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鹤荫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
  • 好友关注人气: 6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新唐书》随笔 几度浮沉缘底事,凝眸遥指暮云东

原创于: 2018-06-27 07:32:46

标签: 《新唐书》随笔

   几度浮沉缘底事,凝眸遥指紫云东

                    ——李泌一生述略

                                                                 

                                                                                   

提起唐朝贤相,人们必然会说道“前有房、杜,后有姚、宋”。这样概说,其实房玄龄、杜如晦、姚崇、宋璟之外,还应该包括张九龄、李泌,直至后来的裴度、李德裕。讲述李泌的一生,应该简要地说一说宰相张九龄,因为张九龄与时代背景有关,因为李泌曾比较严厉地批评过张九龄。

从张九龄的身上能看到怎样的社会背景呢?那时李泌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为什么会批评宰相?张九龄会接受批评吗?

张九龄,字子寿,七岁就能够写一手好文章,是一个神童。张九龄十三岁时上书封疆大吏,讨论天下大事,得到“是必致远”的赞许。开元二十一年秋九月(733年),张九龄居母丧起复,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开元二十二年,再为中书令。宰相张九龄识见深远,刚正不阿,节操忠贞,人格峻伟。唐玄宗在开元后期,已经溺于酒色,荒于朝政,宠任宵小邪佞之徒,江山社稷已经萌生着祸患。张九龄直言不讳,毫不掩饰地指出李林甫将给国家社稷带来灾难,还一针见血地指出,安禄山有朝一日必反,应当采取断然措施。张九龄曾多次上奏:“乱幽州者,此胡雏也(胡雏,指安禄山)”;“张守珪法行于军,禄山不容免死”;“安禄山狼子野心,有逆相,宜即事诛之,以绝后患”。唐玄宗杜塞贤路,置若罔闻,于是天下阴霾密布,城狐社鼠纷纷出笼。在忠与奸、直与佞的斗争中,唐玄宗始终站在李林甫和安禄山一边。

开元二十四年,取代张九龄,为中书令。开元二十五年夏四月,张九龄被贬为荆州长史。张九龄被贬黜流放,随之而来的是大唐帝国开始明显地走向衰败。开元二十八年春,被贬为荆州长史的张九龄病死,时年六十八岁。

唐玄宗虽然被李林甫蛊惑,但是对张九龄一直爱重,每当宰相举荐人士,玄宗都要问:“风度得如九龄否?”直到安禄山造反,玄宗避难,面对巴山蜀水,常常想到张九龄的忠直,常常想到由于没有听从张九龄的诤谏而使天下祸乱丛生,于是不免黯然神伤,为之泣下。

读到唐玄宗对张九龄的愧悔,令读者自然而然地想到张九龄的神采风貌。就是这样一位令人敬重的长者,不同凡响的张九龄,当年也能够虚心接受一个少年的批评。

宰相张九龄与颜挺之、萧诚都有密切的来往,颜挺之刚直方正,萧诚柔佞婉顺。颜挺之劝阻张九龄不要与萧诚来往,可是张九龄没有在意。一日在家中,张九龄口中念念有词:“颜挺之过于苦劲,萧诚温软、令人欢喜。”于是叫人去请萧诚过来闲聊。这时李泌正在张九龄身旁,李泌不加思索地说道:“您是由布衣而为官,又是由正直忠贞之路而为宰相,现在为什么变化得也喜欢起萧诚这样柔佞谄媚的人来?”张九龄听吧李泌的责问,为之大惊,急忙进行检讨,于是称呼李泌为“小友”。李泌此时刚刚十四岁。

一根十四岁的少年,见识这般清远;一位赫赫大名的宰相,居然这般虚心接受批评,从此,历史上有了一则关于宰相与“小友”的动人故事。

李泌,字长源,童年时就显露出非凡的天赋。他与张九龄一样,七岁能写文章,能够出口成章。开元十六年,唐玄宗得知李泌是个神童,于是派人把他接进宫来。玄宗正与燕国公张说观弈,于是张说以弈棋的“方圆动静”四个字来测试李泌。李泌出口成章,赋诗一首:“方若行义、圆若用智、动若骋材,静若得意”。一个年仅七、八岁的孩子,居然随口吟出富有哲理的好诗来,玄宗特别高兴,赞许道:“是子精神,要大于身!”

