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琥珀人生

 
  • 关注好友人气: 1385
  • 好友关注人气: 638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让书香充盈精神家园

原创于: 2018-07-18 10:33:28

标签: 书香人家

 暑期·傍晚,送走了客人,我便独坐自家的书屋“清书轩”门前,凝视深深的高南小巷。巷口,一对老人促膝而坐。老大娘左手捧茶,右手摇着一把大蒲扇,眯着眼,盯着眼前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伴。老大爷手里捧着一本刚从我的书屋里借走的《警世恒言》。

老大爷喁喁而语,小声阅读,神情甚是娱悦。悠悠书声,吸引一群少儿,围过来,老大娘笑容可掬,时不时将茶杯塞进老伴口中。时而屏息聆听,时而轰然大笑。呵,这就是书带给他们的欢乐!

文化自信,从读书开始,有书,才有人类文明历史。在新形势下,人民群众多么需要这种精神的食粮啊。书的世界,就像是一幅画、一首诗、一道温馨的风景。我忽然感悟:无论是山村,还是闹市,都应有书的润泽,有书的跫声,人们的生活才会充满诗情画意。

近些年来,我利用几十年收藏的1.5万册图书,在汨罗市区创办了一个名叫“清书轩”的家庭书屋,免费向市民、学生开放,为广大民众创办了一个文化“休闲吧”。近三年来,共接待来书屋读书的市民近万人次,其中教师500余人次,学生2000余人次。有170余位读书爱好者申请加入了“读书会”。2010年,我创办的书屋,被汨罗市关工委授予“青少年课外阅读站”“留守、流动儿童书屋”。

一、儿时悠悠书香梦

书香扑鼻,我情有独钟。

我爱书是一种习惯,是一种心瘾,就像女孩子爱香水,一旦上瘾,恐怕一辈子都改不了。

小时候上学,每当领到新书,我总是忍不住用双手捧着,把它凑到鼻子前,再深深地吸一口气,让那一股淡淡的墨香直沁心脾。就是那书香,熏香了“文革”时我那苦涩的年华,也熏香了那一段贫瘠的岁月。记得文革“破四旧”时,我还只有十二、三岁,读初中。有一天,几个“红卫兵”抢进我家,将父亲收藏的两木箱古书都搜了出来,要全部付之一炬。这些书是我最心爱的。我心痛不已,可又无力制止局面。只能乘没人注意时,偷偷拿走几本,藏在床上的被子里。现在这几本木刻版印刷、线装的古香古色的《论语》和《康熙字典》,被我供在书屋里,权作“镇斋之宝”。

我的学生生涯基本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度过的。那时,多半时间是搞宣传、搞斗争、开会游行,读书变成了背毛主席语录,想读本好书真是“难于上青天”!我把偷偷收藏的《水浒传》读了十多篇,百读不厌。那时,我就想,要是哪里有个书屋就好!冥冥中,曾异想天开:将来我要是有钱的话,一定要办一个书屋,让孩子们都能读自已喜爱读的书。但当时,这只能是一个“梦”,一个遥不可及的“梦”。

1976年,我参加了教育工作,终于开始了与书打交道的工作。从上讲台第一天起,我就把教育学生爱惜书本作为“开学第一课”。从1984年起,我走上了学校的管理岗位,担任中小学校长达二十多年,进过山区,也下过湖垸,走遍了汨罗江南北。在磊石,曾为渔民的孩子到船仓送过教;在三江洪源洞,曾为山区的孩子劝过学。我深深感受到了江边渔民和山区乡亲没有文化之苦,也深深地体会到了乡村孩子对书的渴望。自那时起,我更坚定了自己的“梦想”——要在有生之年,办一个家庭书屋,免费为乡亲们服务,作一个受孩子们和乡亲们喜欢的辅导员,让他们有一个好读书、能学习、可交流的休假园所。可这个“梦”还一直在作,没法圆。一是工作调动频繁;二是没一个合适的处所;三是当基层教育干部,工作特别忙。直到2007年暑假,我被调到城关镇担任联校校长后,才找到泊船的码头,便开始着手筹备办书屋,当时只是小打小闹,书就放在住宅内,社会上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家庭书屋”。

2009年暑假的一天下午,我路过汨罗中心菜市场,目睹傍边的一家电游室,看到许多孩子都挤里面玩电游,还有三四个小孩因抢一台机子而打起架来。我深深感触到,节假日里,这些孩子都沉迷于上网、打电游,有的游荡于街头巷尾,还有的甚至聚众闹事、损害公物。如果能让他们到书屋读书该有多好啊!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作为一个市人大代表,我应尽己所能,为孩子们的健康成长做点事。回去后便与老伴商量:决定将临街的一个已出租的门面收回来,把书屋办起来。在老伴和女儿的支持下,我搞装修、购书籍、添设备,不到半个月,一个崭新的书屋开张了。为扩大影响,我特意搞了个小“庆典”,把城关各学校的负责人、镇上和社区领导、汨罗电视台都请来了。

这个“梦”,终于在鲜花和掌声中“圆”了!

