用,我常常以随园先生的箴言来告诫日日老去的自己。

 



                                  

鹤荫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28)| 阅读数 (368)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