李泌不仅得到玄宗的喜爱,还得到曾为宰相的张说、以及后来身为宰相的张九龄等达官贵人的喜爱,李泌被他们称之为“奇童”。李泌从孩童、少年时期就名满天下,史载,“张九龄尤所奖爱,常引至卧内”,正因如此,才有了李泌规劝宰相的故事。

随着时光流逝,李泌渐渐长大,学问愈加博大精深。纵观他的一生,义方,智圆,动、静相济,进用时能够尽情驰骋才干,指划将相,功勋卓著,遭忌时退隐山林,心地旷达,无所怅恨。正因如此,他的功绩,他的品行精神,才备受后人称颂。


唐肃宗李亨为忠王时,李泌奉玄宗之命,与之交游。玄宗的武惠妃专宠,要立自己所生之子寿王为太子,于是唆使李林甫陷害太子李瑛。开元二十五年夏,李林甫及其党羽诬陷玄宗的三个儿子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光王李琚,对他们罗织罪状,说他们图谋不轨。玄宗不问究竟,完全听信武惠妃、李林甫一党的构陷,同时杀死三子。太子李瑛死了,同年十二月,武惠妃得到报应,也因病死掉了,她的希望如同她的魂魄一样,忽然间飘散了。好事落到了李亨的头上,被立为太子,李泌随之在东宫任职,与太子李亨亦师亦友,被太子尊称为先生。

李林甫死后,因为有了杨贵妃的缘故,杨国忠深得唐玄宗宠信。杨国忠一人身兼四十余职,权倾朝野,贿赂公行。安禄山此时已经成了杨贵妃与唐玄宗的干儿子,他每次来朝,可以随意出入宫禁,倍受殊荣,被宠得无以复加。身在东宫的李泌非常气愤,曾写诗讥诮揭露,因此被斥出朝廷,流放到蕲春郡安置,后来隐居颍阳。

天宝十四年,即755年冬,暴发了安史之乱。不久,东京洛阳失陷。756年正月,安禄山圆了当皇帝的美梦。756年五月,潼关失守,唐朝主帅哥舒翰被俘投降,天下形势更加危急,玄宗听从杨国忠建议,于潼关陷落次日即甲午日奔往蜀中;还不过三天,即丙申日,陈玄礼率将士在马嵬驿举行兵变,杨贵妃被处死,杨国忠被处死。之后是皇帝与太子兵分两路,玄宗奔蜀,太子留守中原;再后来,即756 年五月戊申日,西京长安失陷;甲子日身在灵武的太子李亨继位,史称唐肃宗。

安禄山、史思明气焰嚣张,天下战事频仍,风雨飘摇。在社稷将要倾覆之际,唐肃宗想到了李泌,急忙派人去召还隐居在颍阳的李泌。李泌从颍阳风尘仆仆来到灵武。从此,李泌与肃宗出则联辔,寝则对榻,肃宗对李泌“事无大小皆咨之,言无不从,至于进退将相亦与之议”。李泌对稳定人心,他对平定安史之乱所起的作用,自是无人可比。

肃宗再三请李泌即真,出任宰相,李泌坚辞不受。他解释道:“陛下待以宾友,则贵于宰相矣,何必屈其志!”