二、书屋传香苦犹乐

确实,办起书屋后,我很忙碌辛苦,几乎牺牲了所有的休息时间。三年来,一个双休日我都没休过,因为这刚好是书屋开放的日子。爱人身体不好,患糖尿病,靠注射胰岛素维持,隔三差五要到医院去。爱人没工作,以前门面出租,每月本有几百元收入,多少可以补贴家用;现在,为办书屋,我还花费了近万元资金,就仅靠我一人的工资了。但我俩都无怨无悔。老伴身体好时也常帮忙,见客人和学生来了,她就泡茶、递烟,有时还买来瓜籽、水果,搞接待;待学生和客人一走,她又帮助整理图书、搞卫生。我们虽然苦了自已,却换来了读书人的笑语与开心,也倍感温馨。

2010年2月,正值放寒假,学生来书屋读书、借书的特别多。我的书屋没空调,只有一个电烤炉,天冷,我就让给来读书的孩子们烤。自己却因此而受寒,并引发了胆结石、胆囊炎。为保证书屋正常营业,我没有关门就诊,结果几天下来,到腊月二十八晚,痛得我死去活来,只好去汨罗市人民医院。医生要求我住院治疗,眼看要过年了,哪能住院?便打了两瓶点滴,就回家了。医生反复叮嘱:开年后必须住院,否则将要手术治疗。

可到开年初八,又在书屋忙了几天;接着是开学工作,作为校长又无法分身,一直拖到三月下旬,病情恶化,实在无法坚持,被子女强行送到医院一检查,确诊为胆囊穿孔并引发了黄胆肝炎。只好住院实施手术治疗,将胆囊摘除。这一住就是一个多月。其间,有不少书友、学生打来电话问侯,或来医院看望。城关镇、教育局、文化局等单位的领导,也都来医院探望我。还有不少网友,在汨罗网或留言,或献花,送来一串串感人的祝福!这一切,给了我无限的关怀和鼓励,让我一次次享受着“因书结缘”带来的欣慰和温馨!

但让我不辞辛劳,坚持开放书屋的事情,还不止这些。

2010年8月暑假,我市的汨罗镇,有几个学生结伴去游泳,其中有两名孩子是同胞兄弟,不幸双双溺水身亡。这个悲惨的事故,给广大市民敲响了家长应关爱孩子安全、关注孩子精神世界的警钟。可是,我也知道,很多的家长,一天到晚忙于生计,确实是缺乏时间和精力来关心孩子!怎么办?第二天,我便自费印发了100份《给家长的公开信》,在大街小巷分发、张贴,警示孩子的安全重于一切。我还劝告家长鼓励孩子到书屋来读书,以免他们在外游荡。打那以后,我的书屋天天爆满。家长们都说:“曾老师为我们办了一件好事。孩子们到书屋来读书,安全和学习,我们就都放心了!”

岂止如此!我还觉得,开办书屋,以此作为“校外阅读站”,坚持向学生开放,培养青少年爱读书的品质和习惯,使他们远离网吧、电子游戏厅,避免他们形成不良习气,有利于促进孩子们的成长和进步,有利于促进孩子们的全面发展,有利于推动文明理念的传播,有利于推动社会的和谐与家庭的稳定。这,就是书屋的意义所在!

是啊,书屋,应该成为青少年身心健康成长的阵地!

有一个小学五年级学生,父母离婚后,爸爸出外打工,由年已七十多岁、无生活来源的奶奶抚养。所以,她在同学面前很自悲,性情孤癖,成绩也不好。去年下半年,了解了情况后,征得她奶奶同意,利用双休日,我把她带到书屋,辅导学习,并进行心理健康教育。去年年底,为解决她生活、学习上的困难,我又为她争得300元的助学金。通过几个月教育开导,她的性格慢慢地变得开朗起来了,成绩也慢慢攀升,期末考试成绩一跃进入班级前十名。她经常说:“曾爹爹就象自已爷爷奶奶一样,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给了我知识和欢乐”。

我的书屋自2009年8月以来,共接待留守儿童、单亲子女200余名,为其提供图书1000余册。我个人对他们进行了近100人(次)问卷调查,有针对性地进行集体辅导5次;开展写作、书法、美术等方面的个别指导120余人(次);为孤儿和单亲子女开展心理讲座3次。这些,都为社区内的留守、流动儿童的健康成长及家庭管护,起到了积极促进作用。

是啊,书屋,应该成为“留守流动”儿童的另一个精神家园!

