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zhuopushitou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1
  • 好友关注人气: 1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历史(14)

原创于: 2018-08-02 09:00:27

标签:

 历史(14)

 历史的发展告诉我们:“因为辩证法在对现存事物的肯定的理解中同时包含对现存事物的否定的理解,即对现存事物的必然灭亡的理解;辩证法对每一种既成的形式都是从不断的运动中,因而也是从它的暂时性方面去理解;辩证法不崇拜任何东西,按其本质来说,它是批判的和革命的。”正像人有生就有死一样,只要活着,他就一直与这个死搏斗。并非是神仙或魔鬼,而是人自己本身。这就像社会一样,你不可能仅仅要它好的,而不要它的坏的方面。太阳既照耀好人,也同样照耀坏人。产生善的势力,同时也产生恶。在改革的步伐中,始终存在着这个矛盾,分配的不公,口号中的公平。在社会分工中,永远解决不了的课题。除非你消灭社会的分工。这就是资产阶级感到害怕的地方。

 “使实际的资产者最深切地感到资本主义社会充满矛盾的运动的,是现代工业所经历的周期循环的变动,而这种变动的顶点就是普遍危机。这个危机又要临头了,虽然它还处于预备阶段;由于它的舞台的广阔和它的作用的强烈,它甚至会把辩证法灌进新的神圣普鲁士德意志帝国的暴发户们的头脑里去。”

 而我国的教授们的困惑,正像十九世纪的德国教授们:“德国的政治经济学教授一直是学生。别国的现实在理论上的表现,在他们手中变成了教条集成,被他们用包围着他们的小资产阶级世界的精神去解释,就是说,被曲解了。他们不能把在科学上无能为力的感觉完全压制下去,他们不安地意识到,他们必须在一个实际上不熟悉的领域内充当先生,于是就企图用博通文史的美装,或用无关材料的混合物来加以掩饰。”

 从而忘记了,“只要政治经济学是资产阶级的政治经济学,就是说,只要它把资本主义制度不是看作历史上过渡的发展阶段,而是看作社会生产的绝对的最后的形式,那就只有在阶级斗争处于潜伏状态或只是在个别的现象上表现出来的时候,它还能够是科学。”

 这段历史表现得最突出的地方,莫过于英国。于是马克思拿英国说事:“拿英国来说。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是属于阶级斗争不发展的时期的。它的最后的伟大的代表李嘉图,终于有意识地把阶级利益的对立、工资和利润的对立、利润和地租的对立当作他的研究的出发点,因为他天真地把这种对立看作社会的自然规律。这样,资产阶级的经济科学也就达到了它的不可逾越的界限。还在李嘉图活着的时候,就有一个和他对立的人西斯蒙第批判资产阶级的经济科学了。”

 这些发展,“一方面,大工业刚刚脱离幼年时期;大工业只是从1825年的危机才开始它的现代生活的周期循环,就证明了这一点。另一方面,资本和劳动之间的阶级斗争被推到后面:在政治方面是由于纠合在神圣同盟周围的政府和封建主同资产阶级所领导的人民大众之间发生了纠纷;在经济方面是由于工业资本和贵族土地所有权之间发生了纷争。”

 而以“法国和英国的资产阶级夺得了政权。从那时起,阶级斗争在实践方面和理论方面采取了日益鲜明的和带有威胁性的形式。它敲响了科学的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丧钟。现在问题不再是这个或那个原理是否正确,而是它对资本有利还是有害,方便还是不方便,违背警章还是不违背警章。”

 而发展的最终结论就是:“就这种批判代表一个阶级而论,它能代表的只是这样一个阶级,这个阶级的历史使命是推翻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最后消灭阶级。这个阶级就是无产阶级。”

 而胜利的无产阶级所进行的革命所要继续走的路,就是资产阶级曾经顽强的走过的路。用自己的行动,建立完全新的经济体制和运行机制,彻底消灭原有赖以产生的母体的——封建主义——的一切痕迹。

 但是,不幸的是:旧制度依旧顽强的反扑而为自己挣的生存权利。苏联的解体。东欧的变色,就是证据。这就再一次印证了马克思的预言的正确性。

 “经过许多阶段后,才会把陈旧的生活方式送进坟墓。”

二〇一八年七月三十一日

zhuopushitou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社会|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2573)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