李泌为什么坚辞宰相要位?向来众说纷纭。其实最好的答案是李泌知己知彼。李泌认为自己还不曾建树大功,资历尚浅,骤然取得宰相之位,百官难以由衷拥戴信服,这样于国于己都无益处。不能服众,岂不尸位素餐?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李泌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其实,这时的李泌,是否是宰相,他的作用已经无人可与之相比。

至德元年九月(756年),唐肃宗任命广平王李俶为天下兵马元帅。广平王李俶,是肃宗的长子。这时李泌来到朝廷已经四、五个月了。肃宗与李泌巡视军营,军士们曾指着他们说:“衣黄者,圣人也;衣白者,山人也。”随着时间推移,李泌逐渐被将士们接受,不过还是不同意被任以实职。在肃宗再三恳求下,李泌不得已接受侍谋军国、元帅府行军长史之职。史籍这样描述当时的李泌:“时军务繁忙,四方奏报,自昏至晓无虚刻,上悉使送府,泌先开视,又急切者及烽火,重封,隔门通进,余则待明。禁门钥契,悉委俶与泌掌之”。唐肃宗父子倚重李泌,李泌竭尽全力,他们君臣为收复河山而心心相印,共同肩负着收复江山社稷的大任。

李泌胸有成竹,为唐肃宗父子擘划平叛大计。他运筹帷幄而决胜千里之外。著名将领郭子仪和李光弼等人所取得的平叛战绩,无不彰显着李泌的才智和谋略。李泌为佐助唐肃宗父子平定安史之乱而彪炳史册,然而经过两年鏖战,在收复长安和洛阳两京之后,李泌不得不退隐。

当时,张良娣和大宦官李辅国两相勾结,在兵荒马乱之际害死了肃宗的儿子建宁王李倓之后,又把血淋淋的黑手伸向李泌,伸向兵马元帅李俶。

张良娣和李辅国何许人也?一个是肃宗皇帝的宠妃,一个是拥立肃宗即位皇帝的阉宦。尽管肃宗执意挽留李泌,李泌还是提出“五不可留”的原因:“臣遇陛下太早,陛下任臣太重,宠臣太深,臣功太高,迹太奇,此其所以不可留也”。

李泌功高遭忌,临行之际,仍不忘社稷存亡大计,他向肃宗指出建宁王李倓冤死的真相,进而以武则天杀自己亲生儿子、杀太子的故事,来启发肃宗,来保护李俶。李泌面对唐肃宗吟诵道:“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三摘犹为可,四摘抱蔓归”。

李泌吟诵的这首诗是当年的太子李贤写给母亲武则天的。武则天一共生有四个儿子,她杀了两个,杀了身为太子的李弘,后来又杀了身为太子的李贤。李泌吟诵之后,肃宗愕然道:“安有是哉!卿录是辞,朕当书绅。”

唐肃宗牢记李泌的嘱托,张良娣尽管百般加害李俶,李俶总是安然无恙。李泌临行前的所作所为,为大唐帝国,乃至历史,书写下经典一笔!

至德二年深冬,李泌归隐衡山。他徜徉于山水之间。他夜听松涛,昼履巉岩,日月风云无时不在心中。一千多年后,笔者写了一首诗,来描述当年李泌的情景:“衡山苍翠路云通,万壑惊雷万壑风。冶炼丹田生旭日,超脱缧绁念苍穹。京师一点云烟处,故土几抔萍水中。几度浮沉缘底事,凝眸遥指紫云东。”



李泌归隐衡山,一隐就是十一年。在漫长的十一年期间,张良娣不得善终,被李辅国杀掉;唐肃宗溘然长逝,太子李俶即皇帝位,是为代宗。这时,大宦官李辅国依恃拥立代宗之功,狂傲无人,赤裸裸地警告唐代宗“且居禁中,外事听老奴处分”。

然而,“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谁也逃脱不了这一自然法则,曾几何时,李辅国竟也死得蹊跷。死掉一个李辅国,祸国殃民的元载接踵而至。元载早年攀援李辅国而步步登高,他朋比为奸,贿赂公行,独揽朝政,构陷仁人志士。就是这样一个奸险之徒,由于帮助代宗杀掉了李辅国,深得唐代宗宠任。

由安史之乱形成的藩镇割据局面令唐代宗惴惴不安,回纥、吐蕃还经常侵扰内地,广德元年,吐蕃军攻入长安,唐代宗奔赴陕州。大历三年,即768年,在灾患祸患接连不已之际,唐代宗想到了李泌,请李泌入朝。

