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强国论坛人民微博SNS登录 | 注册

标题[编辑]


zhuopushitou的博客

 
  • 关注好友人气: 23
  • 好友关注人气: 12

精彩博文推荐

博客正文

被滥用的名词(8)

原创于: 2018-09-11 11:06:52

标签:

 被滥用的名词(8)

“依法治国”的含义,在我们高喊着这句口号的人中似乎就没有人懂得。其滥用,就是情理之中的事。

为什么?

这是因为,我们的国人只会跟风,而不会辨别风的。所谓的“闻风而动”、“立竿见影”就道出了其中道理。也见出滥用的根源所在。

大家都很熟悉一的场面就是:“圣旨驾到——,跪听——”

这不仅是一种习惯,更重要的是区分管理者与非管理者的分界线。因为真正的管理者既是思考者,也是践行者;既是组织者,又是执行者;既是策划者,又是指导者;既是决策者,又是执行人。非管理者,仅仅是一个执行者而已。也就是“跪听者”也。

不信,你只要看一看他们的行动你就知道了。

表现一,在涉案家庭的房顶上,喷上“涉案家庭”,以示区别,还是以示效尤?同时,“依法治国”的方式如此简单,可见执法者不懂法。更何况这种株连方式,从某一个角度上讲,就是法的滥用。

表现二,在举报后的执行中,只是贴封条,不会做工作。这就又是不懂法的滥用的表现。

表现三是,“等文件!”无论中央文件如何规定,那都是文字的游戏,没有本单位的文件,那是不会执行的。这就是贴封条的由来,喷字的由始。这也就是“领导批示”。

表现四、老懒子女不准就学。这种株连式办案,更看出滥用“法”的表现到了何种地步。

仅此四项表现,就看出我们的“依法治国”的空喊,同时,也看出不懂得“依法治国”的含义的的表现。说他们不懂,这不是妄言。

在我们国家里的官僚主义作风,那是由来已久的。可是,假若不如此,以章办事,依法行动的话,这个人也就该下岗了。领导是不允许的。那可就是“目无领导”“目无法纪”!这顶帽子,你也就是“永远不得重用的”主儿。

所以,“依法治国”只可写在纸上,挂在嘴上,贴在墙上,那就是不能落实在行动上的。所以,只有上传下达,写在报纸里,喊在口头上,挂在墙壁上,就是不许落实到行动上。

那么,“依法治国”的含义又是什么?

其实,“依法治国”的含义,就是依照法律,治理国家。明了含义,就知道这是仅仅对于有关部门而言的,并非对全民而言的。但是不,就要滥用、滥喊。为何非要这样做呢?贼喊捉贼的把戏。要不你怎么知道我在搞你的理由呢?同时,要不你怎么知道我在工作?我是很忙的!这也就是无事生非的源头活水。

这又是为什么呢?

你只要注意一下:凡是涉及法的,必然与利益有关。没有利益的地方,没有法。这就是奥妙所在。也就是秘密所在。

因此,这些个官人们是不需要懂得“依法治国”的含义的。因为他们并没有长脑袋,只是长了两只耳朵和一张对下的嘴。这就足够了!

滥用,以致如此,还有什么好议论的?

听一听英国哲学家培根说,大概会对大家有益处,他说:“  第一,先说诉讼的两造或双方。《圣经》上说,“有的人把审判之举变为苦艾”,确实也有把审判之事变为酸醋的人;因为不公平的判断使审判之事变苦,而迟延不决则使之变酸也。一个作法官的人的主要职责是灭除暴力与诈骗;这二者之中暴力在明目张胆地横行时恶毒较著,而诈骗则于秘密掩饰的时候特别险恶。二者之上可再加上好讼者的案件,这种案件是应该当作阻塞法庭的东西而吐弃之的。为法官者应当为公平的判断作一种准备,这种准备应当如同上帝对于他的路的准备一样,就是要填高溪谷,削平山陵:所以在两造的任何一方,若有强力、暴虐、巧计、结徒、奥援、善辩的情形出现,在那个时候为法官者若能使不平者得其平,使他自己的判断得以公平为基础,那就可见其才德了。“扭鼻子必出血”而压榨葡萄汁的机器若是用力过猛,其所出的酒必是涩的,而且带着葡萄核的味儿。为法官者必须留神,不可深文周内,故入人罪;因为没有比法律苦恼更恶的苦恼也。尤其在刑法事件中,为法官者应当注意,毋使本意在乎警戒的法律变为虐民之具。他们也应当注意,不可把《圣经》上所说的那种雨(“他要向他们降下网罗之雨”)带来;因为刑事法律行之过于严厉,即等于在人民身上降下网罗之雨也。所以刑律之中若有久已不行或不适于当时者,贤明的法官就应当限制其施行:“司法官的职责,不仅限于审察某案的事实,还要审察这种案件的时候及环境……”在有关人命的大案中,为法官者应当在法律范围内以公平为念而毋忘慈悲;应当以严厉的眼光对事,而以悲悯的眼光对人。

第二关于辩护士及法律顾问等。耐性及慎重听讼是司法官底职务之主要的成分之一;而一个哓哓多言的法官则不是一件和谐的乐器。一个法官把他在适当时期内可从律师听来的事情自己首先发见之,或者把见证或辩护士的说话截断得过早以表示自己之敏察,或者用问题(即使是与案件有关的问题)把以后两造将要陈述的事实先期勾引出来,这都不足以为能。法官在审理案件之中的职分有四:审择证据;约束发言毋使过长、重复及泛滥无关;重述、选择、并对照已发言论;指示批判底准则。凡有超过这些职分者即是过多;而这种情形不是出自炫耀多言,就是出自不耐听讼,不然就是由于记忆力不佳,再不就是由于缺乏沉着公平的注意力。辩护人滔滔善辩多能得法官的欢心,这种情形看起来是很可怪的;为法官者应当效法上帝(上帝的座位是他们坐着的);上帝是抑强暴而扶温良的。但是法官而有出名的得宠的律师,那是更可怪的,这种情形是一定要引起苞苴关说底嫌疑来的。在辩护士为某一造发言得宜,办理案件办得很得当的时候,为法官者对于该辩护士有一种责任,理当有称扬赞颂的话,尤其是那一边讼而不利的时候为然,因为如此可以使委托者对于辩护士信用不坠,而且使他那自以为是的意见受些挫折;同此,若逢辩护士有诡辩,重大的疏忽,证据过弱,迫求无度,或强词夺理的情形,则为法官者对于公众也有一种责任,理当给那个辩护士一种合礼的斥责。为辩护士者也不可与法官舌剑唇枪,或者激动自己在法官宣判之后重提这件诉讼;但是,在另一方面,为法官者也不可迁就辩护士,或给他所代理的那一造一种口实,说他的辩论或证据未得上达”

善哉,滥用之词遍地,滥用之风盛行,国之大忌。能不察乎?

二〇一八年九月三日

zhuopushitou的博客 的更多博文

所属类别: 时政| 所属自分类: 我的文章 | 评论数 (0)| 阅读数 (2270) | 分享数 (0) | 转载数 (0)