一书悟出一世界,这是我办书屋中最深切的感悟。我希望广大市民和学生,平时都能常翻开书页,品味读书的乐趣,沉浸在浓浓的书香之中。

三、书香温馨致远时

1979年,我随父亲移民到磊石垸,一住就是十二年。那段时间,年年防汛,为防溃垸,年年搬家。但无论多危险,多仓促,我的十几袋子书从来没丢下过。爱人也常笑话我:“书就是你的命,我都可以不管。”“典增心智,书悟人生”,在有书香的年华里,有书香的小屋中,无论生活多苦,人多累,它都可以给我增添几分优雅,几分淡定,几分乐趣。

在几年创办的书屋过程中,我以书交友,传承文化,虽苦犹乐,从中却感悟到了一份宁静致远的心境,收获了人生中难得的一份事业。这份事业,将是我离职退休后将继续为之奋斗的工作,将以此为后面的人生披上夕阳的余霞。

曾有街坊和同仁问我:“曾老师,你的门面不出租,却办书屋,借书还不要钱。节假日,别人都在茶楼里打牌,你却躲在书屋里读书。成天忙忙碌碌!你办书屋,到底为了什么,得到了什么呀?”

说到这里,我想介绍一下我悬挂在书屋里的一块牌匾。

这幅牌匾上,写着的《清书轩记》一文,是我特意为自已的书屋所作的。承蒙汨罗市书法协会会长雷献和先生厚爱而题写,并制成了精致的牌匾,送给了我的书屋。下面是《清书轩记》,全文如下:

清书轩记

清书轩,乃清闲读书之小阁也。

已丑孟秋,欣逢六旬国寿。时社会和谐,民生殷实;文化繁荣,罗城崛起。龙舟文化广受推崇,诗联书画誉满湘楚。则农家书屋揭然兴起,旨在服务“三农”,普及科教,传承华夏文明,弘扬先进文化,提升民众素质。

清书轩乃农家书屋百花园中一葩。位于罗城之高泉路南巷深处,室仅三丈见方,近临集市,远眺汨江。窗明几净,清逸温馨。典藉名著,诗词歌赋,藏书五千,尽列其中。文承百代,包罗中外,涵盖古今。闻其名不可以不涉其足,入其轩定能够开卷受益。能谈经,饱受熏陶;或品茗,怡然自处。

吾意以书为媒,广结善缘,造福社会,服务乡梓,启迪后人。彰显德馨,此惟余之志矣!

这就是我创办书屋的真实目的。

我是个酷爱读书的人。创办“清书轩”书屋后,书屋就成了我唯一度假休闲的地方。当了二十多年校长、教育办(后改为“联校”)主任,我不打牌,不进歌厅、舞厅,唯一的爱好就是买书、藏书、读书、写作。为了挤钱买书,我甚至戒了抽了二十多年的烟!我在书屋中悬挂着“半窗星月,一壶淡茗;读书悟大道,书画写人生”的条幅,并把它视为自已读书的理想境地。虽不是说那句子有多匠心独具,却是自己心灵的体验:伴着月色星光,品着沁脾淡茗,或读书,或字画,或吟诗,那份宁静,那份悠闲,真是怡然自得,恍若临仙。

这就是我从开办书屋中得到的东西。

书屋开业后,得到了上级领导的重视和关心,也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2009年,汨罗市文化局、城关镇政府将我的书屋纳入了湖南省“农家书屋”建设项目,使书屋变得更加兴盛,更加名符其实。因书屋办得火红,名声越来越大,先后有岳阳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徐新启,岳阳市新闻出版署领导及汨罗市原委副书记郭天保、宣传部长周群开等领导纷纷来书屋视察指导;得到了汨罗市教育局、汨罗市关工委的大力支持;得到了汨罗骚坛诗社、汨罗书协、美协等各界朋友的关注。有的送来字画以美其环境;有的赠送图书以丰其内涵。湖南省教育网、岳阳电视台、汨罗电视台、汨罗周刊等多家媒休都纷纷予以报道。

每每此时,我便不亦悦乎!

几年来,我书屋共接待各行各业读书者近10000人次,有的农友还从十几里或几十里远的地方乘车来借阅。我深深领略到:书屋,可唤起了人们的读书激情,可营造书香浓郁的社会风气。是啊,书屋,应该成为市民提高文化素养的平台!

 

琥珀人生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随笔日记 | 评论数 (19)| 阅读数 (1354)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