李泌来到京师,唐代宗向他求教治国治军的谋略,于是,就像当年肃宗对待李泌那样,自朝中大臣直至藩镇首脑的任命,以及其它军国大事,代宗都要与之商议。唐代宗极力劝李泌做宰相,可是李泌审时度势,还是不肯接受任命。唐代宗被邪恶势力欺蒙太深,含让包容过度,元载及其党羽对李泌攻之不已,李泌来到朝廷还不满三年又被贬逐为江西观察判官。这是李泌第三次退去,此一去又是八年。

    物极必反。害人者总是以害已而告终。元载怙恶不悛,自取灭亡。唐代宗诛杀元载之后,大历十三年李泌才应诏进京,然而又被心胸狭隘的宰相常衮所忌,李泌不得不离开朝廷,去做灃洲刺史,此为第四次被贬逐。李泌第三次,第四次远离朝廷与前几次不同,他目睹哀鸿遍野百孔千疮的国家,他联想开元盛世,而今面对衰草寒烟万物凋零的现实局面,多么希望为朝廷尽肱股之力!唐代宗先后迫于飞扬跋扈的元载、常衮的挟制,不能不说是一个昏懦无能的帝王。面对这样一个帝王,李泌猛然醒悟:“寂兮寥兮,独立不改”。李泌道法自然,静待为国家效力的机会。

大历十四年,代宗驾崩,唐德宗李适即位。唐德宗即位所面临的仍是藩镇割据,仍是天下屡生叛逆。这些叛逆者或倚据天险兵强,或凭串通勾连向朝廷叫板。建中二年(781年),成德节度使李宝臣之子李惟岳与魏博、山南东道、淄青等道节度使连兵叛变;建中三年,准西节度使李希烈、恒冀观察使王武俊反叛,不可一世的范阳节度使也反叛,于是称孤道寡者接踵。建中四年,唐军被淮西军困于襄城,唐王朝调泾原兵援救,可是泾原兵也反叛于京城长安,朱泚自立为大秦皇帝,唐德宗逃奔奉天。此时形势愈加窘迫,朔方节度使李怀光反叛,与朱泚一唱一和,来势凶猛,唐德宗不得不从奉天逃往梁州。唐德宗被叛乱的朱泚撵出京城,逃到外地,惶惶不可终日,情急之下,唐德宗也想到了李泌,召其入见。兴元元年,李泌在杭州刺史任上去见唐德宗,德宗以之为左散骑常侍。

肃宗在灵武时期,唐德宗曾向李泌学习文章,代宗时期李泌曾居于蓬莱书院,已被立为太子的德宗又与李泌交游,因此这一对君臣相互颇为了解。唐德宗刚愎自用,性情多疑,好猜忌。由于自以为是,听不进忠言,所以宠任宰相卢杞;由于多疑猜忌,忠良贤能难得尽展其才。卢杞面目丑陋,肤色黯蓝,凭着能说会道,狡诈阴险,而使德宗深信不疑!卢杞以及其他奸邪无不居心叵测,三番五次使唐德宗陷于困境之中。在国将不国之时,谁来收拾残局?当然还要倚重李泌。

藩镇割据犹如江河潮头,需要疏浚引导,否则就是洪水猛兽,横行肆虐,吞噬生灵万物。德宗贞元元年(785年),陕虢都兵马使达奚抱晖,鸩杀节度使张观,要挟朝廷任其为节度使,代总军务,他暗地里与李怀光部将达奚小俊勾结,如朝廷不允,请其援助反唐。李泌为了妥善解决此事,把祸患消灭在萌生之中,请求独身单骑赴任陕虢观察使之职。唐德宗说:“宁失陕州,不可失卿,当更使他人往耳!”。唐德宗深为李泌生命安全担忧。唐德宗此时不能忘记社稷功臣颜真卿之死,仍心有余悸。建中四年,卢杞为害死颜真卿,力主派颜真卿赴叛将李希烈军中宣慰。唐德宗听信卢杞奸计。颜真卿英勇就义,死于非命!唐德宗深知虎口之险,但是,李泌这样分析:“今事变之初,众心未定,故可出其不意夺其奸谋。他人犹豫迁延,彼既成谋,则不得前矣!”情势危急,不能拖延,李泌十分自信和镇定。他这样回答唐德宗:只有李泌可直入魔窟,他人必不能入。

