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人民网络日报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zhuopushitou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3
  • 好友关注人气: 12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历史(17)

原创于: 2018-08-05 08:49:49

标签:

 历史(17)

在继续探讨的路上,读一读马克思的《1848年至1850年法兰西阶级斗争》是很有所得的。

 他在序言里说:“在这些失败中灭亡的并不是革命,而是革命前的传统的残余,是那些尚未发展到尖锐阶级对立地步的社会关系的产物,即革命党在二月革命以前没有摆脱的一些人物、幻想、观念和方案,这些都不是二月胜利所能使它摆脱的,只有一连串的失败才能使它摆脱。

 总之,革命的进展不是在它获得的直接的悲喜剧式的胜利中,相反,是在产生一个联合起来的、强大的反革命势力的过程中,即在产生一个敌对势力的过程中为自己开拓道路的,只是通过和这个敌对势力的斗争,主张变革的党才走向成熟,成为一个真正革命的党。”

 之所以笔者有一提出,是因为近半个世纪以来的一些问题焦点,与其极其相似,这里就有了经验上和理论上的双重借鉴意义。这就是:“即在产生一个敌对势力的过程中为自己开拓道路的,只是通过和这个敌对势力的斗争,主张变革的党才走向成熟,成为一个真正革命的党。”

 而在改革中对国有企业或集体企业的责难,也会在这里找到蛛丝马迹甚至相同的呼声。在经过仔细搜寻和经过缜密思考中,会得到今后改革创新的启示的。

 “二月革命的最后正式残余物——执行委员会——已像幻影一样在严重事变的面前消散了;拉马丁的照明弹变成了卡芬雅克的燃烧弹。博爱,一方剥削另一方的那些互相对立的阶级之间的那种博爱;博爱,在2月间宣告的、用大号字母写在巴黎的正面墙上、写在每所监狱上面、写在每所营房上面的那种博爱,用真实的、不加粉饰的、平铺直叙的话来表达,就是内战,就是最可怕的国内战争——劳动与资本间的战争。在6月25日晚间,当资产阶级的巴黎张灯结彩,而无产阶级的巴黎在燃烧、在流血、在呻吟的时候,这个博爱便在巴黎所有窗户前面烧毁了。博爱存在的那段时间正好是资产阶级利益和无产阶级利益友爱共处的时候。

学究们,他们拘守1793年旧的革命传统;社会主义的空谈家,(第398页)他们曾为人民向资产阶级乞怜,并且被允许进行长时间地说教和同样长时间地丢丑,直到把无产阶级的狮子催眠入睡为止;共和党人,他们要求实行整套旧的、不过没有戴王冠的首领的资产阶级制度;王朝反对派(注:王朝反对派是七月王朝时期法国众议院中的一个以奥迪隆·巴罗为首的议员集团。这个集团代表工商业资产阶级自由派的政治观点,主张实行温和的选举改革,认为这样就能避免革命并维持奥尔良王朝的统治。——382、399、414。),他们从事变中得到的不是内阁的更换,而是王朝的崩溃;正统派,他们不是想脱去奴仆的服装,而是仅仅想改变一一下这种服装的式样,——所有这些人物就是人民在实现自己的二月革命时的同盟者……

