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程明盛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0
  • 好友关注人气: 4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亲友之间:两年完成阶层分野

原创于: 2018-08-28 23:38:32

标签: 买房,阶层固化

主题漫画摘自网络

8月中旬的西南行,在某省会级城市见了几位亲友,交流了一些信息,最让人感慨的是亲友买房的故事,听出了一片唏嘘。

一个表哥的儿子7年前大学毕业,曾在广东工作四五年,两年前回到家乡省城工作。几年里,我一次次建议表哥和他们的儿子,在工作地买套房子,有了安身之所,也算给恋爱婚姻增加筹码。他们有些动心,却总是嫌房价贵,希望攒多点钱,能够一次性付款就买。两年前的春节,在家乡,我曾跟他们父子认真谈起买房,建议他们马上出手。其时,表哥的儿子刚刚回到家乡省城不久,表哥有些积蓄,在省城按揭买套房子应该不成问题。

这次见了亲友,得到的消息是,这位表哥上个月用自己多年的积蓄,还找侄子借了一些钱,帮刚刚获得家乡省城购房资格的儿子买了一套三居室。

另一个表哥的内侄,跟着父母在西南某省会城市经营送气营生10多年,小有积蓄。两年前我去西南探访时,他已经看好了四川大学新校区对面的房子,单价6500元。其时当地还没有限购,但家人还在等亲戚借去的钱归还,并希望一次性付款。当时,我曾催促他们马上订房,不用等待,他们也发出了“今年无论如何要买房”的声音。这次得知,他们刚刚在所在省城买了一套三居室期房,要年底或明年6月前交房,是用女朋友的购房资格买的,幸运地摇号中签,并准备年内结婚。而他的购房资格还需要等一年,若没有女友的购房资格,他还要继续等待。

仅仅两年前,楼市“去库存”政策还在有效期,他们所在省会级城市都没有限购限贷,都能找到单价6000元上下的新房。

两年后的今天,他们所在省会城市都在限购限贷,房价与两年前比已经翻倍,他们再没有能力选择一次性付款,且买到的房位置更偏僻。

两年前,就在他们纠结要不要买房时,另一个表哥的小儿子,孩子上小学的年龄越来越近了,找到在省会级城市经商多年的兄长,希望兄长帮忙在省会级城市重点小学找一个学位。他的兄长对找关系一筹莫展,但给了他一个建议,就是在省会级城市最好的小学旁边买一套学区房,将孩子户口迁过去,顺理成章获得重点小学学位。他一下子拿不出首付款,兄长倒是爽快,借给他20万元首付款,让他买了一套单价9000元的三居室。后来的事情如他所愿,孩子上了这所“最好小学”,学区房单价也在两年间升到了3万元水平,意味着,他不仅让孩子受到了最好的教育,100平方米的房产也升值200多万元。

相比之下,两个迟了两年买房的年轻人,为自己的犹豫不决付出了沉重的经济代价,也局限了未来孩子的教育机会,产生的差距难以弥补。

三个表哥的孩子和内侄两年里的买房抉择,改写了三个年轻人的财富结构,把年龄相差不大的他们抛进了不同的人生境遇,不经意间完成了他们的阶层分野,这是中国房地产造就的魔幻现实。

一年前成都发布“3·23”住房限购通知次日,那位女研究生的惊天一哭,“我要房子,我要家啊!成都不要我们!”哭出了农村走出来的天之骄子对房子的渴望。

这些年,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把事业的根扎在省会级城市,大凡家庭具备一定经济条件,就在父辈帮助下在省会级城市或沿海城市买了房。几年前,一位在内地机关工作的朋友说,为子女在省城买房在当地已成风气,当地还专门为此放宽了公积金异地使用政策。

在这些先知先觉者背后,更多进城务工经商的农民,在城市里找不到身份认同,顽固地认定最终要回到家乡,最多在家乡县城或地级市买套房子。他们恪守着传统的消费观念,许多人拒绝贷款买房。跟他们计算买房账,他们往往把银行贷款利息算成现时房款,认为若贷款30年,等于多付了一倍房款,不划算。

如今跟他们谈起买房,回首两年来的房价暴涨,他们往往后悔不已,知道自己当了高房价的接盘侠,白白奋斗了几十年。

最记得两年前与一位在贵阳经商18年的乡亲的对话:

我:农村的房子不够住了,在外面买了房没有?

乡亲:在老家城里买了房子,就在市委市政府附近,2011年买的,一直丢着,没装修。

我:这么多年了,有没有想过就近在贵阳买套房?

乡亲:根本没有那个想法,我生在家乡,死也要死在家乡。

我: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三个孩子考虑啊?

乡亲:你读这多书怎么还是这个思想!我从小跟孩子灌输这种观念,爸妈只供你读书,别的我们无能为力,你们不读书了就出去打工。城里的房子装修了也是爸妈住的,爸妈死了房子才是你们的,你们需要房子就自己赚钱买。

2018-08-28

程明盛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财经| 所属自分类: 财经 | 评论数 (0)| 阅读数 (79)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