被任命为陕虢观察使的李泌直出潼关,唐德宗对李泌的安全仍放心不下,于是派鄜坊节度使唐朝臣在关外沿途布下三千步骑护卫李泌。李泌对唐朝臣晓之以理,最终还是把兵撤去。李泌这样做,是为了不让达奚抱晖心生疑虑。李泌出其不意,最终使严峻的形势冰消雪化,终于使“反仄者皆自安”。达奚抱晖被李泌震慑,他五体投地,甘受处置;那个想乘乱取利的达奚小俊惊闻李泌已神速入陕控制了局势,也不得不中途而返,逃回老窝。即将掀天揭地血流成河的叛乱之灾,就这样被李泌消弭于萌芽之中。

李泌这次行动,凭着大智大勇,凭着为国家安危置个人生死于不顾的精神,不仅深深地影响着纡青拖紫的达官显要,而且对振奋军心,鼓舞士气,增强国家凝聚力,为戡乱平叛开创新局面,都有着特别重大的意义。

    唐德宗猜疑多忌,对赴汤蹈火忠心报国的各路诸侯,也不能不产生猜忌。猜忌生罅隙,久而久之,君臣势必反目。李泌看到江山社稷大难接踵而至,他伫立夕阳,仰望苍穹,俯察榛莽,喟叹老之将至。为补余生之憾,为江山社稷,他毅然担起救世济穷的宰相重任。

贞元三年,李泌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他不再推让,挺身居任宰相,他主要做三件大事。一是保护太子不被废黜,避免暴发宫廷政变;二是保护社稷重臣,使其横戈跃马,得以驰骋疆场,为江山社稷舍身忘我;三是摒弃奸邪,整顿朝纲,擢用贤能。唐德宗很难听进别人意见,又性情多疑,要是在已往,李泌是不会辅佐这样的皇帝的,或许又要枕石漱流,到清静的地方去隐居的。他不再这样做了,因为必须在有生之年为国家多做事情了。

德宗要废除太子,要另立他的侄子为太子,李泌极力规谏,德宗勃然大怒。李泌呜咽流涕,说道:“自古父子相疑,未有不亡国者”。德宗以处死李泌来威胁,李泌从容澹定,说道“臣老矣,余年不足惜”。德宗终于省悟,太子安然无恙。

韩滉性情刚严,不依附权贵,因而招来谤毁,身遭莫须有罪名。李泌以全家性命相保,唐德宗才下诏赦免韩滉。德宗这一赦免,使很多藩镇节度使得以惊魂安定,纷纷效力朝廷。

李晟、马燧等人对朝廷有大功,李泌一到宰相任就立即带领他们去见德宗,他对德宗说:“臣今日亦愿与陛下有约,愿陛下勿害功臣”,“李晟、马燧有大功于国,陛下万一害之,则宿卫之士,藩镇之臣,无不愤惋而反仄,恐中外之变不日复生也”。李泌从正反两面层层剖析,入情入理,唐德宗不能不为之动容,李晟、马燧也感动得流泪不已。君臣之间的疑虑消除了,李晟、马燧再无后顾之忧,他们精忠报国,驰骋疆场,朝廷不断接到他们的捷报。