  在六月事变中,最狂热地为拯救财产和恢复信用而奋斗的,莫过于巴黎的小资产者——开咖啡店的、开餐馆的、开酒店的、小商人、小店主、小手工作坊主等等。小店主们奋起向街垒进攻,以求恢(第404页)复从街头到小店去的通路。但是,街垒后面站着小店主们的顾客和债务人,街垒前面站着他们的债权人。而当街垒被摧毁,工人被击溃,小店主们在胜利陶醉中奔回自己店里的时候,发觉店门已被财产的救主即信用的正式代理人堵住了,这位代理人拿着威胁性的通知单迎接他们:票据过期了!房租过期了!债票过期了!小店铺垮了!小店主垮了!
  拯救财产!但是,他们所居住的房屋不是他们的财产;他们做生意的店铺不是他们的财产;他们所出卖的商品不是他们的财产。无论是他们的店铺,或是他们吃饭用的盘子,或是他们睡觉用的床铺,都已不再归他们所有了。正是为了对付他们,人们才需要去拯救这种财产,这样做为的是那些将房屋租给他们住的房东,为的是那些给他们票据贴现的银行家,为的是那些贷给他们现金的资本家,为的是那些把商品信托给小店主们出卖的工厂主,为的是那些把原料赊卖给小手工作坊主的批发商。恢复信用!但是,重新变得稳定的信用已表明自己是一个充满活力而又十分干练的神,它把无力支付的债务人连同其妻子儿女一起逐出了住所,把他的虚幻的财产交给了资本,而把他本人抛进了在六月起义者尸体上重又威风凛凛地耸立起来的债务监狱。

 小资产者惊愕地认识到,他们击溃了工人,就使自己毫无抵抗地陷入了债权人的掌握之中。他们从2月起就像慢性病一样拖延下来的、似乎没有人去注意的破产,在6月以后被正式宣告了。”

 是不是有些相似。人们在组织起来以后的利益所得尝试中,得到了最大的安宁与温馨。但是,失去自己的、家族的财产。拥有了大家的、公共的财产享受。不甘心啊!这就是为什么一个人发难,将所有的人拉进艰难地深渊的所在。也对国有企业的责难所在——这么多钱,这么大的家业,可这不是我的、我家的啊!痛心哪!!

而在最艰难的时候,共和国得到了基础保障,并借以跨过艰难险阻,走向富强的组织形式就成为我的、家的财产的阻碍。于是我自己的、家的才产权问题,再一次进入到拯救的阶段,这就是改革不愿说出的一个不容忽视但在实践的问题。因为,国外企业董事长是靠拥有的财产才当上董事长说话的。

于是,一夜之间柏林墙被推到,东欧完成色变,苏联彻底解体。

被我的财产、我家的财产冲昏了头脑的民众,等清醒过来后,一切都晚了!

 破坏容易,建设难。解散容易,组织难。而各个国家的统治者最怕的就是群众组织起来的力量。

我们又何尚不是呢?关键就在这里。于是,租赁、股份制、混合制。这其中总没有离开一个字:“我”!这所有的一切,都没有离开一个“我”字,“家”字。看一看那些个不惜坐牢、杀头者的贪腐者,还有哪些库存者,哪一个不是这样的嘴脸?

 于是减员增效。但是,减员是在减那些尸位其禄者吗?那是不行的!那些人是有来头的,谁能动?再说,他们都是管理层的“天才”——。减就减在一线工作的人员,反正中国人有的是,你不干,有的是人干!

牢骚怪话吗?看一看我们的那些天才的嘴脸,就知道是些什么货色。但是,后面都有人呐!

 经常听到这样的话语:我才不是靠……,是我自己的本事。仔细考究一下,有几个是靠了自己的本事爬上去的呢?本事越大,怕的人越多,敌人越多,他还有多大的前途?

所以,鲁迅在《热风》里说:“凡中国人说一句话,做一件事,倘与传来的积习有若干抵触,须一个斤斗便告成功,才有立足的处所,而且被恭维得烙铁一般热。否则免不了标新立异的罪名。不许说话,或者竟成了大逆不道,为天地所不容。”

于是,明明有法律条文,却一定要等到批示。于是就怕这一着,还是单干的了事。却不知,这个财产问题,就成为对的错了,错的对了的界碑。

现在的改革而最终的目的不就是减员增效吗?

这就是为什么一个人就把党的宗旨改变了,还得到大家的拥护的关键所在。因为他让你拥有了自己的、家里的私有财产啊!企业运转不灵仅仅是一个管理问题,他非要说成是机制问题。看一看,读一读《1848年至1850年法兰西阶级斗争》,或许会为我们的改革者们一个新的思路,一个真正的创新的破解点。

二〇一八年八月二日

zhuopushitou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社会|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1768)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