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zhuopushitou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1
  • 好友关注人气: 11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历史(15)

原创于: 2018-08-03 14:30:29

标签:

 历史(15)

 打开历史画卷,走进二十一世纪。在经历了百年的社会主义制度建设后的人们,走进历史的的迷宫——世界性的复辟导致了历史的大倒退。历史再次进入十字路口。是前进,困难重重;要倒退,重重困难。而资本主义的金钱关系成为历史的衡量标准。人际关系变为金钱关系。其最大的代表就是私有制法的法定确立和法的金钱处理的确立。

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到艰难阶段的关键时刻,人民选择的不是前进,而是倒退。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相互竞争的有利于人民的形势,使得无论是生活在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还是生活在社会主义体制下的人民都得到了历史进步的好处。恰在这个时候,人民迷茫了。为自己的所谓的私有财产而丧失了历史给予的全部好处。

 这就是历史给予我们加以思考的历史前提。

 改革成为历史潮流。

其实,任何一种制度的确立,并非是一两个人的聪明才智所致,而是经济力发展的标志。经济力达到了新的高度,为适应生产力的发展,旧形式成为桎梏而被打破。本应继续前进,但因前进要花费力气,人们习惯走自己已经走过且习惯了的旧有路线。这就是人们为什么喜欢走老路的缘故。而人们为什么喜欢谬误,在有史以来的哲学家们不止一次的提出质疑,却都未找到确切的答案,都只好含糊其辞的支支吾吾地说:“使人们好伪说的原因,不仅是人们找寻真理时的艰难困苦,亦不是找寻着真理之后真理加于人们思想的约束,而是一种天生的,虽然是恶劣的,对于伪说本身的爱好。希腊晚期哲学学派中有人曾研究过这个问题,他不懂得伪说中有什么东西竟会使人们为伪说的本身而爱它,因为伪说既不能如诗人之所为,引人入胜;亦不能如商人之所为,导人得利。我亦不懂得这是什么缘故;可是‘真理’这件东西可说是一种无隐无饰的白昼之光,世间的那些个歌剧、扮演、庆典在这光之下所显露的,远不如灯饰下所显露的庄严美丽。真理在世人的眼中其价值也许等于一颗珍珠,在日光之下看起来最好;但是它决够不上那在各种不同的光线下显得最美的钻石和红玉的价值。搀上一点伪说的道理总是给人添乐趣的,要是从人们的心中取去了虚妄的自是,自谀的希望,错误的评价,武断的想象,就会使许多人的心变成一种可怜的、缩小的东西,充满忧郁和疾病,自己看起来也讨厌。对于这一点会有人怀疑吗?早期的耶教著作家中有一位曾经很严厉的地把诗叫做‘魔鬼的酒’,因为诗能占据人的想象,然而诗只不过是伪说的影子罢了。害人的不是那从心中经过的伪说,而是那沉入心中,盘踞心中的伪说,如前所言者是也。然而这些事情,无论其在人们堕落的判断力及好尚中是如何,真理(它是只受本身的评判的)却教给我们说研究真理(这就是向它求爱求婚),认识真理(就是与之同处),和相信真理(就是享受它)乃是人性中最高的美德。”

走进我们的教室,看一看我们讲台上的那些个讲师、教授们所讲的。事实会告诉我们,英国哲学家培根说的话是如此的切中时弊。而有意混淆马克思主义与世俗是多么的容易。改革开放四十年的理论界,可以说是抄袭的四十年。是将资本主义从斗争夺取政权和维护政权的经历中的每个环节都亦步亦趋的走了一遍。到如今只能走雇佣劳动与资本运作的老路。社会主义事业的社会化生产必然走社会化管理之路的征程,前无古人的跳在人们面前,人们迷茫了,傻眼了。这就是困难所在。

于是,倒退,走回到人们熟悉的路上去,就成为必然。世界性的复辟倒退,就成为潮流所示。这就是上世纪下半叶苏联解体。东欧色变的历史事实。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会由于一人之变导致社会混乱呢?回答是:权力所致。人民的无知使然。更大的是人的自私自利使然。所以,“‘粗俗的’人的理智把阶级差别变成了‘钱包大小的差别’,把阶级矛盾变成了“各行业之间的争吵”。钱包的大小纯粹是数量上的差别,它尽可以唆使同一阶级的两个人互相反对。大家知道,中世纪的行会是在‘行业差别’的原则上互相对立的。但是大家也知道,现代的阶级差别绝不建立在‘行业’的基础上;相反,分工在同一阶级内部造成不同的工种。”历史的发现不在于看出了“国君与臣民之间的差别。”而在于发现了“阶级间的社会差别。”正是这一原因,使得人民成为百万富翁的空想相信他的谎言。看一看我们社会上的那些个欺骗大局,那一点不是如此?

于是,“‘获得金钱’怎样变成‘获得权力’,‘财产’怎样变成‘政治统治’,也就是说,为何不是像海因岑先生所奉为教条的那种硬性规定的差别,而是两种势力相互作用,直到两者联合起来,海因岑先生要想了解这一切是不难的。问题只是他必须知道,农奴怎样为自己买得自由,公社怎样买得自己的市政权;市民一方面怎样利用工商业从封建主的口袋里攫取金钱并通过期票使他们的地产化为泡影,而另一方面又怎样帮助君主专制战胜因此而削弱的大封建主并为自己买得他们的各种特权;然后他们怎样利用君主专制本身的财政危机等等;后来甚至君主专制本身又怎样由于国债制度——现代工商业的产物——而依附于股票大王;在国际关系方面工业垄断又怎样直接变成政治统治……”马克思在《道德化的批判和批判化的道德》里这样写道。

人们的自私自利的纠结在于:私有财产。而不是国家的、集体的、民族的,而仅仅是我的、我家的财产,又是一个极大的诱饵。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正是这一财产观念的陈旧,使得一人就可以将一个国家搞乱。马克思指出:“财产问题从来就随着工业发展的不同阶段成为这个或那个阶级的切身问题。十七、十八世纪时要废除封建财产关系,财产问题就是资产阶级的切身问题。十九世纪时要废除资产阶级财产关系,财产问题就是工人阶级的切身问题。”“可见,在‘我们这个时代’作为全世界历史性的问题的这个财产问题,只是在现代资产阶级社会中才有意义。这种社会愈发达,即一个国家的资产阶级在经济上与发展,因而国家的权利越具备资产阶级性质,那末社会问题与尖锐。”

然而,人们执迷不悟的这个财产问题,就成为某些阴谋家获得到支持的诱饵。也是阴谋得逞的法宝,人们太容易上当了,不惜舍弃生命。更哪怕坐牢?

“您看见没有?那些个腐败分子坐牢出来后,依旧是汽车接、送,山珍海味享受。你廉洁——,你就没有!”

多现实啊!这就是改革应该改的,却没有改。改革应该是大多数人得利,却没有!扶贫,又制造贫困。而不是自然规律,而是人为的。我们新的一轮企业改革,就是这样一次制造贫困大战。

二〇一八年八月一日

zhuopushitou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社会|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2189)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