    唐德宗不只猜忌多疑,而且黯于识人,不辨忠奸。对此,李泌在宰相任中所做的第三件大事,就是倾注全部感情和心血对唐德宗进行循循善诱,启发引导。唐德宗这样评价卢杞:“卢杞忠清强介,人言杞奸邪,朕不觉其然”。卢杞是一个祸国殃民,奸邪无比,罪不容诛的小人,他投德宗之所好,德宗对他言无不从。卢杞在社稷危在旦夕之际,专以谋私为事。唐德宗遭朱泚之祸逃避奉天,崔宁一路风险来见。崔宁对人说,“主上但为卢杞所惑,以至于此。”卢杞立即诬陷崔宁与朱泚同盟,来充当内间接应朱泚。唐德宗于是不问青红皂白,将崔宁杀掉。唐德宗在奉天被朱泚大兵围困,性命难保,在此危急时刻,是昼夜兼程的李怀光杀退强敌使其获救。李怀光曾愤怒直言:“天下大乱,都是卢杞这样的奸贼造成的,我见到皇上,一定请求杀掉他们。”李怀光敢于揭露卢杞,是阴云密布中的一声惊雷。卢杞因此离间唐德宗和李怀光的关系。唐德宗听信奸言,李怀光无可奈何,率兵叛离朝廷。李怀光与朱泚联合起来逼迫德宗不得不再次出逃到梁州。卢杞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可是唐德宗竟然认为卢杞“忠清强介”,令人瞠目结舌!

在卢杞之前,德宗曾经宠信专以报私仇的杨炎为宰相,德宗听信杨炎诬陷刘晏,错误地杀掉一个精力充沛机智多谋的刘晏,天下为之齐呼其冤,文武大臣恐惧股栗。之后又冤狱迭起,唐德宗何异自毁长城!德宗又对卢杞好评连连,于是李泌指出:“人言(卢)杞奸邪而陛下独不觉其奸邪,此乃(卢)杞之所以为奸邪也。”李泌鞭辟入里,既指出奸臣之所以为奸的手段和特征,又婉而多讽地指出被阴霾瘴沴所围困的唐德宗不识妖魅真面目的根由。察奸辨伪,是治国的关健,李泌以极大的耐心经常说服德宗,使德宗获益匪浅。

李泌为唐德宗整顿吏治,整顿军事,整顿经济,整顿财政,总之是殚精竭虑,报效国家,他的精神已经超越时空,深深地感染着人们。

   《北史》有评价北齐丞相杨愔的一句话:“自天保五年后,一人丧德,(一人,指皇帝高洋),维持匡救,实有赖焉”。皇帝丧德,而杨愔竭尽全力来补救,所以国家得以生存。在国家面临最大危难的时候,肃宗、代宗、德宗在困窘不堪的时候,他们就想到了李泌,那么用评价杨愔的“维持匡救,实有赖焉”这句话来评价李泌,当是最恰切的了。

李泌被专横跋扈的李辅国迫害而自脱虎口;被不可一世的杨国忠安禄山迫害而安然无恙;被心狠手辣的元载迫害而自有良策相对;被心胸狭隘嫉的常衮迫害而游刃有余;这些都缘于其浩浩才智。李泌处肃宗、代宗父子之间,“其论兴复形势言无不效”,是才智的体现,然而在肃宗、代宗父子两朝而坚辞宰相之任也是才智的体现;李泌面对猜忌刻薄的唐德宗欣然允命,摄守宰相之职,他纵横捭阖,所论汪洋恣肆,言无不效,更是才智的体现。李泌该退则退,是因为无势力之求,是因为来日方长,与苟且偷生或容身自保者根本不同;李泌该进则进,是因为心系社稷兴亡,是因为有知人与自知之明。史家评论唐朝以来宰相,说:“自李泌为相,观其处置天下事,姚崇以来未之有也!”此评价见于《新唐书》、《资治通鉴》。李泌事玄宗、肃宗、代宗、德宗四君,数为权佞所忌,然而嘉谋傥议,鸿猷高策,恐怕名相姚崇亦难与之相比。

李泌博学,治学《易》,精通《老子》,他在玄宗时期曾在朝廷宣讲《老子》,并因此待诏翰林。人生就是一盘弈棋,“方若行义,圆若用智,动若骋材,静若得意”,李泌的一生就是这样博弈的。贞元五年三月,即789年,李泌薨,时年六十八岁。




鹤荫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文史|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42)| 阅读数 (268)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